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乾涸了便易碎


在手腕位置畫一枚手錶,指針指在九時半,沒有前進。腦海中漫長而郁悶的回憶讓世界運轉的速度變慢;「你知道嗎,世界裡的故事只不過在重複發生。」「嗯!」而我們只不過在不斷重複的畫面中前進,所以一直停在這個位置。

我們的專注從一個人轉到另一個人,你的雙手要獲得什麼就必須要放過什麼。抽濕機緩緩的聲響隨著轉動將回憶裡的潮溼淨化,你開始再想不起別人的模樣,開始記不起別人手心的微溫;有些記憶乾涸了便易碎,不能再踫。秋去秋來,風雲散聚過後如何沉澱的美好都會撤走。你擁有過的快樂一樣是你擁有過的快樂,只是事過境遷的以後,其實都不必再去追逐什麼。

你手上的錶都褪去,無論是不是指在九時半,無論有有前進或倒退;有沒有誰、看不看得清楚,都不再重要。若果我還有什麼留在你的掌紋之間,留得住的就請留下來吧;留不住的就由它流走了好吧。

圖:007 “換心”《這隻班馬》- 夏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