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藝術節] 我開始不再喜歡那些白或灰的牆壁了:POW! WOW! TAIWAN

我開始不再喜歡那些白或灰的牆壁了。那些了無生氣的畫面,把我們的城市毀掉了。我喜歡那些被畫得體無完膚的火車,我喜歡幾層高的大型塗鴉,我喜歡牆邊角落的小公仔,我喜歡在垃圾箱上裝飾畫。那些點滴在太陽下有無限餘輝,讓世界活起來。

那些年看朋友正在做有關 POW! WOW! HAWAII 的工作的時候,自己就已經很想到一次(無論是 HAWAII 還是 POW! WOW! 也想去)。那些吃不完的熱狗(到底是熱狗嗎我記不起來了),那些從他照片中看得到的音樂,那些繽紛的街頭藝術;通通都讓人狂熱起動。我好想看著人家現在噴畫牆壁,為靜默的畫面帶來獨一無二的新面貌。這年 POW! WOW! HAWAII 落幕後轉場到 POW! WOW! TAIWAN,從5月28日開始,為期一星期連場開展的藝術節。我立即好想買機票飛過去玩玩,可是當我再看到那場連綿無完無盡的飛行時長我就立即把屏幕關掉了。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動畫] 進擊的巨人 - 第二十二話:一次又一次堆積的頹垣敗瓦讓內心更加紮實

– 很多事情沒走到終點別人還是不能理解的。內心的強大是由無數細碎組成;一次又一次堆積的頹垣敗瓦讓內心更加紮實。 第二十二話令我感動動容的是這一段: 年輕士兵約翰無辦法接受兵長的決定,怎能掉下朋友(就算只是屍體)離開現場。那是從少到大都一起生活的人,活生生的一個人;縱然失去了生命,他仍然是生活裡有血有肉一起痛過笑過存在過的人。結果,不理會上頭指示;不接受對沒有回收的遺體列成「失蹤」處理,血氣方剛的小伙子回去拾回朋友的遺體。眼前只得自己願望的約翰當然看不到事情的弊處;他以為敵人要來就群起阻止,也沒想到自己的隊伍已經處在極度弱勢的環境之下。結果,如所有觀眾所料,惹來巨人(而且是一大班巨人)追擊。 傷亡數字隨同巨人追趕而增加。為了已死的屍體白白犧牲更多人命,值得嗎(當然當局者根本無可能冷靜分析,約翰還要這麼嫩)。這就是有經歷的兵長們在最壞情況下作出最好的決定;經驗值對處理人和事的關係有重大影響,也就是年少無知一股衝勁也無辦法單靠熱血完好處理的事(就是 newbie 無辦法在一時三刻理解的事)。 由於無數醜陋又貪得無厭的巨人不斷追趕;賠了夫人又折兵的調查部隊只好丟低更多屍體(啊,本來這是不需要發動的情節;要不是衝動無知的約翰回頭惹得禍來,也不需要丟下更多屍體來減省馬車的負荷;這也是約翰上最昂貴一課的代價)。煽情啊煽情啊。當中也丟低了兵長的左右手女孩(我忘了名字)的遺體,你敢說兵長冷冷的臉之下一點都不難過麼。 安定回來的時候,約翰打算哭著道歉/捱罵的時候;兵長根本沒打算責怪他。那是年輕的錯,沒經驗的判斷錯誤。兵長明白的是,就算有經驗都會判斷錯誤(前集就有說過了),而且每人的決定都是按自身的過去組成;誰又能怪誰呢。覺得自己錯得不能再錯的約翰以為將要面臨狗血的時候,溫暖的兵長給他一個胸章。那時候催淚得無辦法不哭成淚人吧。「活過的證明」啊,你到底是什麼。我覺得兵長太可憐了,就連早早撕下來那團隊女孩的胸章都為了脆弱的約翰而送出去。兵長的內心實在太強大。 調查兵回去的時候,就是民眾謾罵的時候了。看他們出去時威風凜凜,回來時個個一臉灰白;有幾多人是一去沒回頭的,就連躺著回來也不行。兵長一臉堅忍的盡受指摘,可不知道的是他們前進的思想在未來的日子救助了幾多百姓。當然,這還太早了,是人們是無辦法明白的犧牲。就像擁有太先進想法的科學家都在早期被當成瘋子一樣;很多事情沒走到終點別人還是不能理解的。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