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門常開 讓你溜進每個私家角落 Oxford Open Doors 2014(下)

牛津 Open Doors 裡,其實也包括很多平日開放,但在 Open Doors 時期有人駐場;增進人流的小地方。當中,包括我們最想到的地方之一:

Holywell Cemetery 墳場 / 墓園

牛津有幾個墓地,近市中心中間位置有一片,佔地不大,而且置身人來人往的車道之間,不算私密,沒有「園」的感覺,彷彿更像一片「地」。那時走過去,一樣綠也悠悠。

以往對墓地 / 墳場的抗拒較大,現在似乎都容下了西方思想,人死以後有個地方盛載親朋好友的懷念,也讓後來的人去致敬;生生死死平凡得很,也沒有什麼恐怖不恐怖的感覺。還記得往年在意大利走了一圈,米蘭紀念墓園 Cimitero Monumentale(相關舊文:2013/09 初秋米蘭漫遊 16:米蘭紀念墓園 Cimitero Monumentale 和 Garibaldi 一帶)壯觀得叫人驚訝;當時我的心還沒有現在放得這麼開;還不敢肆意亂走亂看;現在我反而覺得,有時候這裡有點熱鬧,一年一次的 Open Doors 讓多些人來參觀,多點生氣也是好事。有公公婆婆叔叔嬸嬸團帶大隊拿放大鏡來參觀和檢閱墓碑上大大小小的雕刻,也來看看這裡的歷史偉人(這樣好像還有 Blackwell 書店的 founder)。

其中我看到地上有個小石塊,上面有寫著 To Love and Tell 四個字。那個通往地下的小洞,讓埋藏在心裡無辦法對已經過世的人的說話都一次過說進去;又感人又淒美。走著走著,腦海中總是有個想法,離開了世界的人要是沒立起墓碑、沒有豐功偉業,平平淡淡過一生的話也許都沒有辦法去找到一個存在過的痕跡。

死亡,到底是什麼。你深愛過的那個人,就這樣化為烏有,我們卻無能為力。日子久了,要是懷念的人也離開了,也許世界就沒有人會再想起某個誰了。我們的記憶是多麼可憐的東西,根本毫無實體化的餘地。








早前另一站是小教堂 - St. Cross Church

St. Cross Church 跟先前的 Holywell Manor 和上面的 Holywell Cemetery 連在一起,看上去體積比較少,至少比早上到過的一個較小。古舊的教堂現在都成為了博物館;我口裡所指的這個博物館,其實是 Historic Collections Centre,專門收藏老舊歷史古物的小地方。內裡很有多大大小小跟牛津相關又或是跟教堂相關的東西;全部都收藏在玻璃小櫃之中。回來後打算在網上查閱教堂的二三事,卻發現有關教堂的歷史記載不多。有估計指教堂早建於 AD 980,對我來說 AD 980 比較普通十六世紀的教堂來說,早了一個五百年。










延伸閱讀:牛津門常開 讓你溜進每個私家角落 Oxford Open Doors 2014(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