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蒲公英女孩:Dandelion 攝影集 by Duy Anh Nhan Duc & Isabelle Chapuis

矛盾綜合體,相信很多也犯這項症狀吧。我大概一邊喜歡均勻細膩又漂亮的花朵和草葉植物的同時,一邊又怕觸踫它們。我嘛,一直都害怕接觸人類以外的生命體,熱愛摸摸貓兒小狗的同時、插花剪葉的然後、甚或是摘一個梨或蘋果回來(觸摸離開了樹枝平放檯面的水果們就沒問題);都要洗手。

黑暗和暴力一直都很恐佈 柏林廢棄監獄 Stasi Prison

一覺醒來發覺世界好像不再一樣。我無辦法相信和解理香港街頭出現的打鬥畫面,更無辦法想像光天發日之下香港街頭淪為這個樣貌。動手的人當然可惡,但是袖手旁觀的人也太過份。隨著憤怒而來的就是心寒,原來一直以後心目中的社會公義和現實生活裡所找到的已經不再一樣。

第五屆亞洲當代藝術展 Fall 2014 Edition 網上先行預覽!

我特別喜歡一個來自德國的 Kaja El Attar 的作品(收納在 South Korea 2008 年開立名為 CK. Art Space 的畫廊之中)。Kaja El Attar 是個短髮女生,一筆一畫之下都是極盡精細的作品。她以 0.1mm 的 fineliner 以及以毛髮組成的小擦頭來作畫,作品顏色豐富,筆觸細膩得像是可以一擊即破。

如果你知道這即將會是你的最後晚餐:死囚 last meal 相集

Henry Hargreaves 用最愉快的顏色來紀錄最難過的事;一頓便飯,紀錄了他的個性、他的過錯以及他傷害過別人的種種。

或者只說 Henry Hargreaves 的話,從名字上看來有點陌生,不過談到他的作品,印象也就排山倒海的來。

在東與西之間 2014/08 德國柏林:08 愛喝酒同好會精選 Absinth Depot Berlin

關於 absinthe,我知道我一定可以說上很久。我常常有種類近寫讀障礙一類的錯覺,看到中文字的時候很多時候會轉次序倒轉。例如:主教 / 教主,手長 / 長手,以及我知道很久卻一直都沒糾正的苦艾酒 / 艾苦酒。平日說起的時候總會說 absinthe,因為我知道我只要說成中文,就一定會說錯(沒有例外)。

讓人揮之不去的內心鬱悶:日本砺波市美術館石田徹也展

最近都在看石田徹也(Tetsuya Ishida)的作品,在網上查詢相關資料,發現上年香港高古軒畫廊《Gagosian Gallery》曾開辦石田徹也展覽,也是日本以外第一次石田徹也作品展。有人打比方說石田徹也讓人想起 George Orwell 筆下《1984》的世界。

再遊牛津 Ashmolean 博物館 Michael Sullivan中國收藏品一覽後感

如果說我是個悶蛋的話,也許都沒有評論錯誤。因為我實在是那些喜歡某些事物就不能自拔地往下沉溺不止的那類人。「Wake up! Stay with me!」對我來說都不是有效喚醒留住我注意的最好辦法,因為我知道我要沉迷,就不能止住。結果我就成為了那種喜歡在藝術館流澾,閒時看到有新的展品就會跑去朝聖的人。對於那種可以經歷時間流逝卻又不會失去價值的東西,我總是特別上心特別關注特別想要去看一下。

牛津現代藝術博物館 Test Run:印刷術交叉字母創作實驗

十一時就到了博物館準備,我覺得自己一點都不像做藝術的人(當然你其實也不是吧),很多認真的 artist 都穿得很像一個 artist。在博物館裡準備的時候都很興奮,那天主要是利用不同的印刷方法以及既有圖案做出不同的字母,也算是字型設計的一種吧。

[伯明翰][博物館][創意村] Birmingham(PART 1):如果 Birmingham 是個男生

如果 Birmingham 是個男生,他的格調一定是我所喜歡的!
前陣子才第一次到 Birmingham,到了那邊才頓覺 Oxford 真是一個很小很卻又很集中的地方。向來我們都住在小 town 小城,就是那種很快就可以繞一圍的一種。當然,牛津要繞的話還是需要繞上一陣子的;不過市中心還是兩條大街的那款。

[時尚][藝術] 我穿Van Gogh你穿Mona Lisa!The Art Socks,Masterpieces襪子!

就在 Art Fair 處處的五月,似乎看到有關藝術品的事特別多。沒想到現在可以把舉世名畫放到襪子之上(就像那在 Van Gogh Museum 買過的雨傘的感覺)。全部都讓我好想要,感覺就像逛玩了博物館不買張大 poster 也想要買張 postcard 的感覺。如果可以快快樂樂地穿上這些 masterpieces 就非常好了。

[香港][展覽活動] HKAC 香港藝術中心 Open House 2014

好像每年總有幾個節目會到 HKAC,除了朋友們曾經那裡外邊彈彈結他做做音樂的事,那裡總是有很不錯的音樂會和藝術展和小小的電影放映展。雖說這種,但我還是每次在場館裡迷了路差點跑到了露台外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