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杯打翻的以後:


它們支離破碎的模樣平躺
六十度的溫水向四方八面的流開

我 嘗試 以膠紙貼起細碎
小塊 剌進 指尖
血流下來

我讓它們留在地上
以它們的姿態 留在地上

我只不過
等待 或許 可能 忽然之間
有人來
拾起這裡的細碎 這裡的全部 以及
我的心藏碎片

Tags from the stor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