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這十年來,無法再見的四個人。

by

已經十年了。也許,我從來從來都沒有去接受或承認有些人從我們生命之中離去。 有這回事嗎,他們到底從那種型式的通道步往另一個世界-如果真的有另一個世界的話-。這些年來,多多少少的人沒有再出現在我的生活。從不像既定的白畫和黑夜,沒有必然的交接出現,誰跟誰再沒有再沒有跟我的生命線有任何交錯,我們卻沒有好好的說句道別。這種再見與一路好走都不易說出口,我只能靜靜的祝你好。我已經二十多歲,我還沒有弄清楚什麼是死亡又或失去。成年人都懂得接受,大家都明白事理,滿滿的祝福,盡量放開懷抱,抑壓著不快樂的因子,嘗試去明白世間的運作。而我卻像個厭食症的患者,什麼都營養都沒放進自己體內,拒絕真相。 這種永遠不會再見的別離到底是什麼,我卻想想妄想他們通通會再次出現於我的面前。這種消失到底是什麼,是沒有前進與無法逗留?這種失去又是什麼。 我知道你們沒有走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你們一直在心中。 致:這十年來,無法再見的四個人。你們的關懷與溺愛,我都清楚。

#荷蘭 #20121217 – 特別漫長

by

過早起來的一天總讓人覺得特別漫長。從英國走來,沒有誤點的飛機與火車,的士還比想像中要早一點來到,焦急的司機,很快駛至目的地。 世界似乎界於停頓的邊緣,度過這麼久的光陰才不過是指針剛踫過十二。如果你沒說我還想不起這是荷蘭。 跟英國來的 F 談到 2008 年的倫敦,那年的聖誕,那年的人群以及吵鬧。 時間的漫長,歲月的走向,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腦海盛住的記憶太多,忘記了的也太多。想起和無法想起的,都一直往後擠,往後擠。

無論是飛鳥又或是無以名狀的手影

by

只靠一雙手得到的快樂,以一雙手抓得住的快樂。 還記得小時候,就在燈光之下,月光之下,睡覺以前,又或是發呆以後;就舉高雙手,找一個滿意的角度,糊亂地舞動,裝模作樣地找點姿勢,以雙手扮成飛鳥,或是無以名狀的東西。毋須額外的工具,全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玩的小遊戲。

說到底,我只想回去

by

或者,我時常來凋零的角落尋求改變。而且,我覺得那是必須要的。正如,我常常不太落魄地認為,只有灰色的真實才感給予或滿足抒發的必要。或者你根本都不明白,也許我自己都不明白。但就只有由衷的洗滌自己的心靈與內在,才可以抹去那份沾回來的塵埃。

Finn Magee: Flat Sound. Flat Time. Flat Light.

by

市面上以商品來說,最薄的喇叭,也許就是這個,只得 4mm 厚度的 Flat Sound。UK-based designer Finn Magee 設計了一系列 2D 概念的生活用品,以透過平面化的產品為市場帶來更多空間以及新鮮感。當中包括 Flat Sound, Flat Time, Flat Light;每個均具有獨有外觀的同時一樣包含實用意義。或者,在尋找生活的立體感的同時,也不妨將 3D 換成平面的模樣吧。

Pantone Hotel Brussels

by

好朋友告訴我,他遇過一個會將 Pantone 色紙摺疊的人。那天近乎是他的世界末日,他說:「你知道嗎,沒有人會摺疊 Pantone 色紙的,因為摺疊以後是不能疊好復原的。」那是我對 Pantone 最深刻的認識,之一。位於比利時的七層的 Pantone Hotel 建成約兩年,一共有五十九間不同佈置的房間,每間都有獨立的規劃,不一樣的色調和感覺;無論是床鋪、牆壁、掛飾等等盡是 Pantone 的佈置。如果再次重遇布魯塞爾,也許要到這裡看看。

Setting A Table

by

有些事情和東西總是值得花時間去學會和體會的,例如,我心底裡總是想找很正統的一類餐桌禮儀來學習,傳統而講究的。也許在日常的生活之中不會完完全全地使用,但卻可以在技巧上有更深的體會。總是覺得學會一件事情,學會一種技巧,怎樣都不會是沒得著的吧。或者我不會因為學懂餐桌禮儀而變得更優雅,但至少我會因為學習的過程了解更多習俗或傳統。理解,是一種樂趣。

#英國牛津 #20121113 - 英國與荷蘭的分別

by

談一下近況: 荷蘭跟英國是個很不一樣的地方-應該說 enschede 和 oxford-,前者人們生活節奏很慢很慢,慢得有點似乎不是你預想的程度;然後他們似乎不用工作,一天到晚都在 town centre 的雪糕店和酒吧(視乎天氣)流連。陽光燦爛的時候人們會奇怪你為什麼到學校去,又或是你為什麼去工作;因為天氣好的時候你是 deserve 去享受的。後者競爭感覺強烈一點,巴士 24 小時通宵-住荷蘭的時候十二時多或甚十二時前就沒火車了-直達 London,星期日還營業的地方有很多,weekday 六時過後人頭仍然湧湧,你可以購物你可以溜撻,不愁寂寞。 那時我前往 Leiden University,跟 Oxford 一樣,都是個大學城。Leiden 每處都是古舊的建築卻無守衛可言,你可以肆意亂闖亂蕩,也沒有什麼或太多說明了是屬於 private 的地方。相對 Oxford University,感覺就很不一樣,很多都是需要拍卡才能進入的私人重地;實行學院制-有些學院根本就是個漂亮的小城堡-。或者是拍成了…

#20121018 - 傷心怎將你抱起

#20121018 - 傷心怎將你抱起

by

-許多許多年前,我還是個情緒大上大落的人(其實現在也是);很少很少的事情都讓我苦了自己。那個時候別人的一句說話都對讓我的心情有著很大的落差,其實很無謂。這些年後,不知道經歷了什麼,總之就是經歷過大大小小的事情,我反而覺得,沒有什麼比起做自己來得最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