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2)-東大門市場 / October 2011

– too much expectation, tastes not-so-good sandwiches. 二十四小時不休的東大門是晚餐後我從腦海中第一個彈出的地點。兩年多前到過韓國,記得東大門是個既混亂又像旺角一樣的不夜天;雖然夜深了沒有舞台上(商場門外常有強勁的音樂和跳舞的舞台)的少男少女,只是那種夜深了反而更熱鬧的感覺彷彿更印象深刻。 已經是凌晨時份,這裡還一樣人頭湧湧。這裡有幾個二十四小時的商場,我們都擦身而過;相對起高聳的 24 hours shopping mall 街邊的小檔反而更能引起我們的興趣。 走過了一個個黃色帳篷下的假貨市集,從東大門市集走到了不知明的地方,也從不知明的地方走回東大門;從一處走到一處,冷風四面吹來,沖散了煩悶的思緒。從一個熟悉的地方離開跑到第二個世界透透氣,感覺總是特別的暢快輕鬆。

|電影|荒誕寫實:《奪命金》Life Without Principle (2011) ★★★☆☆

沒什麼,只是我對《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完全提不起興趣;所以,支持港產片的我們進場看了杜琪峯的《奪命金》。 一直喜歡劉青雲的演技,演這場三腳豹的表現在絕對乎合預期;離場時腦海仍然很深刻的記住了這個男人好像怎樣裝都一樣他媽的很有型。對比起張 sir (任賢齊飾)和 Teresa(何韻詩飾);我的著眼點竟然落在突眼龍(姜皓文飾)、鍾源(盧海鵬飾)和只亮了半分的火爆森(黃日華飾)身上。 老戲骨演技好固然為電影打了不少分數,只是這套以大道理為重點的電影略嫌拍得有點太過浮。我知道電影的荒誕叫人想起卡夫卡,角色的交錯叫人想起劉以鬯,而可惜這種輕描淡寫太過蜻蜓點水;細節是夠了「清楚明白」,要是多點橫豎的交織和穩健踏實的刻畫(某些角色的出現和微細的情節發展似乎沒有為電影帶來應有的效果和劇情的推進),這套寫實的香港電影也許不會成為集零碎生活片段而成的金融社會小品。 後記:盧海鵬飾鍾源只做莊不做閒,不做蝕本買賣只賺大家血肉金錢;好像都在叫我們想起鍾源和中原那種現在香港熱鬧著的地產霸權。

遲疑

某個早上,準備在中環的星巴克買咖啡的時候;遲疑在某個可能太招搖過市的舉動。KWL 說:「這種遲疑不像你的作風,你根本就不會顧慮別人的眼光。」 認識超過十個年頭,難度我還能說你不了解我麼。三思而後行一直與我站在鏡子的兩邊,年月磨掉了我們的稜角,而我只願我能堅持自己的想法和態度直到世界的盡頭。

首爾(1)-漢城沉沒了只得首爾 / October 2011

星期天出發到韓國首爾,這次沒有像上次一樣通宵達旦的乘搭早晨下機的 red eye flight。對於把這裡它稱作首爾,我還是執意地在心裡把它喚作漢城。 這邊天氣跟香港相差很遠,在差不多只得十度(或更低)的情況下離開機場,穿著短牛仔褲的我還是急不及待的跑上來接我們的小房車。三個韓國男生和一個韓國女生(翻譯員)把我們送到酒店。酒店在漢江鎮(起初我們並不知道自己身處在 Hangangjin),從酒店的男服務員那裡得知那邊是地鐵站那邊是吃東西的地方。酒店左手邊天橋的對岸是吃食的地方,右邊的對岸就是 Hangangjin Station。 秋風吹來,滋潤了心靈。順著服務員的指示走到了吃食的地方。吃了最地道好吃的燒肉(日後我們還多次回來),然後走到 24 小時活躍的東大門(Dongdaemun)。

讀書的早上

最近沉醉於日本推理小說,正在看江戶川亂步。我喜歡 Allen Poe,因為那時候在讀 Marvelous World, 只消一篇 “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 已經叫我沉迷。最近別人介紹江戶川亂步,聽說亂步受 Poe 的影響深遠;所以我二話不說走了幾個書店,終於找來入門篇《D坂殺人事件》。 從小都沒有看推理小想的頭腦,看什麼電影或是《金田一少年事件簿》、什麼電視甚至是《刑事偵緝檔案》,永遠都不能猜出真正幕後黑手;所以,對於所有想料之外的結果個反差,總是極度津津有味。 慢慢回歸簡單直接的生活方式好像就等於尋找到真正的自我,拿著書的早上總叫我心情得以平靜開懷。

退後

只要你一直的走來,你便會知道走過了的路總是無法回頭。從一個地方走到另一個地方,豐富了的五官和細胞總記住了某種溫度和質感;不是說你要撕下那副臭皮囊你就能脫下那份臭皮囊。以為褪去那層表皮只是隨便不過的事,以為一切就像抹掉櫃頭的那沫塵埃一樣簡單;可是,那對只能往前的雙腿又怎麼能給你退後呢。 Ph: 銀座梅林 Tonkatsu Ginza Bairin, IFC Mall, Central, Hong Kong

[香港][中環] Taste of Italy: Posto Pubblico

走到中環吃 brunch,走到 Elgin Street(伊利近街)的 Posto Pubblico。相對最近吃過的意大利餐廳,我很喜歡這裡。

餐牌只有意大利文,服務員親切地主動走過來翻譯。送上的麵包很新鮮(雖然吃過了荷蘭的麵包還是無法回頭,但這裡吃到的已經比香港很多地方來得好吃),意粉也合乎心目中的尺度。我們不追求很 pricey 的意大利菜,所以這種程度這個價格已經沒錯成為心目中的推薦之選。

C’est la vie

世界如果要停下來,就應該停在下午茶的時光之中。 手著拿著《1q84》,還是不敢將天吾和青豆的事讀完;牛河的形象比起天吾和青豆來得扎實,只是《1q84》的事好像只適合留在含糊不清的階段。世界上到底有沒有人看到兩個月亮? 我們糾纏在季度轉化之間,天氣還是很熱的十月。 就讓世界掉落在意料之外的情節之中,掉失到沒有可能的故事裡面。 某個下午打開電視,裡頭是某套韓國電視劇。她們在說「動搖」。 從某個時候開始就一直想養一只貓,卻同時一直很擔心只有我喜歡牠而牠沒想過選擇要來到我的身邊。或者我太像一個小孩了,說到底沒能力照顧多一個血肉生命。我只是想得到我沒有的東西,這個想法卻正好證明我從來都沒有長大過。 喜歡 Kurt Cobain,喜歡他唱 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 Ph: Cafe Corridor, Causeway Bay, Hong Kong

那天吃過早餐,回神過來,腦海好像拉開了一道紅海一樣,左右兩邊分隔著,空白的地方懸空了一點什麼。前進或是後退,靠左還是靠右,又要怎麼了。 我跟 Bilgor 討論到底應該追尋想做便做那種情感渲洩或是三思而後行那種平靜安穩;舉個例子討了幾個問題;我為人性急衝動,他為人比較冷靜會按捺。那種什麼都趕的性格不知道從那裡跑出來,好像我的人生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要是沒有捉緊,便會失去。結果,世界末日沒有說來使來,太空垃圾沒有擊潰地球,我們仍然在對方的面前。 那天掛上八號颱風,跟 LTC 在橫風橫雨的情況下到街上吃飯,我說:也許需要戒掉那種趕急的性格,不要那麼極端地成就自己,不要視若無睹地讓自己撞牆;坐言起行的衝動也許需要被抹去。 《志明與春嬌》所帶來的覺悟,”We’re in no hurry” 將會成為我心裡的另一把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