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生活|地獄德語學習心路歷程 (1):慢熱地適應

班上同學投票結果顯示:法語在各種大路語言之中似乎是我們共同地覺得最難學好的語言(當然,這輩子每次示範粵語九聲都會讓對方有想要爆粗的衝動,並無例外),所以學德語就應該會很 okay?

很坦白的說,學習德語從來都不在我的學習清單上面。而我,極可能是唯一一個最不情願地去學德語的學生(用英語都能生活的情況下我很自負的不想去學一種我本身沒有興趣的語言);當然我並不確定除了我還有沒有不自願的同學,但看起來並沒有。清醒時在學,睡著也猛灌,被德語夢包圍確實慘絕人寰(慶幸現在完全不覺得慘),還好在上學一星期後哥倫比亞妹子跟我說她一樣在做這種夢。集中 4 小時德語狂轟後的夜晚或多或少都會精神崩潰;而然,當我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人的時候也就變得沒那麼介懷,夢發多了也就習以為常就是了。

 

我們第一個團體活動是在上課兩星期後的一次公園野餐。本身的設計是在家裡開派對,但基於人數之多我們便改組到學校邊旁的山丘公園野餐。每人把家鄉菜帶來分享,我的廚藝只能弱弱的做一個香蕉蛋糕,也是非常抱歉的一次過把所有香港女孩的面子都丟掉了。在公園拿著甜酒被蜜蜂包圍,在場就只有我和紐約女孩兩人有被嗡得想發瘋(其他人都是大自然的孩子)。這一次大概是屬於我們之間真正的破冰,但我想我們這團人每天早午共對,早就建立了一起吃早餐、互相了解和問好的基礎,亦都開始有了共同學習(兼生活)的節奏。另一點想說的是,落地一年都沒機會認識亞洲人的我終於在班上遇上第一個中國女孩,今天早上還給我們蝦餃吃(俄羅斯女孩吃不慣)。

非常雀躍的學習環境一再把學德語的情緒推動得最高漲,沒料到氛圍真的是奠定一切的關鍵。對我來說最大的重點是,老師們和同學們的組合(他們每個都很主動,真是非常慶幸我們這一學期有這麼一班好同學)竟然都讓我不再抗拒把學習一種語言優先於我想要做的其他事情。屬於非常慢熱的我窩在裡面兩星期就已經特別習慣跟大家一起的時光,更說出「學期完了以後不知道我會不會覺得好寂寞」的說話。此時此刻德語的結構在我心裡中還算長得像數學,加加減減左右搬調對我來說一切還好。長路漫漫,往後我再回來說說會不會被艱深的德語嚇到大逆轉。

秋風起,我們的第一個大型團體活動是滾草地野餐(紅酒、啤酒、cinder 要喝什麼都有)。

舖草地的墊子都毫不重要,大多數同學都席地而坐(坐外套吧)。每人各自帶來鄉下食物,我發現南菲的美食最對我的口味(熱盤只記著趁熱吃沒拍到,甜品也好吃到叮一聲),哥倫比亞的餅點像麻薯(圖中左上)波斯尼亞的餃子好吃到不得了(菠菜芝士和白芝士兩種)。墨西哥的 tacos 非常豐富,巴西的多層蛋餅也超拼的(也只顧吃沒拍到)。紐約的強大的 party food 芝士醬沾片真是不枉 super bowl 之名(趁熱吃沒拍)。不得了的是委內委拉的 the cake marquesa de chocolate 巧克力蛋糕(甜品後上沒拍)超好吃,非洲雞和蕃茄醬膏也是一流(後悔只顧吃沒拍)還有中式包點和餃子讓我填滿掉失了的中菜魂。

怎麼同學們都這麼能煮(害我吃到長兩磅)?就連男同學(+1 男老師)都是精英級別。可不可以每天放學都滾草地?

(29.08.2018 @facebook)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新加坡|本土派咖哩上市公司:連鎖店 Curry Times 咖哩時光

到新加坡吃咖哩要吃當地最具代表性的咖哩大王嗎?如果要數算咖哩在新加坡裡的代表人物,可能會是以日賣 5 萬個咖哩角賣出幾千萬生意的老曾記 (Old Chang Kee)。這次,我們去吃的 Curry Times (咖哩時光) 正好是老曾記旗下食肆之一 (另外還有 Mushroom...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