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安特衛普(17)-Rubens House:文藝復興式建築配以巴洛克庭園 / March 2011

by

本身對Rubens House沒什麼期望,原因一是對Peter Paul Rubens的認知尚淺,原因二是因為Antwerpen將所有博物館都歸納一個博物館網頁之中,對Rubens House的介紹不多,讓我誤以為那是個很小而且沒看頭的住宅。門票設在Rubens House外邊的透明小盒子,Museum Shop也在那裡;昨天路過先買幾張明信片來寫,覺得明信片沒什麼驚喜看頭,也就更沒有什麼期望。

安特衛普(16)-旅行習慣:Juice Everyday / March 2011

安特衛普(16)-旅行習慣:Juice Everyday / March 2011

by

旅行習慣:買一支大大的礦泉水放到酒店,外出的時候另攜一支細小的伴在身邊。逛得悶熱口渴時找附近的超級市場或便利店買樽裝的鮮果汁解渴。 比利時的超市包裝跟荷蘭的大致相同,喝了這個感覺充電完成精神爽利,繼續走萬里長路。

安特衛普(14)-Pierre Marcolini Antwerp / March 2011

by

那年(原來已經是二零零八年夏天)到Brussels嚐過一次Pierre Marcolini以後,一直念念不忘。這次出發Antwerp前已經打算要到Pierre Marcolini,結果忘了到google map搜出位置,卻誤打誤撞走進Pierre Marcolini位於Antwerp的小店。

安特衛普(13)-Desire de Lille Since 1903 / March 2011

安特衛普(13)-Desire de Lille Since 1903 / March 2011

by

忽然想到那天晚上經過的甜品店 Desire le Lille,那是一個包含的花園的 waffle 店;1903 年立店,已經超過一百年了。店的面積很大,卻滿滿是人。擠在這裡的人吃甜品為主(這裡也有賣簡單的意粉),琳瑯滿目的都是 waffle、雪糕、忌廉的配搭和不同的雪糕和咖啡。來到比利時也許不要情迷一個個的雪糕新地,waffle 也需要多吃的吧。挑了個最貪心的配搭,雪糕、忌廉、糖粉和 chocolate sauce 全部都要。男朋友點了 double espresso met slagroom,隨同有兩塊超迷你的窩夫片。

安特衛普(12)-random pictures / March 2011

安特衛普(12)-random pictures / March 2011

by

為了闖進大學區,按著路邊的指標牌左穿右插。雖然這裡沒有 Barcelona 的小窄街,只是走到內邊的時候也是有點力不從心。走到藝術學校的前面,看到了學校門口的長檯來膠椅,看到學生們都聚在太陽或下坐草坪。走過喧鬧的藝術學校,遇見了反種族歧視街名的小街,小型博物館的門口,很多的塗鴉牆和擁有著故事的建築物;糊亂拍照和跳躍以後,似乎對安特衛普又認識多一丁點。

安特衛普(11)-大廣場邊旁的斑戟店 Desire De Lille / March 2011

by

想著想著,我們那些慢慢長路也不就是以吃飯和吃飯來滿填了吧。好吃不好吃的似乎都不是重心,和誰說才是快樂的誘因。到每一個地方留下那個風吹使散去的足印以外,就是吃下風景和食物。也許吃飯只是一個過程,除了滿足肚皮就是分享快樂。

安特衛普(9)-Museum Plantin Moretus 印刷書館 / March 2011

by

將時針倒回一些,回想起那天到達博物館的時候感覺冷冷清清。沒有很大的大堂(這個更沒有 museum shop ),locker 只得一排,cloak room 很細小,沒有大博物館的排場,這些大概都是 Antwerp 博物館的共同特色。而其實,冷清的時間只得十五分鐘,陸陸續續便來了不同的訪客或是學校的參觀小組。

安特衛普(7)-酒店紀錄 Leonardo Hotel / March 2011

by

要說的是,其實我很喜歡這個 Leonardo Hotel。價格很實際,而且感覺良好;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隔音功能,不是說聽到鄰房的對話,只是就是早上會聽到水在水管之中流動吧。那個房間裡面的小廳基本上也沒怎麼使用過,一張長梳化用來放外套也是很不錯。外邊的小花園也很精緻,燈光也很充足(基本上那裡有超多的燈)。洗手間跟沐浴間分開,沐浴間擺放的是整瓶子的沐浴露和洗頭水(這點我不太喜歡),只是棉花捧、沐帽等等也一應俱全(雖然這些我都用不上)。

安特衛普(6)-吃在 Rubens House 外邊 @ The Bistro / March 2011

by

沒有地圖在手的人必須要承受的後果:迷路。基本上要走回酒店或是大街倒沒問題,只是心底裡總是很想走到大學區去看看。只按街道上的指示,在窄街或是大街拐來拐去,結果來來回回都是 cotton punk 的店、賣日本老家俱的店、cathedral 的旁邊或是二手小店。兜來兜去沒走出那個圓圈,找不到非專門為遊客而設的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