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電視文學音樂

你一早就知道:吃了家明,其實就等於吃了自己。

by

你一早就知道:吃了家明,其實就等於吃了自己。 從來不看電視劇集的我,隨時關電視去睡覺對我來說都沒有什麼影響。《天與地》的出現,我仍然是可以睇少幾集無相干;不過,我是喜歡的,有時間我便會坐下來看。原因: 這是無線拍攝的廠底貨 《天與地》本來好像是往年的台慶劇,然後推了一年,亦在台慶後才暗暗的推出;以向來鋤強扶弱的性格和站在雞蛋面向高牆的調子,必須支持不被看好的本地創作。 電視劇集驚見大膽議題 人吃人的題才老早在魯迅的時期已經大為廣談,現在沒有無線電視劇的推波助瀾,又會有誰提起這種(人)吃人的社會狀況。我們世界每天人吃人,誰吃人誰被人吃;你是家明,還是你吃了你自己? 你到底是誰,又或者誰都是你自己?是你吃了人還是你吃了你自己? 鼓佬:一個義正辭嚴幫人出頭力求為社會服務成為人民英雄的人擁有最惡毒的心腸最自私最保護自己,一個人到底要撒多少個謊來圓謊;謊話說一千遍任誰都不會再懷疑,那麼你自己呢? 黑仔:一個騙來騙去為錢可以賣出一切連自己的手也可以打斷不息一切的人卻最有良心良知,清楚明白知道還有欺騙自己最難;說要別人的原諒,獲得別人口裡一句原諒並不困難,只是你願不願意原諒你自己? Ronnie:一個人的內疚罪疚歉意可以去到那裡,已經不能挽回的一切(家明已死的事實),坦白承認會不會是最好的補償,你怎樣彌補所有人心裡的缺口?到底還是應該以他人(伴侶家人以及 Hazel)的最少傷害為最大利益的前題作思考? 雖然,我還是覺得: 有些畫面的隱喻似乎太明顯 也許是電線劇的關係始終不能過於大膽簡潔,一罐紅油撞到牆上似乎將一切都太曝露,而且鏡頭一而再再而三的回顧又回顧那個(任誰都知道是血似的)紅油。 對白過火 原因應該一樣,我明白香港的電視劇集總不能留白太多。只是每每的想要在內心回想的部分或是疑問都一而再再而三很坦白和直接地從演員的對白中釋放出來,其實我覺得畫公仔如果畫出腸的確很累人,留一點白比起填飽畫面會顯得更有空間。 相信沒有幾多電視劇給人一個想討論和談論分析的機會,《天與地》的拍攝方法也衝破了向來的世俗常規。怎樣去了解人性,怎樣地思考決擇,成為我們茶餘飯後最熱切的談及的話題。世界裡總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只是「死黨就要死一齊死啦,做咩要食左家明」。 伸延閱讀:《天與地》Am I Lost?

《天與地》Am I lost?

by

最近大家都在看《天與地》,我喜歡當中一首英文插曲,是 Nichole Alden 的 Baby Now。另一首聽說是 Colleen Grace 的 Little boy leaving,不過我在 youtube 找不到。

在天氣很冷的時候:Burberry Acoustic – ‘Yes, Yes, We’re Magicians’ by The Crookes

by

這幾天我跟 yb 都在談論 Burberry Acoustic。已經維持了差不多一年半(在 2010 年 6 月開始),Burberry Acoustic 仍然繼續給我們帶來很多不同類型的英倫音樂。Burberry Acoustic 由 creative director Christopher Bailey 嚴選一些極具潛力的新興樂隊參與拍攝,他們整個在 youtube 的戶口全部都是很好聽的歌和拍得很好看的 video,而且無間斷地更新著。 天氣冷了,我喜歡的是這個:Burberry Acoustic – ‘Yes, Yes,…

Rock Out with Ray-Ban: Ray Ban Raw Sounds

by

剛剛星期四的晚上我們幾個興致勃勃的到了 LKF Tower 看 Ray Ban Raw Sounds 音樂會!在 New York 的一場已經風起雲湧不得了,接著來的是 London 和香港;是次表演的樂隊分別來自五個單元,包括 Tom Vek, Best Coast, Mona, Au Revoir Simone 和國內的 Carsick…

|電影|荒誕寫實:《奪命金》Life Without Principle (2011) ★★★☆☆

by

沒什麼,只是我對《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完全提不起興趣;所以,支持港產片的我們進場看了杜琪峯的《奪命金》。 一直喜歡劉青雲的演技,演這場三腳豹的表現在絕對乎合預期;離場時腦海仍然很深刻的記住了這個男人好像怎樣裝都一樣他媽的很有型。對比起張 sir (任賢齊飾)和 Teresa(何韻詩飾);我的著眼點竟然落在突眼龍(姜皓文飾)、鍾源(盧海鵬飾)和只亮了半分的火爆森(黃日華飾)身上。 老戲骨演技好固然為電影打了不少分數,只是這套以大道理為重點的電影略嫌拍得有點太過浮。我知道電影的荒誕叫人想起卡夫卡,角色的交錯叫人想起劉以鬯,而可惜這種輕描淡寫太過蜻蜓點水;細節是夠了「清楚明白」,要是多點橫豎的交織和穩健踏實的刻畫(某些角色的出現和微細的情節發展似乎沒有為電影帶來應有的效果和劇情的推進),這套寫實的香港電影也許不會成為集零碎生活片段而成的金融社會小品。 後記:盧海鵬飾鍾源只做莊不做閒,不做蝕本買賣只賺大家血肉金錢;好像都在叫我們想起鍾源和中原那種現在香港熱鬧著的地產霸權。

讀書的早上

by

最近沉醉於日本推理小說,正在看江戶川亂步。我喜歡 Allen Poe,因為那時候在讀 Marvelous World, 只消一篇 “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 已經叫我沉迷。最近別人介紹江戶川亂步,聽說亂步受 Poe 的影響深遠;所以我二話不說走了幾個書店,終於找來入門篇《D坂殺人事件》。 從小都沒有看推理小想的頭腦,看什麼電影或是《金田一少年事件簿》、什麼電視甚至是《刑事偵緝檔案》,永遠都不能猜出真正幕後黑手;所以,對於所有想料之外的結果個反差,總是極度津津有味。 慢慢回歸簡單直接的生活方式好像就等於尋找到真正的自我,拿著書的早上總叫我心情得以平靜開懷。

Cantopop Song List

by

從 Pelle Carlberg、Club 8 到 Carla Bruni,從小野麗莎、來吧焙焙到 Charlotte Gainsbourg;這些那些,總代表了某程度的我。 我的 iTunes 已經再沒有廣東歌。近來朋友給我 share 的,在 facebook 遇到的,忽然亨起來的的;就有這樣幾首:

|舞台劇|黃子華:《咁愛咁做》/ The Real Thing (a play within the play) 後記

by

你有沒有勇氣走前一步?勇敢的說清楚,大膽的走過去。有誰喜歡你的瘋狂,總有些人能把你的心帶走。脫離不屬於大家的懷抱。然後呢?你們一起,幾個年頭。兩個人有不同興趣,無法共容。你聽巴哈,他聽天邊一隻雁,毫無抵觸。因為,你明白喜歡一個人不是共不共容,是包不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