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西班牙巴塞羅那和我的 GOLDEN HALF(1)

by

在手機消費得愈多只賣 0.99 USD 的相機 apps,就愈不願意將真實的相機隨身攜帶。忽然把 LC-A 拿出來,發現內裡還有半份還沒燒完的菲林。然後,想起這份從沒曝光的 Golden Half。

Keukenhof:春天的神秘花園(4)have you ever touch a horse

by

對於一直生活在城市的我們來說,總是不會很親近的接觸動物或是花草。還記得那次跟朋友們吃飯,來自荷蘭式是意大利的友人和Mr F.(我總是不記得他來自那個國家)在討論有沒有接觸過一匹馬或是一只雞,他們的意識是「touch」,have you ever touch a horse。

Keukenhof:春天的神秘花園(3)

by

我大概都懷疑自己有點頹廢美的情意結,除了文弱書生或是病態美的模特兒叫我格外覺得憐愛;同時,枯萎中的大樹或是倒地的鮮花也叫我覺得份外淒美動人。也許是前幾天的狂風大雨,叫花兒都不敵風傷而醉倒

|西班牙|Barcelona, Spain: 1 在西班牙著陸 / June July 2010

|西班牙|Barcelona, Spain: 1 在西班牙著陸 / June July 2010

by

個多月前走到哥本哈根的時候天氣還是冷冷的,北歐的空氣吸上去有點輕輕的感覺,呼出來都不比西班牙的重。時間走得很快地已經在衣櫥裡收好了在丹麥時戴過的兔毛冷帽,將單薄的衣服放到在北歐買回來的 vintage suitcase,拿上手不到十公斤;就這樣出發了。

Keukenhof:春天的神秘花園(1)

by

在荷蘭培養/延伸出來的興趣有很多,最受荷蘭本土地區性影響的也莫過於是賞花這一環。鬰金香在荷蘭自然首當其衝,只是除了鬰金香以外也很有多優秀的花兒。春暖花開,若然不走到Keukenhof(庫肯霍夫鬰金香花園)好像怎樣算都是一種損失。 荷蘭人自己很少到Keukenhof(無論是學生們還是Professor),談及時都把Keukenhof角色設定為專為遊客而設的項目。就像在這裡土生土長的Prof. B也從來沒到過Keukenhof或是Zaanse Schans風車村。荷蘭人以花嬌自居,適逢四五月鬰金香盛開至極,不作一個鬰金香花園展示一下荷蘭人的驕傲也太吝嗇了吧。 前往Keukenhof有好幾個方法,可以在Schiphol、Leiden或是Den Haag乘搭專門到Keukenhof的巴士。我們選擇由Schiphol出發,No.58巴士車程大概只是30分鐘,每小時4班。 Keukenhof的門票售14.5euro(連來回巴士:21euro),可預先上網訂購不限日期門票(免卻排隊購票)。2011年度開放時間,25/3-20/5。 Keukenhof http://www.keukenhof.nl 延伸閱讀: Keukenhof:春天的神秘花園(1) – 15/05/2011 Keukenhof:春天的神秘花園(2) – 16/05/2011 Keukenhof:春天的神秘花園(3) – 18/05/2011 Keukenhof:春天的神秘花園(4) – 23/05/2011

安特衛普(18)-一個人的安特衛普 / March 2011

安特衛普(18)-一個人的安特衛普 / March 2011

by

不太習慣一個人逛街,總是覺得有點不知所措的擔憂。那天在安特衛普,面對那道已經走得很熟稔的大街,還是俏俏地有點不太自然。逛商店,曬太陽,停在古老的建築物前面,買自己喜歡的小吃坐在石椅。剛開始的兩個小時確實很難過;Monsieur yb在開會,我一個人無所事事四處遊蕩。一個人從右到左地走到市中心,無所事事地發現整個安特衛普也有很多人一個人獨自無所事事。兩小時的獨行習慣了,我反而感到非常enjoy。在太陽下面的眾生相,奇妙得來又很有趣。比利時的女生都愛穿blazer,每人一件不同顏色的;男生喜歡戴帽子,什麼類型的也有。

安特衛普(17)-Rubens House:文藝復興式建築配以巴洛克庭園 / March 2011

by

本身對Rubens House沒什麼期望,原因一是對Peter Paul Rubens的認知尚淺,原因二是因為Antwerpen將所有博物館都歸納一個博物館網頁之中,對Rubens House的介紹不多,讓我誤以為那是個很小而且沒看頭的住宅。門票設在Rubens House外邊的透明小盒子,Museum Shop也在那裡;昨天路過先買幾張明信片來寫,覺得明信片沒什麼驚喜看頭,也就更沒有什麼期望。

安特衛普(16)-旅行習慣:Juice Everyday / March 2011

安特衛普(16)-旅行習慣:Juice Everyday / March 2011

by

旅行習慣:買一支大大的礦泉水放到酒店,外出的時候另攜一支細小的伴在身邊。逛得悶熱口渴時找附近的超級市場或便利店買樽裝的鮮果汁解渴。 比利時的超市包裝跟荷蘭的大致相同,喝了這個感覺充電完成精神爽利,繼續走萬里長路。

安特衛普(14)-Pierre Marcolini Antwerp / March 2011

by

那年(原來已經是二零零八年夏天)到Brussels嚐過一次Pierre Marcolini以後,一直念念不忘。這次出發Antwerp前已經打算要到Pierre Marcolini,結果忘了到google map搜出位置,卻誤打誤撞走進Pierre Marcolini位於Antwerp的小店。

安特衛普(13)-Desire de Lille Since 1903 / March 2011

安特衛普(13)-Desire de Lille Since 1903 / March 2011

by

忽然想到那天晚上經過的甜品店 Desire le Lille,那是一個包含的花園的 waffle 店;1903 年立店,已經超過一百年了。店的面積很大,卻滿滿是人。擠在這裡的人吃甜品為主(這裡也有賣簡單的意粉),琳瑯滿目的都是 waffle、雪糕、忌廉的配搭和不同的雪糕和咖啡。來到比利時也許不要情迷一個個的雪糕新地,waffle 也需要多吃的吧。挑了個最貪心的配搭,雪糕、忌廉、糖粉和 chocolate sauce 全部都要。男朋友點了 double espresso met slagroom,隨同有兩塊超迷你的窩夫片。

安特衛普(12)-random pictures / March 2011

安特衛普(12)-random pictures / March 2011

by

為了闖進大學區,按著路邊的指標牌左穿右插。雖然這裡沒有 Barcelona 的小窄街,只是走到內邊的時候也是有點力不從心。走到藝術學校的前面,看到了學校門口的長檯來膠椅,看到學生們都聚在太陽或下坐草坪。走過喧鬧的藝術學校,遇見了反種族歧視街名的小街,小型博物館的門口,很多的塗鴉牆和擁有著故事的建築物;糊亂拍照和跳躍以後,似乎對安特衛普又認識多一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