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屑 #4] 以後只做 sound interesting 的事

喝著辛辣的白酒,我在翻看那些在年月裡腐敗了的點滴。或者裡頭都是無法再記得起的小事,又或者根本懸空了的細節;跳出很多差點忘起了的感覺。回憶的部分都記不起了,都怪我只是個記低感覺多於記下事情的人,根本都不記得那些歲月點亮過什麼。唯一很清楚的是,「以後只做 sound interesting 的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