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藝術展覽] Guerlain Contemporary Drawings 畫家推薦:俄羅斯 Pavel Pepperstein + 瑞典 Jockum Nordstrom + 德國 Tomma Abts

一眼看過去已經喜歡 Pavel Pepperstein 的作品,線條感強,顏色解明,配上部分留白的畫面和怪異的氣氛!憑著《Holy Politics》拿下 2014 年被指為俄羅斯當代藝術標竿的藝術獎 Kandinsky Prize(以以 abstract works 享負盛名的大師 Wassily Kandinsky 命名)的 Pavel Pepperstein 同時是個兒童書的作者。

[藝術] 那些在街道上與你穿得一模一樣的陌生人 都市異同相集 by Hans Eijkelboom

如果一份激情、一種嗜好能夠維持一段長時間的話;總能得到一點得著。現在說起街拍,或者劈頭第一個想到的是 The Sartorialist、Tommy Ton 之類的時尚街拍專家。時尚和流行帶來的視覺衝擊他們都以快門按下紀錄;對他們來說,拍的是時尚、是流行、是 fashion industial 的事。尤其是因為這樣,更讓我覺得來自荷蘭的攝影師 Hans Eijkelboom 拍下的更叫我動之以情。

|藝術設計|Berlin, you’re such an amazing city! 柏林圍牆倒了25年亮燈飾氣球

Fall Of The Wall 25,他們用漂亮的燈光氣球在當地柏林圍牆立起的地方重建一次;從照片裡看到的地方我幾個月前走過,氣球亮起了的照片倒是讓人更覺傷感。不過我同樣認同,釋懷或者從來都不是忘記,一直以來都是面對。甚至乎去到一個地步,親手把傷疤挖出來。

The Museum of Water 500 種一樣卻又不一樣的水

「There’s always someone more fucked up than you.」毫無疑問我是沒原因的看到被指縫間看到的舊日記裡看到的片段;無上文下理無細節。在很多時候,迷迷糊糊的、含糊的、分辦不清的都是我所追求的真實;只是日子久了,那片真實包含了什麼我都不清楚了。能忘記得東西還重要麼?這是我常考究的問題。

蒲公英女孩:Dandelion 攝影集 by Duy Anh Nhan Duc & Isabelle Chapuis

矛盾綜合體,相信很多也犯這項症狀吧。我大概一邊喜歡均勻細膩又漂亮的花朵和草葉植物的同時,一邊又怕觸踫它們。我嘛,一直都害怕接觸人類以外的生命體,熱愛摸摸貓兒小狗的同時、插花剪葉的然後、甚或是摘一個梨或蘋果回來(觸摸離開了樹枝平放檯面的水果們就沒問題);都要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