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集

旅居集:我的荷蘭 – 嗑大麻或嗑大麻以外的事 #006 寂寞的紅燈區和 cliché Coffee Shop

by

這邊的空氣我斷斷逐逐的呼吸了兩年,可是應該怎樣寫阿姆斯特丹呢,還是一直存在無限疑惑。 初來埗到的時候,阿姆斯特丹對我來說是個燈紅酒綠的城市,到處都是群起的青年,雜亂又嘈吵。位於正中心的道路是條擠擁得讓你透不過氣來的大街,是無限個意料之外。 我當時的確是如此這般解讀這個城市,也覺得這種繁囂完全不適合我。那次到達阿姆斯特丹後,還刻意把行程縮短,退減了酒店預定的房間,拒絕停留在這個龍蛇混雜的奇怪地方(龍蛇混雜?我當時的確太純情了,天真的覺得那裡倒得天昏地暗)。故事當然風迴路轉。然後?然後我一次又一次回到這裡,還不知不知毫無預示地分毫不差的愛上這個城市。或者是奇異,又或是戲劇性;只是,比較起第一次踏足這遍土地的感覺,最後我的確愛上這裡發生著的所有事。這個自由又豁達的國度將我徹底的征服。 與其說這個城市狂亂或雜亂無章,倒不如說這裡有種引起人們內心激情的原始味道,濃郁卻溫暖。這裡的建築首先勾起我的驚嘆,心底裡曾經不停反覆地疑問世界上所有的宏偉建築是不是都由外星人建造;我仍舊無辦法明白為什麼同為人類的他人竟然可以用自己的一雙手完成這樣的巧奪天工的精緻的藝術品。 這個城市好像有萬有引力。 城市的秘密一早坦蕩蕩的展示於在孤寂的建築物上,大千世界就由無數的孤獨組成;值得我們親身發掘,親身去感受一片能夠與你交換溫柔的大地。當火車駛進阿姆斯特丹車站,便注定進入這片喧鬧繁囂的世界。整個荷蘭最繁榮的地方,第一大的城市;甫一步出這個由八千六百八十七根木樁支撐的舊文藝復興車站,眼前盡覽只能屬於荷蘭的運河。運河上長年累月地停泊提供觀光服務的小船;欄杆旁邊滿是荷蘭人引以為傲享負盛名的自行車(荷蘭出產的單車在歐洲城市來說擁有相當的名氣啊)。 提供導覽的小船為全玻璃屏幕設計,讓人三百六十度全天候觀摩阿姆斯特丹的景象,以水平角度剖析這個繁華都市。夏天時涼風送爽;冬季天氣寒冷,船內暖氣與外邊引起反差,可能會形成一道阻隔風景的討厭白霧。 繞過運河開端,繞過開放式的便利流動男廁(運河旁邊擺放幾個歐洲城市常見的流動簡便男廁,現在都為新式膠製品,可是車站旁邊還擺放著少量由綠色鐵片造成的舊版本)便正式進入這個以堤壩(Amsterdam 的 dam 就是堤壩的意思)命名的城市。 靠左的大街 Damrak 是通向 University of Amsterdam(阿姆斯特丹大學)的主要道路。中間的窄街是De Wallen ,這裡最有名的紅燈區。享樂主義的濃厚氣氛由裸女塗鴉牆開始一直蔓延,De Wallen 裡面盡是提供 peep show 的娛樂場所和性商店;一個個透明的玻璃格裡面(非營業時間下了紅色帆布或是閉上紅色大門)售賣的正是人類最原始的慾望。…

旅居集:我的荷蘭 – 嗑大麻或嗑大麻以外的事 #005 Enschede 的重點 ijssalon

by

距離 Twente Univeristy 最近的小鎮是 Enschede,基本這是個極為鄉下的小鎮;如果用來探討米地文化的話,這個鄰落德國邊邊的小鎮的確最好不過。 為人熟識的或許是紮根這裡的舊寶麗萊廠又或是 H&M 的核心據點(事後知道 H&M 的 PR 竟然會到 Enschede 工作交流)。荷蘭政府有嘗試把 Enschede 塑造成東邊的阿姆斯特丹;當然,很遺憾,我個人認為從來沒有成功。 跟 Amsterdam 相比起來,Enschede 絕對是個悠閒又清幽的地方;簡單來說就是天與地的分別,完全不能相題並論,住在 Amsterdam 的同學說,每次來到 Enschede 都會覺得很雀躍,因為對他們來說,到邊郊郊遊,而這裡是他們心目中一個很好的渡假勝地。…

旅居集:我的荷蘭 – 嗑大麻或嗑大麻以外的事 #003 荷蘭大學 - 語言學習

by

那個時候決定走到荷蘭,都沒有太多心理準備。像一時衝動,腦海茫茫然的說走就走。對這個地方一無所知,是壞處也是好處。 香港的畢業禮是在十月尾進行,畢業禮完了,就出發。來到荷蘭,才想要不要繼續讀書;可是還要等一年(下一個九月)才開學!那時專注生活,就當是給自己一個生活預備,所以就在我最終選擇 Arts History 跟 Literary Studies 以前,就先踏出另一步:報讀 Dutch Course。 居住在一個非英語系的地區,修讀當地語言就成為了最必須的舉動。 住在距離阿姆斯特丹比較遠的小鎮 Enschede,就是最傳統最有本土氣息的地方吧。Twente University(川迪大學)是所較新式的大學,座落於這個邊鄰德國的小鎮。如果你有留意荷蘭甲組足球,FC Twente 所指的就是這個地方;而 FC Twente 的球會就正正落在大學的邊旁。Twente University 是荷蘭其中一所科技大學;主要是進行科技研究,當然也附有不少語言基礎班。 語言學習: 到達後的一個月左右,我便開始到大學上 Dutch…

旅居集:我的荷蘭 – 嗑大麻或嗑大麻以外的事 #002 荷蘭文化篇 – 家裡不脫鞋

by

在異國找個地方居住,由租住開始已經有點難度。離開一個熟悉的地方並不只是離開那個溫暖的床舖或是那個看膩了的天花板一般簡單。 這裡的學生習慣搬離自己的家庭住在大學宿舍(大學宿舍也有分為大學內的宿舍或是在市中心著大學所管轄的宿舍兩種;後者租住的 apartment 大致跟自行租住大致雷同,唯一不一樣的就是鄰居都是學生裡的學生而包租的是學校而已)或與朋友合伙居住。 在荷蘭前前後後換過三個房子,住過了一個獨立的 house 也住過一棟式的高樓大廈。荷蘭的居住環境跟香港最大分別的就是他們的地板大部分都已經舖設好又厚又綿的地毯,包括樓梯。這個軟綿綿的舖設對於住慣了潮溼氣候的香港人來說很不踏實,也不習慣。初住在這裡的某個早上,醒來以後,迷迷糊糊打算的走向廚房喝杯冷水之時,已經在二樓旋轉樓梯裡一直從上而下滑到一樓。尾椎骨痛了一個星期。 荷蘭人習慣把全屋舖滿地毯,樓梯或閣樓都不會例外。雖然地毯舖遍每個角落;可是到荷蘭人家裡作客,大致上都不用脫鞋。他們完全習慣穿著鞋子在家裡走動。 大部份房子在大門以後都設有一段小走廊,走廊置有衣架用來安放自己(或客人的)外衣,但都不見鞋櫃鞋架。荷蘭人習慣地鞋架置於自己的睡房(起初我倒是感到超級驚訝);所以,在這裡,除了冬天會出現用來保暖的家居毛毛鞋以外,基本上是買不到拖鞋的。 不用擔心禮儀,到訪荷蘭人的家,要是他們說不用脫鞋,就真的不用脫鞋。 延伸閱讀: 旅居集:我的荷蘭 – 嗑大麻或嗑大麻以外的事 ﹣ 目錄 全部旅行遊記目錄

旅居集:我的荷蘭 – 嗑大麻或嗑大麻以外的事 #001 交通工具篇

by

關於荷蘭,我可以預先告訴你將要注意和準備的小事: 電車、巴士和火車是最常見的交通工具;電車班次較密,常見為十五到二十分鐘一班。巴士班次按地區而定,有密有疏,部分星期六日暫停服務,有些一小時一班(注意:部分尾班車或早至下午六時或更前)。火車在冬季節經常誤點,請到 www.ns.nl 查定(可下載 NS Trein App)。 www.9292.nl 是個不錯的網站,提供點到點路線支援,列明步行時間和所需涉及的交通工具。 火車車票在自動販賣機有售,可預先購入不指定日期的車票;可以以歐洲銀行卡、chipknip 或投幣的方式購入(不收取紙幣);沒有足夠硬幣則可到櫃檯(或需另徵收手續費)。 巴士車票可現場向司機購買,上車說明目的地即可。 電車車票則按地區而定,有些在車站旁的售票處購入,有些則可在車上購買;前者在車上的打卡機打印證明上車時間。 Strippenkaart 是一張有很多格仔的小票,此票設有大小兩種(格數多與少之別)。用於巴士和電車,上車時給司機打上印章即可。按距離徵費,距離愈長花費格數愈多。 OV-chipkaart 則類似香港八達通,旅行人士可購買無名氏模式,大部分交通工具均可使用。 租借單車:荷蘭人普遍為單車使用者,全國均有單車租借熱點。單車高度較香港常見的高出 15%。大部分地區設有單車徑,如不設單車徑剛可於馬路上行駛;誤上行人路會被罰款。要注意的是:單車、電動單車和電單車是共享單車徑;另外,荷蘭人說 10 分鐘的單車程大概為亞洲人的 15 分鐘(他們的腿也確實比我們長太多了)。 關於火車本身:火車車門不會自動打開,車門左或右均有圓形按鍵(黃色開門,藍色關門);車箱與車箱之間則有電動門和手動門兩種。車廂分開頭等和二等,兩類車箱均不設劃位,買票的時候必須選擇車廂等份。 車箱內可以進食,可放心在車上享用你準備好的食物。火車設有洗手間,前後指示牌則設於車身兩邊行李架下的位置。注意:洗行間只限行車中使用。 除卻頭等和二等車廂外,也有劃分靜音車廂和普通車廂兩種。請盡量離開靜音車廂到車門的共享空間按聽電話(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會這樣做,但我相信大家都會希望別人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