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剛讀完 ‘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東方快車謀殺案)

牛津有一所老舊的 Blackwell,三、四層高,有咖啡店,有地庫。地面一層賣的是暢銷書和食譜(我們也常常去看 COOKBOOK),地庫就是各類流行小說或是學術書籍的寶庫;一樓有些詩集;二手書就從頂樓搬到二樓去。而這堆二手書的最大重點是,他們有非常非常老舊的版本。也就是那些失落了的舊版企鵝書,或是硬包的舊圖書;本本都像經典。

讀 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 東方快車謀殺案

有一次就在書架上看到一本舊版的 Agatha Christie,還要對外擺著像在招手。我的小潔癖讓我只敢看而不敢觸踫,回家以後找到了她最著名的一本,就開始對著電子書懷緬 1934 年的懸疑氣氛。

書本推出的四十年後,還有套同名的改篇電影《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 (1974)》。舊書的封面好看得出奇,可是我一直在網上都找不到高畫質的舊封面圖片。被喻為 The Queen of Mystery,以女生來說,寫得出如此精密的案件和細節的確是拍案叫絕的吧。

由於我一直都沒偵探頭腦(這是小時候我看《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的時候已經得知的事實),所以對這類故事都是一邊猜錯一邊繼續看下去,然後繼續猜錯再看下去的。最近兩年看了很多推理為題的作品,當然也是少數猜到真兇誰屬。比較早前一直看的江戶川亂步,Agatha Christie 少了的是驚慄畫面的描述(我倒是喜歡抱著可怕又驚慌的心情看下去),比較著重偵查的過程;可以說的是她描寫細節做得很充足,而且是非常人性化的作品。雖說,結局對我來說只是普普通通沒有讓我過度感到震撼,但過程卻是叫人很享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