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nging Swing: Swing Goodbye Forever Concert 2011

Swing 的第一個演唱會,也是最後一個演唱會;這一個 tag 已經很煽情了。很多歌沒有滾瓜爛熟,只是聽上來耳熟能詳;沒有太多感情,只是又覺得他們好像伴著走了慢慢長路。結伴走了慢慢長路的人,忽然間說要走了,該怎麼面對呢,怎樣面對一個人也許永遠不會再對你做一樣的事情,怎麼面對有些事和人已經都不會再次遇見。這個嘉年華感覺的演唱會,群星拱照;求婚的啦結婚的啦,美好的事是美好,只是我還是悲觀的把焦點落在 Jerald 的身上。我看得出 Jerald 很喜歡在舞台上表演,他很喜歡音樂也很不捨得這個舞台;只是換個角度,他這樣的喜歡這裡也願意放棄現有的一切回到加拿大考海關換一套生活換一套模式,我相信他更喜歡他的太太、他的女兒和他的家庭。 生活還是需要有些得著有些放棄,也許放棄了大家心裡星光燦爛的輝煌成就得到的是自己心裡面的至寶。我自己衷心祝福 Jerald 有一個很好的未來,很幸福的家庭。Eric & Garce 也要一樣很好,十一個年頭的好好壞壞絕對得來不易,我們一生匆匆又能有幾多個十一年。 經歷了這個演唱會,想像好像有些改變。早上的時候才無聊地糊思亂想,到底是不是應該回歸平靜好好的慢慢地活,喝些咖啡看書寫字就這樣平淡的過一輩子。晚上,卻又自己好像又是那種忽然又要「痴孖筋」的那類人;心想要追求平凡又不如追求剎那的熱情。我知我是矛盾到極點而又不能自控的那類人,人生該怎麼了,就不如讓我早上喝咖啡懶懶行過自己的生活,晚上拉著男朋友四處亂跑亂闖;我的人生就不如隨著我的飄忽意志又翻又覆亂前亂進算了吧。 後來邊寫邊在 youtube 找到了當晚的半張飛:Swing – 半張飛

[香港][銅鑼灣] 懷舊 steak house: 法式牛扒屋 W’s Entrecote

一直聽說這裡有很好的法國麵包,那天路過銅鑼灣,yb 就說要來試試我口中常說的那所聽說不錯的西餐廳。

以為那是法國餐廳,來到後才發現那是所香港版本的法式餐廳;感覺就像是那種近似新寧餐廳(Sunning Restaurant)的那種懷舊地方。一直聽說這裡有很好的法包,結果有點失望了;麵包有點很普通,不好不壞,就是很普通吧。

Forever 21 Holds Hologram Runway Show in MGM Macau

第一次買 Forever 21 是在原宿;那時日元已經兌 8HKD,太貴的 Forever 21 變得很不吸引;走了幾層,只買了一件厚身的背心外套。然後就是光顧 online store,從美國寄來歐洲;被海關抽查(竟然如此運滯),才 100 多歐羅的衣服關稅打了差不多 30 歐羅(12% customs duty and 19% turnover tax)!結果,我差不多完全放棄 Forever 21。直到上月跑到韓國,超便宜的 Forever 21…

首爾(8)-弘大 We Run Seoul / October 2011

– We Run Seoul. (another Nike City Graffiti I’ve captured at Antwerpen: 安特衛普(12)-random pictures / March 2011) 從來都沒有到過弘大(Hongdaeipgu-yeok),不過聽說如果喜歡梨花女子大學的一帶,也應該會喜歡有著不少 Live 咖啡廳的弘益大學區(Hongik University Station)。我們就連地圖也沒有就前進,走在這裡,有著不少樓上食肆和咖啡店。因為是大學區的關係吧,這裡的食物也很便宜。我們非常地道地找了一所學生們喜歡的食肆,吃的正是各式的辛辣麵個簡單的飯餐,感覺就像是香港很 local 的碟頭飯。我挑了芝士辛辣麵,喝了韓國版的可樂。

首爾(7)-During Seoul Fashion Week / October 2011

已經過了一個月,韓國首爾的相片還沒有正正式式的看過一遍。每次處理相片的時候也會嘗試把發生過的事情記下來;因為我的記性太差了,如果一直丟低也許首爾的風光與細節就不會再被記起。

Our First Popcorn Making

我不是die-heart 的爆谷迷,看電影時那可有可無的爆谷總不能影響我的什麼。只是收到 Lomography 送來的 Orville Redenbacher popcorn pack 的時候,心裡卻是異常的雀躍。好像見證爆谷的製作過程都是難能可貴又千載難逢,聽著pop pop 的聲響,彷彿證明了過程比較起結果會帶來更歡愉的喜悅。雖然得到的是未能合乎我們預期的咸味爆谷,但「唔食都玩下啦」始終是我們堅守的玩樂宗旨。 Thanks Lomography!

You Are My Hobby

You Are My Hobby

從來都太清楚自己的專注能力太低。一直都沒有能持之以恆的事,也沒有很長久的堅持;是可以為某些事情很極端地竭斯底里,只是同時很容易轉個身就一走了之。我從來都沒有很認真地有一種興趣,我的興趣只是對每件新鮮的事產生興趣;然後新鮮事理所當然地變得不再新鮮,興趣就不再有趣。 很難得找到自己喜歡的人和事,很難得我能把你當成我的興趣;好好珍惜在做喜歡的事的時候,好好珍惜站在面前自己喜歡的人。

首爾(6)-以「吃得最多晚餐」為目的 / October 2011

記得那次在池袋一晚吃六餐然後第一個嘔吐-跟我一起吃遍 Wendy’s、Lotteria、松屋牛肉飯、日式餃子(還有兩所不記得了)的人竟然完全沒事-,但屬於我的女子大胃王的美譽還是一樣源遠流存。

香港深水埗維記咖啡粉麵

那天下午走到深水埗,從那條賣布的街,一直靠著 google map 走到福榮街的維記。當然,這裡最有名氣的是(起哂泡的)豬潤麵,可是我還是一心想要吃我的餐蛋麵。

首爾(5)-我們住在 Seoul Partners House / October 2011

這次出發到首爾,住的是 Seoul Partners House(Hangangjin 漢江鎮)。來到的一剎那,有點失望,我們的車停在停車場的一層,從電梯上到 lobby 的一層,所看到的跟網頁看到的很不一樣。其實,網頁上的相片是真的,只是拍攝的地方是在進入酒店內的花園;這個角度跟我們到達後的所看到的,的確有著很大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