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牛津 闖蕩牛津 1.0


已經來了一個星期,英國的天氣還是老樣子的天陰潮溼,整個世界就好像被蓋了一層薄紗,霧裡看花花非花。英國對我來說,太潮溼了。一直在香港,都已經是個喜歡以抽濕機為伴的個體;水份太多的日子,總叫人透不過氣來。英國比起香港,當然更潮溼。窗邊的倒汗水,衣服半乾未乾地掠曬;一直以為「倫敦總依戀雨點」卻沒有想到水氣過盛帶來的可怕。要接受一個城市,就要從最基本的弱點著手。英國雨粉飛飛濕度高,整個就像是洗滌後待乾的海綿。Dr. Yellowbean 每早醒來總會為窗戶抹去多餘的水份,我們有時會用熱風機吹乾久未掠乾的襯衣。


我一直相信性格影響命運,而我偏獨愛火辣的太陽,如霧似詩如畫的情況下,我還是喜歡一片燦爛的艷陽。太陽喜歡往雲裡躲,我們在牛津亂逛。眼前的 Radcliffe Camera 是個圓拱型的圖書館,是叫我最情有獨鍾的建築;已經二百多年了,由英國著名建築師 James Gibbs 興建,在羅馬修學建築的他建造了不少經典建築,在 Oxford 的 Radcliffe Camera 以外還有在 London 的 St Martin-in-the-Fields;全部都叫人震懾。


像遊客一樣,細緻觀看每一個著名景點,Hertford Bridge 也就是廣為人知的牛津的 Bridge of Sighs。連接了 Hertford College 以及 New College Lane 兩棟大樓,整個牛津動輒都是價值連城的稀有古蹟;整個小城就像是一個大花園裡擺放了無數特有古舊的石頭;牽一髮而動全身,一個都不能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