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 (Alfred Hitchcock, 1960)

昨晚即興來了一個半夜深宵電影欣賞會,窩著一起躺沙發看 Hitchcock。已經不是第一次看 Psycho(對相於 Psycho 我反而更記得中文譯名:《觸目驚心》),應該這樣說,我從來沒有完整地看過 Psycho,只是像看費里尼一樣不斷地看過無數零碎;而那些無法整合的片段一直印在腦海,卻無法完璧。

完整地從開場的字幕完完全全的看到落幕。觸動我的畫面從開始到結尾都只不過是開首的第一幕。那場 lunchtime affair 談過的對白對我來說就是整合了故事的內在重心,那段拿著熱情 sandwich 的對答,也一直牽繫故事核心。腦海中揮之不去的不是怎樣的精神病患,也不是怎樣的驚慄情節和畫面;我似乎將注意力都加重於人們內心的交差爭持之中。怎樣的似是而非,怎樣的口不對心,怎樣的真假莫辨;一切都沒有正式的、確切的界線。一秒前和一秒後可以扭轉所有心境;誰是誰,誰又怎樣待誰,怎樣看誰,怎麼可能得出答案。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小說推薦|每一刻都好想要跟這個太空人一起渡過難關 小說《The Martian》火星任務 ★★★★☆

故事說本來六個太空人上火星做任務遇上大風暴,決定放棄任務回到地球進入逃生艇前男主角被鐵枝插到而且趕不到上船艙;大家以為他死定了的時候,他卻一個人沒死在火星!
Read Mor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