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

安特衛普(13)-Desire de Lille Since 1903 / March 2011

安特衛普(13)-Desire de Lille Since 1903 / March 2011

忽然想到那天晚上經過的甜品店 Desire le Lille,那是一個包含的花園的 waffle 店;1903 年立店,已經超過一百年了。店的面積很大,卻滿滿是人。擠在這裡的人吃甜品為主(這裡也有賣簡單的意粉),琳瑯滿目的都是 waffle、雪糕、忌廉的配搭和不同的雪糕和咖啡。來到比利時也許不要情迷一個個的雪糕新地,waffle 也需要多吃的吧。挑了個最貪心的配搭,雪糕、忌廉、糖粉和 chocolate sauce 全部都要。男朋友點了 double espresso met slagroom,隨同有兩塊超迷你的窩夫片。

安特衛普(11)-大廣場邊旁的斑戟店 Desire De Lille / March 2011

想著想著,我們那些慢慢長路也不就是以吃飯和吃飯來滿填了吧。好吃不好吃的似乎都不是重心,和誰說才是快樂的誘因。到每一個地方留下那個風吹使散去的足印以外,就是吃下風景和食物。也許吃飯只是一個過程,除了滿足肚皮就是分享快樂。

安特衛普(6)-吃在 Rubens House 外邊 @ The Bistro / March 2011

沒有地圖在手的人必須要承受的後果:迷路。基本上要走回酒店或是大街倒沒問題,只是心底裡總是很想走到大學區去看看。只按街道上的指示,在窄街或是大街拐來拐去,結果來來回回都是 cotton punk 的店、賣日本老家俱的店、cathedral 的旁邊或是二手小店。兜來兜去沒走出那個圓圈,找不到非專門為遊客而設的餐廳。

[荷蘭] 出遊記 6:黑莓掉到火車軌裡去以及超美味的 Fruit tart @ Outmayer/ November 2010

先把 KP 送到 Amsterdam,她到 Van Gogh Museum,我到學校去。在 Amsterdam 準備下火車的時候,男生手中拿著的 blackberry 從火車的樓梯翻打三次跌成幾份,火車門打開了,剛好 blackberry 的底殼就掉到了火車與月台之間的路軌。男生當場不知所措,我拉了火車司機過來(幸好我們的位置就是近在車頭的附近),火車司機純熟的用工具把底殼挑到車頭,一個轉身跳下去拾起再跳回月台。雖然司機叔叔不是健身的類型也不是鋼條的身型,卻出奇的十八般武藝身手敏捷。火車司機見義勇為樂於助人身手敏捷都是荷蘭的特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