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生活

給十年後的我

by

這十年來做過的事 能令你無悔 驕傲嗎 那時候你所相信的事 沒有被動搖吧 對象和緣份已出現 成就也還算不賴嗎 旅途上你增添了經歷 又有讓稜角 消失嗎 軟弱嗎 你成熟了 不會失去格調吧 當初堅持還在嗎 刀鋒不會 磨鈍了吧 老練嗎 你情願變得 聰明而不衝動嗎 但變成 步步停下三思 會累嗎 快樂嗎 你還是記得你跟我約定吧…

當我今天讀到新聞的然後

by

幾多事情從前的翻幾翻就變了意料之外的模樣;有些結果我們能預算,有些結果我們只能張著眼來面對。愛的反面就是恨,全世界互相愛過的都爭相努力引證這不幸的事實;牽著手的過去無論如何的重現,也蓋不過當下的怒憤。一幕幕的過去已經不能回來,曾經拉得多緊的手,無論烙下幾多掌紋最終也都摔開了。 愛過的都沒有消失,只是那些情感都停留在那個定格沒有一起來到將來。

Kill the loop:有人喜歡藍

Kill the loop:有人喜歡藍

by

最近喜歡坐在家裡的地毯上,把 macbook 放到小茶几,風扇靜靜地吹過來,背部靠在沙發上,開著 webcam,就是一個晚上。茶几盛著電腦完全不利寫字;結果,回來以後,什麼都沒寫過。終於,白色的小書檯來白色的小椅被我從房間裡拉出大廳,macbook 回歸正常高度。 將傢俱推來推去或是從鍾情一類到熱愛另一類,無論是九唔搭八或是完全跳 tone 也好;TC 那個早上跟我無聊說起的小事都令我忽然將 “kill the loop” 這個理念湧到心頭最上的位置。這些年來我得承認我是個完全可以無限重複的一個人,這天本來打算到 salon 把頭髮染回那種灰綠;只是,我最後把頭髮換成紫紫藍藍的顏色。Kill the loop,就讓我慢慢養成吧!

人生裡總是有不能急的事情

人生裡總是有不能急的事情

by

六月初夏,微風。車內有只小蚊,我們把窗打開。 跟 E 到 IKEA 走一趟,花了一個晚上卻沒把床褥帶回去。原來 IKEA 門市沒有提供床褥現貨(後來才知道 IKEA website 裡面查詢的現貨竟然都只不過是貨廠存貨),付款後要貨廠運貨到門市自取比起 IKEA delivery 還要慢。一天都不能等的我滿以為自取的話便可以立即帶走一張不用訂造尺寸適合的床褥,結果了解到人生裡總是有不能急的事情。

一個掉落繁華的甜甜圈

一個掉落繁華的甜甜圈

by

在某個亮麗的藍天空下,心情也雀躍的帶點佻皮。客居荷蘭一些年月,沾了一份沒有時限的悠閒感。縱然阿姆斯特丹如何混亂也沒有像香港一樣的強悍;那裡的喧鬧是狂喜,這裡的嘈雜卻帶一點狂怒。我還是帶著比全香港都有點太慢的腳步;由一個地方走到另一個地方,從一個階段走到另一個階段。雖然還好像跟週遭的節奏有點過度不一,我乃是一個掉落繁華的甜甜圈。

tore us apart/bring us back

tore us apart/bring us back

by

事情總是在匆匆忙忙之間發生,我們都沒有著什麼真正的塵埃落定。時光匆匆流走,歲月都沾上了我們的痕跡;也許不深不淺,但總叫我們在什麼上學懂什麼。漸漸在十八二十的年華中過去,長大卻永遠是個沒能停下的過程。一章一章的將故事寫下來,兜兜轉轉在附近的遠去了又活過來。有tore us apart的,也會有bring us back的;只好怪我們都太習慣要飄洋過海的生活著。 親愛的,我們先小別後再見。Take good care in USA, love you always =]

五月某個weekday afternoon

五月某個weekday afternoon

by

Weekday afternoon是最散慢的。 最近發現本來在右邊的月亮忽然掛到左邊的上空,太陽在日照時間猛烈地照耀著。懷著輕鬆的心情去吃下午茶,weekday afternoon的咖啡店人流較少,一點也不喧鬧的環境跟熱鬧的假日對比強烈得像兩個世界。煙三文魚包的麵包換上了新的版本,我喜歡它們用自己店內做的麵包;這樣就連運送的步驟都省卻了,好吃的關口也許就在這裡。

散落的Peony(10/5-16/5)

散落的Peony(10/5-16/5)

by

「今日階前紅芍藥,幾花欲老幾花新。開時不解比色相,落後始知如幻身。空門此去幾多地?欲把殘花問上人。」 -《感芍藥花寄正一上人》白居易

六個舀雪糕的少年

六個舀雪糕的少年

by

那天去吃雪糕,發覺雪糕店請了六個專門舀雪糕的青春高大英俊瀟灑的少年(大概因為夏季要正式來臨吧)!

幹自己喜歡的事

by

最近有很多計劃,包括要爭取時間到皇家花園和那個迪士尼的發原地(這個名稱是我編的);然後,P要到德州兩星期。 曾經一度以為自己已經沒有勇氣跳脫常規選擇一些大多沒有人會同意的事情,現在卻不知不覺發現選擇的勇氣從來沒有消失。我以為自己只顧安於當下,卻發現在享樂以外我還是有跳出既定框框的可能。 「幹自己喜歡的事」,就是這樣,沒有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