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etter to You #20140301- 那些年我們22歲


二十二歲那年,我正在做什麼?
但願保存純真的心的同時,無知沒有把我淹沒。在世俗潮流一直前進的情況下,我們能夠繼續保存自我、良心和信念就最好不過。

《天與地》洗禮以後,確實不想看著香港步向滅亡,this city is dying,然後到底怎樣。在很多很多的時候,我都想念這個地方。是根還是家鄉?我們異無反顧地愛惜這個地方。

今天首次在牛津看到遊行和標語(在倫敦看過多次卻沒在這邊踫上過),英國人站出來聲援 Syria。我們呢?我們必須做些什麼。

2:14am
我似乎回不去那個早睡的時間了


Tags from the story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