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圈擁躉] Krispy Kreme Doughnuts 聖誕節特別版 年度主題 Millionaire’s Parcel 方型冬甩

不記得是那一年了,香港開了 Krispy Kreme Doughnuts,全城哄動。然後不知怎樣的,Krispy Kreme 關門大吉了,也驚動一時。1937 年成立的美國老版冬甩店(啊!巧合地跟剛寫過二度進軍香港的意大利品牌 Valextra 同年創立)在香港恍了兩年光陰,最終不敵香港的棄舊貪新的本性和金融風暴全線結業絕跡香港。讓我染上喜歡吃冬甩的習慣是在日本,以獅子頭為記的 Mister Donut 讓年紀小大愛可愛賣相和甜入心滋味的我為之瘋狂。後來才知道 Mister Donut 在 1956 年開業,說到老祖宗還是冬甩界的大老爺 Krispy Kreme!

著重節日的美式甜甜圈店總不會錯過可以變新裝吸引顧客的機會,早在情人節推出甜得過份的 XOXO HUG 版冬甩,現在歡度聖誕節也特別加推 Christmas Parcel 的方型甜甜圈(方型的 Millionaire’s Parcel 應該說為甜甜餅罷)。方型的 Christmas Parcel 是我最喜歡的焦糖巧克力口味;除了這款還額外有幾款新版冬甩圈;Yellowbean 給我買的聖誕節特別版還同場加映 Chocolate Fudge Cake 和 Peanut Butter Kreme 每一款都味道超讚。就連我這個不太喜歡為慶祝而慶祝消費拒絕吃聖誕大餐只要開心吃飯的人也按不住要品嚐這一口甜甜的衝動啊。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Vvieu 博客文章:雙城計劃 - 我的夏天(編號001)

Hi Agy, 夏天,在我心裡似乎就像個沒能忘了的舊情人。在寒冷的時候想念他的溫暖,在抖震的時候想要他的臂彎;卻不能立即回到他的身邊。 當我還在跟他一起的時候,總讓我覺得世界太黏太稠。背負了一堆無法消去的汗珠,額角一直冒汗。臉上的水珠差點要滴下來了,就連基本的化妝也保不住;愛的感覺像身體裡的水份一樣在流走,慢慢的流走。潮溼的香港,夏天根本毫不可愛。互相手拉手,走到每個角落,互相追逐彼此的心;而我只覺得濕漉漉一樣黏稠的手一點都不好愛。愈當他的愛愈熾熱,我便更不知所措。只想開動家裡那頭像猛虎一樣的抽濕機,抽乾所有過於滋養的水份。 我偷偷愛慕著冬天,懷念那種涼快動人的溫度。我忽然覺得掉了葉的橾樹很美,只剩下乾枝的姿態讓線條更加明顯。葉子落子,樹幹仍不屈不撓的站著在原地,毫不動容。他堅決而自主,絲毫不被外間所動搖。或者他讓乾涸的空氣了解了路邊的每朵小花;或者他有時會割斷了偶然劃破天空那只牽著風爭的線,像個壞的小孩,在作惡。而這種姿態卻讓我更了解他的冷漠;誰不喜歡壞男孩,誰不。 在我來到了倫敦以後,世界的改變似乎讓我對事情的認識有另一種體會;我確切的明白到,那個我所懷念的舊情人已經徹底地失去。所謂的夏天在倫敦只不過像個二十度的香港深秋;十幾公里強的風刮過來讓我覺得太陽再不火燙熾熱;拳心已經無辦法再流出往日的汗水。溫度沒像以前一樣持續在三十多求的高峰;夏天的模式已經在我的世界徹底的改變。 而我呢,我卻一直在懷念那種讓人覺得討厭的炎熱與濕度。可笑的是,就算我如何地想當一個回憶舊時的濫情者,如何費著勁去尋找,我都再抓不住我心裡的那個夏天了。 你的 Sophia Ch. (謝謝 Agy...
Read More

Leave a Reply

意大利品牌 Valextra 同年創立)在香港恍了兩年光陰,最終不敵香港的棄舊貪新的本性和金融風暴全線結業絕跡香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