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屑

大雄與靜儀。

大雄明明在時光機裡知道自己將會與靜儀結婚,但是幾年之後,靜儀變左做靜香,按安都變成胖虎,只有大雄還是大雄,那麼他將來的靜儀究竟去了那?充滿童真的「叮噹」卡通片,就在人物改名的一刻,變得很現實:當身邊的人都變了,我卻不變。

很多很多年前的下午和夜晚 那時候還沒有差勁如斯的荒謬世界 你呢 你是誰 你還在嗎

這些年來這些日子我都不在。剛想起那很多很多年前的一個下午和夜晚,記憶裡有著若有若無的身影。在什麼電影完場的以後(我很努力卻想不起來),閉幕的片尾歌唱完以後,從海一邊跑到海的另一邊;然後迫切由海的另一邊回來海的這一邊。過程中我們混在很多很多正義的背影之中,埋在很多很多需要爭取的公義之中。拉著手,一小步一小步地前進。我記得那些擠擁的公共交通公具,我記得那無辦法讓人輕易流動的車站,我記得讓人肩擦肩的月台,一型又一型載滿熱血青春的列車駛來開走。記憶裡朦朧的畫面和剛烈的意志。我記得那團擠擁,我記得維園的一邊;那時候還在的雪糕店,那時候悶熱的夏天夜晚,那時候還沒有差勁如斯的荒謬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