荷蘭楓糖煎餅除了伴熱飲,最銷魂的吃法是……夾雪糕三文治

張開雙眼在床邊拿著手機讀新聞的時候讀到鋪天蓋地的 Stroopwafel 荷蘭楓糖煎餅,併合台灣持續0確診的新聞,的確讓人非常振奮(我們漢堡也要加油)。荷蘭就趁著國王節¹,把 3,999 支鬱金香和 Stroopwafel 送到台灣的防疫團手上作為台灣送贈口罩的謝禮。鬱金香和 Stroopwafel 一直都是荷蘭最大的代表,比較有季節限定四月綻放最美的鬱金香,Stroopwafel 更是一年四季不可劃缺的最佳下午茶小食(當時學校在聖誕節禮包也送上大大包的)。到阿姆斯特丹旅行的時候可以除了可以把荷蘭最美的花朵種子帶回家當伴手禮,也可以買一包 Stroopwafel 送人。

※1:國王節 Koningsdag,每年4月27日舉行,如果踫巧是星期日就改成26日。大家會到阿姆斯特丹運河撐船慶祝。

心水好吃荷蘭楓糖煎餅在那裡買?

據說荷蘭楓糖煎餅最早就在 19 世紀初期 Gouda 出現,荷蘭人一吃就吃了兩個世紀。基本上在超級市場都能找到 Stroopwafel 的縱影,在荷蘭隨便走進 Albert Heijn 或是 HEMA 都可以買到,基本上超市牌或是其他老牌子如 Daelmans 荷蘭人也是一樣照吃無異。作為伴手禮,或是漂亮包裝,我推薦荷蘭百貨公司 de Bijenkorf 皇后店自家品牌 food stories 推出的 Stroopwafel,包裝的好看度和質量也很可以。

Stroopwafel 即做即吃

很慚愧的是,住在荷蘭的日子都是沒有在街上吃過即做的 Stroopwafel。往後在布魯塞爾的 Aux Merveilleux de Fred² 卻吃到了新鮮的滋味。即做的 Stroopwafel 的體積通常都比較大,在旅客區常見有五花八門的選擇,配襯各種巧克力;但我發現原味的吸引力是無法甩掉的。(順道一說:查看荷蘭 Stroopwafel 的時候,看到 Fenix Food Factory 的手工製楓糖煎餅,雖然現時關閉了,但我期待寫著「Soon we will rise again.」的他們重開的日子)

※2:法國甜品店,在柏林也有分店。布魯塞爾店是當地 No.1 甜品店。相關舊文:布魯塞爾|我們在當地甜點第一名吃 Stroopwafel

怎樣地道吃荷蘭國民小食?Stroopwafel sandwich ijsjes?

Stroopwafel 是兩塊壓出菱形圖案的圓形薄餅夾著楓糖糖漿的小夾餅,平常在超級市場買到的大部分都是圓形的,大小跟杯子直徑差不多。楓糖煎餅賣點不是酥脆,而是軟柔厚實的質感,伴著楓糖糖漿,輕輕的甜膩感立即注滿全身。

有指最道地的吃法是把 Stroopwafel 放在剛泡好的熱茶或咖啡上面,讓它被水蒸氣溫熱,軟化中層的楓糖夾心。但在放在熱飲上這個方案,最常見(最銷魂)的吃法就是伴隨著雪糕的三文治 Stroopwafel sandwich ijsjes 或是安插在雪糕上面作陪襯。

images source: @mellys.stroopwafels, @fenixfood

Tags from the stor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