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條處理上最有感受的啟蒙:Piet Mondrian 從寫實走到抽象之間

Piet Mondrian (1872-1944),荷蘭出生的他一直在巴黎和出生處來來往往;從寫實走到抽象就是真實的一部分。

Piet Mondrian 的四棵樹都有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從 1908 年的 Evening, Red Tree 開始,步入初見 Cubist paintings 風格的 The Grey Tree (1912),後來另一棵 Flowering Apple Tree (1912)、以及已經不再像樹(也沒有再以樹來名命的)Tableau No. 2/Composition No. VII (1913);都是一路走來的證據。

Piet Mondrian’s Evening, Red Tree (1908)

起初受梵高影響,投入了當時的 Romantic Dutch landscape 的派系之中,那種十七世紀的風格以紅黃藍為主旨的 Evening, Red Tree 滿是沉屈的味道。看來這都是荷蘭畫家畫大自然的風格特徵。

Piet Mondrian’s The Grey Tree (1912)

後來抽象主義的氣氛喚醒了他的意志,換來是一個親立體主義的作品。樹的細節省去了,換成陰沉的調子,空間跟深度遂漸消失不見。

Piet Mondrian’s Flowering Apple Tree (1912)

接著是一幅更抽象的作品,Flowering Apple Tree (1912) 之中,樹的細節通通刪去,只有靜默而慢條斯理的曲線組成的樹的畫面,弧狀成為了最主軸,平靜二維的空間;粗線條拉動情緒。

Piet Mondrian’s Tableau No. 2/Composition No. VIIe (1913)

及後的一棵 Tableau No. 2/Composition No. VII (1913)已經是樹不命名樹的作品(但仍然是樹);超越了立體主義的基本條件,沒有像他人一樣以重而下垂放於底部為重;環環相扣的粗線條配以單向的黃色。

人生要走上什麼的道路才會畫得出四棵完全不一樣的樹呢,我不知道。四年裡頭,都從真實仿模的世界轉到一個抽象的世界裡去。Piet Mondrain 是我對線條處理上最有感受的啟蒙老師。

這四棵樹,都好不一樣。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或者,在某個不再特定的日子

或者,就是要慢慢的經歷過年月的洗禮,才能心領神會沉默的必須。 曾經我都力竭聲嘶地狂亂過,就在那個十字分岔的路口。站在最極端的前面,一直向前跑。那個時候大腦都無法運作,也不清楚需要抓住的是什麼;以為一直跑就好了,一直向前就好了;只要不停的跑不停地跑,就可以縮短當中的距離。我明白我曾經走得太遠,也離開了太久;想回去,伸出腿就去跑;怎料愈跑愈前愈跑愈遠。也曾經以為某些可以把某些代替掉,也以為過同一件事再次發生的時候我必須選擇另一條道路;結果我錯了;因為某些核心的事實是無法被取而代之的。 要成就最愛演的莎士比亞就需要勇氣來成就悲劇;拿著愛與恨血與肉流過的眼淚太多。靜靜的寫當天發生過的事,眼睛都要流下眼淚。或者是誰太記得誰說過的話,經典而無用的畫面被壓到最底最底卻沒有褪去。或者,最應該 desperate 的時候都過去了;那時間熱唱過的歌手都不再當紅了。那些若有若無淡淡流過的日子,原來已經封塵了。 某誰說過那些被命名的過去的東西是永遠都拿不回來的。 發呆的時候,我會將人生視為一張無以名狀的清單。好好點算身邊我所喜愛的個體,記起每一個愛護自己的人;點算可以依靠的肩膀。這些沒有嫌棄揹起你或者會太重的人,這些一一將你當作珍寶珍而重之人。 誰與誰曾經在深夜跟你聊過無數無聊的笑話,誰和誰曾經跟你提及人生的瑣碎;百無聊賴到頭來都是必須品。 就像我剛看到前面一個拿著兩杯星巴克咖啡來騎著單車的女生;我想起我差點曾經用上筆記本來記下你喜歡喝的口味。或者,在某個不再特定的日子,我會再簡單的確認一下;你喜歡喝的,是不是仍然是那款口味。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