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夢裡醒來記不起對花蕊有過牽掛:Shine 的祖與占和燕尾蝶

我只不過是個愛懷舊的八十後;關於香港的樂壇和音樂創作,也已經找不到什麼新寄託。對於我的成長和生活,一直陪伴的廣東歌;都只不過是繼續停流在那種青蔥無邪的歲月。很清楚自己再也已經不是那個會聽收音機廣播劇、留意 903 有什麼新歌派台的年歲;很明白就算再有新的作品也未必能取代這種洗腦式的過去;但相信全世界還是一樣地期待 Shine 復出的一天。 祖與占 作曲:James Ting 作詞:黃偉文 編曲:James Ting 不算太有性格 你你我我只是祖與占 多麼普遍 街裡總會碰見 也許早就見過面 要是叫做約翰 為何又會顯得親熱點 或是只得積克可以動情 佐敦不失戀 *我這麼的普遍 其實你亦然 米高多普通 湯姆多普通 談情時仍頑強地應戰 我這麼不罕見 還是有自傳 森美或韋利通通可以 擔當正選* #男孩像你 也像我 百萬個不止 大路名字 但奇特因子 彼德羅拔 問誰又介意 你我他也會有些故事 你也是我 故事無休止 換換名字 又從頭開始 基斯喬治 若然未滿意…

偶爾看著同一片落霞:Concert YY 黃偉文作品展演唱會

我由布魯塞爾坐火車去阿姆斯特丹 望住響窗外面飛過既幾十個小鎮 幾千里土地 幾千萬個人 我懷疑我地人生裡面唯一相遇既機會已經錯過左 由於上次看《Swing Goodbye Forever Concert 2011》看得太興奮,事後決定絕對不會輕易錯過任何一個會令人感覺很高興的演唱會。這次換上一個群星拱照的《Concert YY 黃偉文作品展演唱會》,是二月九日的第一場。

最期待的演唱會:林二汶翻兜前度音樂會

就在《Concert YY 黃偉文作品展演唱會》以後,這將會是另一個我最期待的演唱會:《林二汶翻兜前度音樂會》(購票)。往年的《給前度的音樂會》我沒有看過,也不知道她唱過什麼。心底裡沒有 target 二汶這一年會唱什麼歌,不過我有預感,那晚她唱的,我都會喜歡。

Currently Listening: Born to Die – Lana Del Rey

Lana Del Rey,“ Gangsta Nancy Sinatra”,以精緻的外表作包裝、是戲劇性新派 “Hollywood Pop/sadcore”。Lana Del Rey 出生於 Lake Placid,New York 近郊;曾在搖滾酒吧拿著結他戰戰兢兢的表演過。Lana Del Rey 打著創作旗號而來,一首一首都差不多是她個人包辦的歌曲;這個女新人有一種叫人很喜歡的特質,她那種既脆弱又強悍又帶點叫人憂鬱的聲線總令人感覺失落和激動;以饒舌式唱腔展開抒發著一幕幕音樂情感旅程。半前年,惹來哄動的 “Video Game” 是首沒有副歌的慢歌,也是影響著 Lana Del Rey 星途的歌曲;這首歌打著復古的旗幟而來,更揚起了她現在的風格。她的人氣對於我來說都不緊要,有說她的歌聲有時會叫你沉鬱,有時會叫你回憶,有時會叫你散慢也會讓你發出熱情。《Born…

把雪糕放在窗外

把雪糕放在窗外

龍年由年初二開始一直持續的病了半個月,累過躺過休息過像一條蟲一樣的賴在家的沙發上也試過了。剛病好,立即想吃雪糕。在街上吃了一杯 XTC 不夠,回家的路上走到超級市場買了一盒大的家庭裝,回家看著電視來吃。 關於雪糕,想起了那個時候將雪糕放出露台的事。那天冬天,天氣冷,只有負幾度的天氣;家裡的雪櫃壞了冰格。我很想吃雪糕。冬天了,整個小鎮都沒有營業的雪糕店。加上,以我的 theory,夜晚吃雪糕才是皇道。最後,明知道冰格壞了仍然硬著頭皮把家庭裝雪糕捧回家,立志放在窗外靠著飄雪和大風冷藏。結果,當然是溶成雪糕水吧。

英倫設計師:Mary Katrantzou & J.W. Anderso

很喜歡 stylebubble,喜歡她很可愛隨和的性格和口音;卻很少完全地很喜歡她的 outfit。不過這次不一樣了,穿起了 Mary Katrantzou for Topshop 2012 的 Susie,感覺完全是我的茶。另外就是她腳下的 J.W. Anderson,J.W. Anderson 挺住了 Winifred Lai 口中九十年代末的 Artsy 前衛酷回歸,那種帶點硬淨剛強的皮鞋,穿插鮮色的點綴或是以生硬物料併湊的毛毛鞋。說穿了,就是 Mary Katrantzou for Topshop 跟 J.W. Anderson 一同刺中要害,兩個英倫設計師成就了萬劫不服的喜愛。

才忽爾了解有些事已經走得很遠

一直都沒有對掛起的日曆有什麼好感;這年頭檯面多了個每天撕掉的日曆,感覺日子的過去開始變得有點實在,撕掉一頁感覺就好像摧毀了一段時光一樣。日曆一下一下的變薄,什麼都一點一點的遠去。我開始懷疑我的大腦過份的不靈光,記憶都好像要衰退了的一樣。昨天晾曬衣服的時候,別人的電腦忽然播出 Amy Winehouse 唱的 The Girl from Ipanema,才忽爾了解有些事已經走得很遠。Amy Winehouse 都已經離開了超過半年,有些東西,是不會再回來的。

情人節唱盤精選:Tory Burch Valentine’s Day Duets Playlist

關於情人節,慶祝不慶祝對於我來說都不重要;以我這種完全不支持節日消費的性格,情人節不情人節對我來說都一樣。況且,我也絕對不吃情人節晚餐。對於情人節,還是來點無消息的快樂比較實際。看到了 Tory Burch Valentine’s Day Duets Playlist,全部都是合唱的力量;就讓它來 fill up 你寂寞不寂寞的每個夜晚! Come Undone — Isobel Campbell & Mark Lanegan Águas de Março (Waters of March) — Antonio…

[香港][中環] 在 CASA 吃一頓私房菜

我喜歡這裡! CASA 位於中環區,既是香港的心臟地帶卻沒有蘭桂芳一樣的喧囂;位置處於比較僻靜的 Rednaxela Terrace(列拿士地台),是條燈光昏暗的小街巷。 食材新鮮,份量妥當;選用的餐具和家品別具用心,好看又精緻。那晚吃的是 Land & Sea menu,海鮮新鮮甜美好吃;他們的 steak tartar 我也吃得很放心。全晚叫我拍當手掌的是 kahlua orea cheesecake,雖然步入尾聲的時候肚子已經餘下絕對地少的空間,不過甜品對女生來說總是能掏得出別一個胃來盛載;他們的甜品蛋糕超-好-吃。曲奇味道濃郁的雪糕配合軟硬程度剛剛好的芝士餅(我很怕做得生硬的芝士蛋糕),感覺超對。這道甜點完全成為了這頓 private dining 的完美落幕。

我再找不到前進的地方

故事的延續就寫在一千次日出的以後;那個夜晚還沒有接住黎明,日出還沒有到來以前,一切便靜靜的落幕。 月亮明澄,深夜的汽車還是一樣的響亮,拉過了大街,留下了一道暗光。靜靜的街道只有汽車流動的過路聲,安份地在沙發上,眼前的景物始終都沒有換轉。這個夜晚根本都沒比日平的要黑,街燈卻比平日的還要明亮;室外的月亮都把室內照亮了。我試著喝過多的酒,卻一直都沒喝醉。試著要賣醉的人比平日還要清醒,糊塗的事卻一件都沒敢完成。故事的結尾在熱鬧卻孤靜的夜晚都沒有人願意寫下去,那些斷尾的或是有缺失的,錯版的更要自顧自的對自己安慰的說這樣會更可貴。而我根本都不清楚那晚有沒有亮起了這樣的音樂,只是那種流動的節拍敲進了內心。 那種由黑人奴隸從非洲帶來的音樂,原本卑微和基層的語言一直在進化,流轉的音色在耳窩之中擴張,我們的瞳孔都要擴張了。我已經不能分辨是那一首歌不是那一首歌,期待的事變成真實的那種刺激似乎讓世界不再平伏,關係於回憶和記憶已經的事情通通都不能使我信賴。我似乎只樂意幻化出不知道有沒有發生過的故事,把它紀錄在腦海之中。故事到底有沒有在現實之中延續下去,又或者只是在腦窩之中抽出了一個別人眼中不太珍貴的空間,把這個不知有沒有發生的事實記住了。 一千個日落的以後,歌聲敲響了寂寞,故事掉落到世界的盡頭。我再找不到前進的地方,你到底在那裡。 — I’m listening to John Mayer – Dreaming With a Broken Heart

首爾(17)-在首爾吃喝直到不行 / October 2011

– 明洞大街的炒年糕 每次旅行都能證明我是個吃不飽的女生,美食當前按捺不住自己,結果吃啊吃啊吃得差點要吐了才會覺得肚子幸福。飽滿的感覺固然是好,只是貪吃的人永遠只希望在飽滿之後更加飽滿。 明洞大街的炒年糕吃的是氣氛,我這樣說應該沒有錯吧。就是要在大街熱熱鬧鬧的吃才會感受到的情懷,到處滿滿是往來的人;年糕辣辣的吃來暖身,天氣很冷,感覺剛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