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藝術] 那些在街道上與你穿得一模一樣的陌生人 都市異同相集 by Hans Eijkelboom

如果一份激情、一種嗜好能夠維持一段長時間的話;總能得到一點得著。現在說起街拍,或者劈頭第一個想到的是 The Sartorialist、Tommy Ton 之類的時尚街拍專家。時尚和流行帶來的視覺衝擊他們都以快門按下紀錄;對他們來說,拍的是時尚、是流行、是 fashion industial 的事。尤其是因為這樣,更讓我覺得來自荷蘭的攝影師 Hans Eijkelboom 拍下的更叫我動之以情。

The Museum of Water 500 種一樣卻又不一樣的水

「There’s always someone more fucked up than you.」毫無疑問我是沒原因的看到被指縫間看到的舊日記裡看到的片段;無上文下理無細節。在很多時候,迷迷糊糊的、含糊的、分辦不清的都是我所追求的真實;只是日子久了,那片真實包含了什麼我都不清楚了。能忘記得東西還重要麼?這是我常考究的問題。

蒲公英女孩:Dandelion 攝影集 by Duy Anh Nhan Duc & Isabelle Chapuis

矛盾綜合體,相信很多也犯這項症狀吧。我大概一邊喜歡均勻細膩又漂亮的花朵和草葉植物的同時,一邊又怕觸踫它們。我嘛,一直都害怕接觸人類以外的生命體,熱愛摸摸貓兒小狗的同時、插花剪葉的然後、甚或是摘一個梨或蘋果回來(觸摸離開了樹枝平放檯面的水果們就沒問題);都要洗手。

黑暗和暴力一直都很恐佈 柏林廢棄監獄 Stasi Prison

一覺醒來發覺世界好像不再一樣。我無辦法相信和解理香港街頭出現的打鬥畫面,更無辦法想像光天發日之下香港街頭淪為這個樣貌。動手的人當然可惡,但是袖手旁觀的人也太過份。隨著憤怒而來的就是心寒,原來一直以後心目中的社會公義和現實生活裡所找到的已經不再一樣。

第五屆亞洲當代藝術展 Fall 2014 Edition 網上先行預覽!

我特別喜歡一個來自德國的 Kaja El Attar 的作品(收納在 South Korea 2008 年開立名為 CK. Art Space 的畫廊之中)。Kaja El Attar 是個短髮女生,一筆一畫之下都是極盡精細的作品。她以 0.1mm 的 fineliner 以及以毛髮組成的小擦頭來作畫,作品顏色豐富,筆觸細膩得像是可以一擊即破。

在東與西之間 2014/08 德國柏林:08 愛喝酒同好會精選 Absinth Depot Berlin

關於 absinthe,我知道我一定可以說上很久。我常常有種類近寫讀障礙一類的錯覺,看到中文字的時候很多時候會轉次序倒轉。例如:主教 / 教主,手長 / 長手,以及我知道很久卻一直都沒糾正的苦艾酒 / 艾苦酒。平日說起的時候總會說 absinthe,因為我知道我只要說成中文,就一定會說錯(沒有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