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會|喉嚨極痛不能說話,就去聽聽歌吧!Rae Morris (Josh Flower & the Wild) @ Art Bar, Oxford

似乎很久沒有生病的時候就會病起來了。我從來都不是很會病的個體,結果一病就是很厲害的一類。按不住的乾咳、氣促然後就是強烈的頭痛和發冷發熱。生病的時候就最想要吃飯了,尤其我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吃過正式的米飯了。病情好轉起來的時候, YELLOWBEAN 把我拉到最近的 Wagamama,有飯吃我就高興了!

然段接著去看 Rae Morris 的音樂會,玩了一個夜晚;病情又嚴重回來了。

Rae Morris 是個很可愛的女生,一個人背著背包就從正門走進來,坐到我們後面的檯還客氣的跟我們微笑。她是接近 Lucy Rose 的類型,有點傻傻的;但她沒有 Lucy Rose 這樣健談多話。她換了比較隆重的衣服就登場了,相對來說 Lucy Rose 真的很 causal 啊(按此看 Lucy Rose 音樂會前文)!

想談一下暖場樂隊!暖場樂隊是 Josh Flowers & The Wild(到他們的 youtube 看看),四個截然不同類型的大男孩唱得很起勁。我們鑽進去看了他們的採排,非常認真啊(反而 Rae Morris 一來就唱了!)。「青筋爆現汗流滿面」是我看到的,而且他們還有「野性的牛仔」結他帶。熱情的表現讓場上升溫,我實在也很喜歡他們賣力的演出。

Josh Flowers & The Wild – Jacques Cousteau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海港城.美術館 ﹣ 金魚繪思 A Goldfishing Studio

我知道我一定不會成為這一類藝術家,因為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自己沒有這一樣精細的本領。我喜歡做小手工,不過接受不了長期呆在一邊,結果我也得只好邊做邊停,又或者更甚地沒心機的草草了事。就正正是自己不能做到,所以就更加欣賞能有這種手藝與能耐的人。 跟朋友們在尖沙咀吃飯後蕩到 Harbour City 的「海港城.美術館」(Gallery by the Harbour),這裡不時有不同的展品展出,館子雖小,但也不失為一個小小的休閒空間。這次展出的是來自日本藝術家深堀隆介(Riusuke Fukahori)的個人展覽,展出的是立體的金魚畫。無論是在小盒子的,在膠袋中的都一樣栩栩如生維肖維妙。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