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生活

幹自己喜歡的事

by

最近有很多計劃,包括要爭取時間到皇家花園和那個迪士尼的發原地(這個名稱是我編的);然後,P要到德州兩星期。 曾經一度以為自己已經沒有勇氣跳脫常規選擇一些大多沒有人會同意的事情,現在卻不知不覺發現選擇的勇氣從來沒有消失。我以為自己只顧安於當下,卻發現在享樂以外我還是有跳出既定框框的可能。 「幹自己喜歡的事」,就是這樣,沒有其他。

荷蘭盃冠軍賽FC Twente vs Ajax

荷蘭盃冠軍賽FC Twente vs Ajax

by

熱血沸騰!全場彈起,所有啤酒從天而降!大叫Helemaal niets in Amsterdam!Helemaal niets in Amsterdam英譯為Nothing in Amsterdam,意思就是什麼與阿姆斯特丹無關;這也算得上是近兩年FC Twente的氣勢如虹(往年擇下了荷蘭聯賽冠軍),是次適逄荷蘭盃冠軍賽的大日子,我們又怎會放過支持和慶祝的機會。

Weekday Pizza Making

by

自己在家焗意大利比薩,薄比薩要吃兩個才夠飽;一人一塊,邊焗邊吃,一個拿出來又放另一個到焗爐。 在Supermarket買了兩個新鮮pizza;一個是Albert Heijn的普通版本,一個是Albert Heijn Excellent,加上rucola非常味美。

「突如其來」應該就是指這一種

by

有些東西總是在沒有準備之下來敲你的門。 忐忑的時刻對我來說特別長,我總是不習慣作出決定或是面對新的事物和環境。每次都拉拖過去,隨心所扭出的結局太多,我似乎都不懂得真正地處理一個選擇機會。故事太長,都不知道怎開口說清楚(有些我還未通知的朋友請別要見怪,我只是有時迷惘得不知道由那裡說起;希望你們看到這裡,一切settle後再詳細說明吧)。有些東西來得太急,「突如其來」應該就是指這一種。 發覺我不是什麼都自己一個扛的那種人;母親節還沒來,彷彿happy mother’s day還沒說完就急不及待跟媽(也跟嬤嬤)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沒有門檻一切自由決定,謝謝縱容我一直的任性 =) Love you, P, my family and my friends.

關於朱古力豆

關於朱古力豆

by

如此兩包M&M’s另送一個可愛小碗售8.19euro;所以超級市場一賣就清倉,別天再到已經完全無影無蹤。談及M&M’s的時候說起聰明豆,聰明豆是什麼,我都差點完全忘記。P說,聰明豆就是會推出一大支紙筒裝的啡色小扁豆。想起聰明豆的同時,想到那款同樣是紙筒包裝的明治朱古力包軟糖的小豆。這些東西現在在超級市場還有沒有?童年回憶還有街市門口第一檔士多書報店裡面賣的那款八字眼鏡的朱古力豆,嬤嬤常常給我買來吃的啊。

zero workdone完全沒問題

zero workdone完全沒問題

by

陽光普照太陽太好的時候總是沒有人在工作的,上班的人不去上班,擺賣的open market提早收檔;每個人都準備享受最好的一撮光景。賺錢?除了在香港常把它刻進額頭去以外,這裡根本沒有人會理會。他們懂得的是享受,享受一束無需要花費的太陽暖意;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簡單。

耐看才算得上經典“Class of 2006”

耐看才算得上經典“Class of 2006”

by

已經是Vogue UK 2006年二月號的舊事。“Class of 2006”是個由Prada casting director Russel Marsh和photographer Paolo Roversi打造的Yearbook Photos。今天看來,還是my most favorite editorial ever;淡黃調子的顏色,永不過時的vintage味道和快樂的感覺。

女皇節(Koninginnedag)的下午

女皇節(Koninginnedag)的下午

by

每年30/4都是荷蘭的Koninginnedag(Queen’s Day)全國上下普天同慶(其實在29/4開始已經oranje dagen),當代女皇Queen Beatrix其實卻是在31/1。這個傳統的皇家假期在1885年發起,當時為五歲生日的小公主Wilhelmina而設,名為Prinsessedag(Princess’s Day)。直到1948年Queen Juliana將這個假日移施到自己30/4生日之上,迄今保存迄今。 棉花糖一盒一盒地賣,色彩斑斕似的小城感覺好像搖身成為童話故事中小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