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薄伽丘《十日談》看波提切利《老實人納斯塔基奧的故事》

非《The Birth of Venus》(維納斯的誕生) 的歡愉,也非《The Allegory of Spring》(春/Primavera) 憂憂美如斯;這幾天勾勒於心的是愛之不得苦戀生心暗計求得美人歸的借幽靈求愛的《The Story of Nastagio Degli Onesti》(老實人納斯塔基奧的故事)。Sandro Botticelli (桑德羅·波提切利) 全盛期的創作,比起晚期因為瘋狂的追隨 Savonarola 沉迷神秘主義風光得多。

同為 Medici 家族的助力,才有這四幅《The Story of Nastagio Degli Onesti》,頭三幅都可以在馬德里 Museo Nacional Del Prado 看到,第四幅現在是 private collection。

這是當年受 Lorenzo de’ Medici 委托為即將成婚的 Pucci 所訂製的結婚禮物,雖說《The Story of Nastagio Degli Onesti》裸女的古典風條線和部分畫風都有可能不是完全出自 Botticelli 的作品,是門生們的手筆。無論如何,Giovanni Boccaccio 故事集《十日談》裡面第五日第八個故事,是這樣的:

貴族 Nastagio degli Onesti 對心儀女孩求而不得,女孩還因為拒絕而沾沾。Nastagio 一個人屈屈不歡,開始心生憎恨,也因為不太開心而好幾次自殺失敗。後來聽從親朋好友勸告外走散心,在某個星期五跑到松樹林放空的時候遇上騎士和兩頭狗追殺裸女。Nastagio 打算拔刀相救之時際騎士殺將時間暫停,將自己的故事告訴他——騎士 Guido of Anastagi 和裸女原來已經是鬼魂,男的生前對女孩求愛不遂,為愛自殺。自殺後不久女孩都遭受天譴同墮地獄,因為上天要懲罰他們兩個(我當然不能理解為什麼不肯受愛也要被罰),他死後要一直追逐女孩,而女孩亦要於每個星期五一直被他殺死。

此時此際,講完恐怖故事的騎士將時間解 pause,將女孩殺死並將她的內藏拿來餵狗。

Nastagio 聽後獲得啟發,星期五就大宴親朋,讓眾人親目騎士和裸女的血腥故事,讓心儀女孩身心都被感動得選擇下嫁給他。在場其他人士當然亦因為被故事感動,後來女士們都不會對追求者如此苛刻了。

這場宿命枷鎖下的愛事故事以一個悲劇來成就另一個悲劇。

The Story of Nastagio Degli Onesti, 1483. 第一幅。左邊的紅褲子是 對心儀女孩求而不得 Nastagio degli Onesti,在林中遇到被追殺的裸女,想要伸出援手。左右兩個 Onesti 為不同時間線,左邊第一個是散心放空,第二個是拿了粗樹枝想要拔刀幫手。而左邊看到的帳篷大概出是第三幅另一時間線(每逢星期五要發生的事真是特別多)。(我在想如果看成平行時空可以嗎?那麼 Nastagio 可能有或沒有出手救人)。
The Story of Nastagio Degli Onesti, 1483. 第二幅。騎士把女孩殺掉後還狠狠的將內藏拿來餵狗,Nastagio 嚇得像舞台劇演員一樣花容失色。後景裡面出現另一組騎士和裸女,暗示這場星期五兇殺案的確是末世紀無限 loop。(看成平行時空的話——那麼女孩有或沒有被殺死。)
The Story of Nastagio Degli Onesti, 1483. 第三幅。為了要搞一場大龍鳳的 Nastagio 在星期五設宴,為了讓心儀女孩看到這一個恐怖的鬼故;到底這是 Nastagio 的本性,還是這份虛假是他本來的面目還是一場惡夢的引誘誘發他的這個陰暗面?當下全場人士驚慌到不知所措,唯獨左邊左二黃衫女和 Nastagio 有眼神接觸,bingo,那個被看上的心中女神就是她。你不要下地獄後跟我無限 loop 嗎?就嫁給我好了;噗通一聲,計劃通。(平行時空的空想:餐桌的混亂另有其事,星期五被殺的女孩依然在松林被殺。)
The Story of Nastagio Degli Onesti, 1483. 第四幅。這一幅亦是唯一一幅私人藏品。Nastagio 大婚 happily ever after 大團圓結局。Nastagio 贏得美人歸,女孩放空,眾人各有自己的心思,落得一場好像不太歡愉的宴會。(平行時空空想繼續:眾人盛晏,如果男孩沒有強奪這份愛,或者一人依舊孤獨,會不會是更好的結局?)
for more information: www.museodelprado.es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唱片] 為生活吶喊:Senseless 同名專輯 ‘Senseless’

忘了是那一次,他們在街頭表演,西洋菜南街,我在港島跟朋友吃飯,到旺角的時候他們唱完了。然後工作關係我想要介紹香港地下樂團,我純粹挑選兩組我喜歡的樂手。無關係於他們有沒有足夠多的公開表演,也無關於他們有幾多名氣或是有幾地下幾收埋收埋,也無關係於他們彈得有幾出眾或是有幾甩甩漏漏;我就只不過單靠自己心裡的那份純粹的喜歡。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