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

[澳門][酒店] Happy stay in MGM Hotel, Macau – Good Morning!

by

在 MGM Casino 流連忘返,沉醉在參與程度最高的 Craps 和毫無技巧可言的 Casino War 的極端之中。回到房間,浸沐、看雜誌,及後便不自覺地昏倒床上。別天在 Rossio 吃自助早餐 (breakfast included),環境很好,選擇豐富。

|西班牙|Barcelona, Spain: 2 我和柱子上的哥倫布像、pans 和 Amorina 雪糕/ June July 2010

by

一直往 La Rambla 走,那是個遊客的集中地,街頭表演者充塞於正中行人路的兩旁,各適其適什麼也有。這裡指的什麼也有,是千真萬確的什麼也有;他們的扮相由星球大戰的 living statues 到馬勒當拿(男友按:是朗拿顛奴而非馬勒當拿)的控球表演,就像常在 de Dam 看到的一樣,只是由大廣場的方塊轉型成為一條直路,形式和扮相更加意想不到也更加別出心裁。

#德國慕尼黑 CHAPTER 1 下雨的阿姆斯特丹晚上 & The Humphrey’s/ October 2010

by

足足掉低了一星期的工作與課程,決定來到東德看一下慕尼黑。因為假期是自製的,所以我帶著小 mac 和 ebook reader 同行;走到了外邊,世界還是要運作的,在異地一樣工作著。 到 Munich 的飛機在清晨起飛,所以預訂早一晚的機場酒店。帶著行李先到 Schiphol 機場 check-in 了酒店再乘火車到 Amsterdam;由機場到 Amsterdam 的車程只不過是二十分鐘,非常方便。或者以後我也會推薦別人住在機場,因為我嫌 Amsteradm 太混亂了,而且酒店大部分也很舊。 Amsterdam 下雨了很漂亮,可是也無辦法在這種情況下在街上遊蕩,晚上店子都關沒有什麼有避雨的好去處就隨便找一所餐廳吃晚飯。 對於 Amsterdam 我吃過的餐廳不多,這次選了落在大街的餐廳(後才發現也曾在 Amsterdam…

[荷蘭] Easter Dinner at Goody’s Steakhouse

by

During the Easter Holiday, Mr. J and us went to Goody’s, which is located at the centre of our town, for dinner. I never know Goody’s is a steakhouse, it’s a little bit smaller than we imagined, every single shop or restaurant here is unbelievably deep beneath its narrow front door. We’ve ordered entrecote, lamb, cheeseburger and some bread.

安特衛普(15)-吃在Spaghetti World / March 2011

by

在安特衛普繞了幾個圈子,逛過了vintage小店,又走過了精緻的麵包和朱古力小舖。這天我們學精了,下午茶後便開始留言身邊感覺良好的食肆,晚飯時候走回去;這樣就免去在肚子餓時隨便亂吃吃中地雷或是頂著空肚子還要急著找食肆的煩惱。

安特衛普(14)-Pierre Marcolini Antwerp / March 2011

by

那年(原來已經是二零零八年夏天)到Brussels嚐過一次Pierre Marcolini以後,一直念念不忘。這次出發Antwerp前已經打算要到Pierre Marcolini,結果忘了到google map搜出位置,卻誤打誤撞走進Pierre Marcolini位於Antwerp的小店。

安特衛普(13)-Desire de Lille Since 1903 / March 2011

安特衛普(13)-Desire de Lille Since 1903 / March 2011

by

忽然想到那天晚上經過的甜品店 Desire le Lille,那是一個包含的花園的 waffle 店;1903 年立店,已經超過一百年了。店的面積很大,卻滿滿是人。擠在這裡的人吃甜品為主(這裡也有賣簡單的意粉),琳瑯滿目的都是 waffle、雪糕、忌廉的配搭和不同的雪糕和咖啡。來到比利時也許不要情迷一個個的雪糕新地,waffle 也需要多吃的吧。挑了個最貪心的配搭,雪糕、忌廉、糖粉和 chocolate sauce 全部都要。男朋友點了 double espresso met slagroom,隨同有兩塊超迷你的窩夫片。

安特衛普(11)-大廣場邊旁的斑戟店 Desire De Lille / March 2011

by

想著想著,我們那些慢慢長路也不就是以吃飯和吃飯來滿填了吧。好吃不好吃的似乎都不是重心,和誰說才是快樂的誘因。到每一個地方留下那個風吹使散去的足印以外,就是吃下風景和食物。也許吃飯只是一個過程,除了滿足肚皮就是分享快樂。

安特衛普(6)-吃在 Rubens House 外邊 @ The Bistro / March 2011

by

沒有地圖在手的人必須要承受的後果:迷路。基本上要走回酒店或是大街倒沒問題,只是心底裡總是很想走到大學區去看看。只按街道上的指示,在窄街或是大街拐來拐去,結果來來回回都是 cotton punk 的店、賣日本老家俱的店、cathedral 的旁邊或是二手小店。兜來兜去沒走出那個圓圈,找不到非專門為遊客而設的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