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關雲長》The Lost Bladesman (2010) ★★☆☆☆

中國歷史意識薄弱,電影上場前才粗粗地聽說了一直流傳的版本。對於一向沒有強硬立場的我來說,歷史故事改不改寫,也沒有反感不反感。一個人是奸是忠、好感反感、對或錯都不能一概而論;而且都二千年了,我們又怎能憑單向的歷史評價一個人的是非黑白。說我放過曹操也可,我只願意相信每個人各為其主,對對錯錯永遠沒有非黑即白的分解分析。 天國裡面有地獄,地獄之中有天國;要怎去看一件事,也只在乎觀者之心。我們永遠不能穿上別人的鞋來走別人的路;道不同,不相為謀。電影顛覆了曹操(姜文飾)一直是壞的角度定位,故事展現了全新一面;關雲長(甄子丹飾)也不再是歷史中的美鬚髯、騎赤兔馬的勇士。我對於歷史立場沒有執著得要死,而且我一直相信每件事也有很多不通透的隱情,這些隱情或者連當局者也未看透,作為旁人我們又怎能凌駕在上宣洩自己的立場。 說回電影本身;感覺上武打場片不夠好看,但我倒是喜歡窄牆邊的一幕。電影除了顛覆了某些形象以外電影似乎沒有獨到特別之處;半場僧人對答點出題旨,只可惜陳腔濫調的題材用上平凡的敘述,變相成了普通的小故事。

幹自己喜歡的事

最近有很多計劃,包括要爭取時間到皇家花園和那個迪士尼的發原地(這個名稱是我編的);然後,P要到德州兩星期。 曾經一度以為自己已經沒有勇氣跳脫常規選擇一些大多沒有人會同意的事情,現在卻不知不覺發現選擇的勇氣從來沒有消失。我以為自己只顧安於當下,卻發現在享樂以外我還是有跳出既定框框的可能。 「幹自己喜歡的事」,就是這樣,沒有其他。

荷蘭盃冠軍賽FC Twente vs Ajax

荷蘭盃冠軍賽FC Twente vs Ajax

熱血沸騰!全場彈起,所有啤酒從天而降!大叫Helemaal niets in Amsterdam!Helemaal niets in Amsterdam英譯為Nothing in Amsterdam,意思就是什麼與阿姆斯特丹無關;這也算得上是近兩年FC Twente的氣勢如虹(往年擇下了荷蘭聯賽冠軍),是次適逄荷蘭盃冠軍賽的大日子,我們又怎會放過支持和慶祝的機會。

Weekday Pizza Making

自己在家焗意大利比薩,薄比薩要吃兩個才夠飽;一人一塊,邊焗邊吃,一個拿出來又放另一個到焗爐。 在Supermarket買了兩個新鮮pizza;一個是Albert Heijn的普通版本,一個是Albert Heijn Excellent,加上rucola非常味美。

「突如其來」應該就是指這一種

有些東西總是在沒有準備之下來敲你的門。 忐忑的時刻對我來說特別長,我總是不習慣作出決定或是面對新的事物和環境。每次都拉拖過去,隨心所扭出的結局太多,我似乎都不懂得真正地處理一個選擇機會。故事太長,都不知道怎開口說清楚(有些我還未通知的朋友請別要見怪,我只是有時迷惘得不知道由那裡說起;希望你們看到這裡,一切settle後再詳細說明吧)。有些東西來得太急,「突如其來」應該就是指這一種。 發覺我不是什麼都自己一個扛的那種人;母親節還沒來,彷彿happy mother’s day還沒說完就急不及待跟媽(也跟嬤嬤)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沒有門檻一切自由決定,謝謝縱容我一直的任性 =) Love you, P, my family and my friends.

關於朱古力豆

關於朱古力豆

如此兩包M&M’s另送一個可愛小碗售8.19euro;所以超級市場一賣就清倉,別天再到已經完全無影無蹤。談及M&M’s的時候說起聰明豆,聰明豆是什麼,我都差點完全忘記。P說,聰明豆就是會推出一大支紙筒裝的啡色小扁豆。想起聰明豆的同時,想到那款同樣是紙筒包裝的明治朱古力包軟糖的小豆。這些東西現在在超級市場還有沒有?童年回憶還有街市門口第一檔士多書報店裡面賣的那款八字眼鏡的朱古力豆,嬤嬤常常給我買來吃的啊。

|電影|誰認真誰便輸了:《Coco Chanel & Igor Stravinsky》 (2009)★★★★☆

Coco Chanel & Igor Stravinsky《香奈兒秘密情史》,情史是流傳的,故事是生安白造的。電影塑造的結果是:一個極度渴望得到成就的失意男人和一個顛倒眾生什麼都擁有唯欠愛的女人,關於兩大藝術家一段不道德的戀情。道德不道德,其實又算什麼;有時是非黑白又是否真的能夠徹徹底底地分得清清楚楚。兩個負面不道德角色的愛情故事,卻沒有讓人心生憤怒;人性總有兩分陰暗面,放上了大銀幕揭露了證實了你你我我或多或少都擁有某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故事講述 Coco(Anna Mouglalis 飾,她同時是 Chanel 代言人)在情人過世後,遇上七年前她極為欣賞的落難作曲家Igor(Mads Mikkelsen 飾)。她提供別墅讓落難的Igor和患病的妻兒一家六口住進去(女人為一個男人如此慷慨也很難沒有心存目的)。Igor 和 Coco 發生關係,卻不敢離棄一直替她修改樂曲的妻子 Katarina(Elena Morozova 飾)。 他們的感情起源在劇院(也終結於劇院)、發生在屋裡;劇情沒描述太多經歷,始終泛不起那種叫人覺得他們會有歷盡艱辛牽腸掛肚的情懷。他問她可不可以陪他一晚,她答道或許;換成下次她叫他陪她到西班牙,他說很想但不能(或許這比「或許」更是拒絕了吧)。從口裡說出這樣的要求,也好證明自己已經當上了那段感惰的依賴者;對於外遇或是曇花一現的短暫感情,誰認真誰便輸了。Coco 欣賞 Igor 的才華,而 Ig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