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20130428 - 陌生的世界裡共通的東西太多

by

最近有一只貓經常在我家公園溜澾。不知從那裡跑來的貓,黑白色的好漂亮,頸上有一個叮噹;有人養的。從小草地的一邊走到另外一邊,我從窗戶中看出去,牠就在外邊懶懶閒閒慢條斯理的散步。打算推開玻璃看一下牠呢,牠就跑了,好快。想起了從前在香港玩過別人的貓,軟軟的毛,把手扒在牠的小肚肚,牠就肉隨砧板上。喵你兩下,把你當成一個親愛的人。我摸一下牠的頭,說我們拍照了;然後牠正眼看著鏡頭。多可愛的貓。曾經以為我會養一只貓或狗,不過沒有(我不敢說「最後沒有」,還不知未來會不會有)。 Prof S. 有一只貓,正確來說,他的家有只貓,但那只貓不是他的。他說,那是街頭那個鄰居的貓,常常跑過來;所以他就開始買了貓罐頭。貓貓常常走過來,除了在花園,也會跑到樓上。那天我們小聚會,貓都在,牠就像在自己的家一樣的躺。Prof S. 一家也喜歡那只貓,不是他的貓,但他養的貓。 說起紋身的事。前幾年一直有這個念頭,可惜一直都沒有狠下決心。紋什麼呢,這都是一生一世的事。結果都沒有做。那時候想在皮膚寫下「Les Fleurs du mal」,因為我喜歡 Charles Baudelaire。我現在還喜歡他,但我怕有一天我不再喜歡他;就像所有喜歡過又啟發過的人。但,他們都成為往事,成為過去了。 關於紋身,我想起了一個朋友。那才是剛相識沒多久,全部人一起去唱卡拉 OK。要去加洲紅,因為那裡才有他們懂得唱的歌。一邊大唱 Lady Gaga,又在扮 Justin Bieber。介紹自己的時候,翻開衫袖;看清楚手臂上的圖案。那是個女人,大長今那種女人。我著他說出每個紋身的意義。手臂上的是她的生母,他的母親是韓國人,他是個美國仔;雖然大家都覺得他長得跟 Mc Jin 一樣。不過他當時一句廣東話都說不出。現在可好了,懂得說恭喜發財和數不清的粗口。 另一個他跟我說,有只狐狸在窗在叫。很悽厲地叫。他還差點要以為搞出人命,是不是要死人了。他有一秒想過要打 999。(然後他說,999 是報警的號碼,他怕我不知道,因為不同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的報案熱線;雖然大家都知道有 112 這回事,但我們還是習慣說…

指縫之間的 Minor Classics

by

「在人生行旅的中途,我迷失在一片不毛之地。」-想起但丁的這一句。

聽歌。身在外地久了,就必然想聽聽廣東歌。其實,與其說是地區上的問題,倒不如說是懷念的味道。距離遠了,時間久了;不是遺忘,就是懷念。

Currently Listening:《Fade》 Yo La Tengo

by

因為《來吧!焙焙!》大哥阿焙,我才開始聽 Yo La Tengo,一份淡淡的悲哀與一份靜靜的淒美是我對 Yo La Tengo 的評價,而他們一直如是。 他們的音樂在這三十年來已經完全了很多使命,包括將很多奇怪的音效混合到歌曲之中卻仍然讓人感覺自然而不突兀。最新專輯《Fade》一如以往地用上他們內在動力,收錄感染力四濺、讓人動容的歌。無論是頹廢的 weekdays 又或是舒暢的星期天,午睡的時候或是漫長的車程之中,他們一樣可以讓你將自己沉醉在當中,不問世事地沉溺。 This is it, for all we know / So say goodnight to me…

Currently Listening:《The Haunted Man》Bat for Lashes

by

對 Bat for Lashes 的認識不多,只覺得她是種怪氣的女生。沒有正統顛倒眾生的五官,也沒有讓人覺得崇敬的秀麗氣質。沒緊要,我覺得她夠趣怪就好了。當我們覺得她可能會是英倫的後起之秀的時候,後知後覺的我們才發現原來她已經唱了很多年(卻沒有大紅大紫)。《The Haunted Man》中的 “Laura” 是最近都在重複聽的一支單曲。簡單而真實的聲線讓我覺得她是世紀裡的清泉,何況在這二十一世紀裡很多歌都沒有很耐聽的世紀裡,有個唱起來讓你覺得真空了的歌手,也是難得的。新人獎似乎拿過不少,有沒有辦法在不太年輕的情況下繼續脫穎而出得到世俗的寵愛還是需要靠點運氣吧。 The Haunted Man – Bat for Lashes, get it via iTunes.

你一定會認得他(的頭髮):King Charles

by

近來另一個讓我熱切地產生興趣的個體是這個,King Charles。雖然還沒有那種一見就愛上的對味外表,不過我還是喜歡他散發出的那種淡淡的古典氣質;讓他擔當十八世紀的將軍或皇族就最好不過。懂得彈奏鋼琴、結他和 cello;也會拍攝搞鬼的音樂錄像;已經足以構成讓我喜歡的原因。

快樂的日子有快樂的歌:盧廣仲《有吉他的流行歌曲》

by

盧廣仲《有吉他的流行歌曲》, get it via iTunes store. 每次聽盧廣仲都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真的,我是說真的。音樂響起的時候,是快樂的時候。〈有吉他的流行歌曲〉裡說到 dm7 的聲音,這讓我想起 minor 代表的灰天空。每一個音節都是對話的一種,拉扯的高低都是不同情節不同故事的構成。盧廣仲總是赤裸裸地將他的感情放到大眾的跟前,讓你隨手可得。

Lana Del Rey – Ride

by

Lana Del Rey 除了被 Jaguar F-Type、Mulberry 以及 H&M 選中為代言人後讓她見報率急升外,翻唱 Bobby Vinton 的經典 “Blue Velvet” 也讓她的古典女王形象更深入民心。被 GQ Magaine 選為 “Women Of The Year” 拍下一輯性感又意識大膽的相片後,最近為處女大碟《BORN TO…

是時候聽聽歌吧!M-Flo 另一種對倒:All I Want Is You

by

M-Flo 意思是 mediarite-flow(隕浮流),我對他們認識不多;“All I Want Is You” 是橋樑,我就是看了 MV 以後才去找尋有關他們的資料。無意中發現,他們是 FAMA(農夫)其中一個最喜歡的音樂組合;他們也跟陳冠希合作過一首歌。“All I Want Is You” 是 M-Flo 與 CREAM 的合作品;有的是那種只聽一遍就叫人記得的旋律。 我喜歡的是 “All I Want…

四年之後:The Killers – Balttle Born

by

自從在 iTunes 買回來後,這幾天我都總把他們放到耳邊。新碟到手的一刻,又有一點莫名的感動;畢竟都四年了,距離上張專輯《Day & Age》已經四年。整張唱片表面(基本上)都是訴說一些苦戀的愛情故事,配合唱主片封面的淒涼景致,整個氣氛都好像末日降臨一樣的悲涼。 起初在聽《Balttle Born》的時候,我也會懷疑那是不是一直以來認識的 The Killers;一隊樂隊的成長需要時間來磨練成形。或者,放慢了的節奏也是另一種體驗。對比起從前,這次來得平淡樸實,讓人有種平躺放鬆的詩意,The bassist added: “Stylistically, it’s pushing in more of a rock direction than the last album….

#20121003 - Crew Love!

by

中秋節發生的不幸事故其實一直都繞繫心頭,嚷著出遠門的朋友要小心,也叫乘船的朋友打醒十二分精神,跟外國同事 P 說明有關香港正在發生的撞船悲劇;GP 跟我說他要由高雄踏單車到台北我也著他萬事小心不要做危險的事。

叭叭叭還是邦邦邦:Yo La Tengo – You Can Have It All

by

喜歡不喜歡都是很個人的事情,我就是喜歡這樣。看著《來吧!焙焙!》的訪問,就連上了大哥阿焙說起的一首歌:Yo La Tengo – You Can Have It All。收錄於他們的《And Then Nothing Turned Itself Inside Out》唱碟裡的一首 “You Can Have It All”;無論裡面唱的是叭叭叭還是邦邦邦,輕快的拍子之中我還是覺得他們是個 heartbreaker。有一份淡淡的悲哀,有一份靜靜的淒美。 關於 Yo 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