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路過那裡的時候

每當路過那裡的時候

跟 K 從一個地方游到另一個地方,從做硬件的採購談到那個愛海的愛情故事;生命的每刻都好像在瞬間流走。生命一幕幕的在你的眼前,一點一點地略過。或者這晚在銅鑼灣某個店某個點想到了誰曾出現在你過去的生活。跟你演對手戲的人一個一個的出現,然後一個又一個的離去;這場戲誰和誰演了多久、演過什麼,都不緊要,最重要的是從頭到尾只有你是主角。 和幾個朋友到了 Fiat & Abarth Showroom Opening 的開幕派對,showroom 落在銅鑼灣的 Leighton Center;眼前是鮮黃色極搶眼的 695 Tributo Ferrari。

謝謝你扶住了我的靈魂

謝謝你扶住了我的靈魂

那天我一個人回來香港,迎接新的工作,新的生活,新的挑戰。拋開了把我困住了的那三個小時的火程,放棄了每天可以賴在家裡不事生產懶懶行買花看花喝咖啡吃雪糕寫寫字為生的生活。把工作從 freelance/part time 的形式換成 full time 的模式,跳過的是一個重要的心理關口;一來是我喜歡這個行業,二來我覺得這種生活應該很適合我而且會很快樂;更多得的是,別人對我的信任,相信我能夠勝任。 沒錯的是回來以後,生活改變了不少;不單是跟在荷蘭的時候很大分別,也跟從前在香港時的很不一樣。有時候會很迷惘,有時候很迷失;靈魂好像一縷煙的飛走,飛到不知道的地方去,心裡好像缺了一塊一樣。隨著面前那朵芬芳的花一直的走,好像都看不到沿途荊棘處處。每天面對的事跟從前的都不一樣,而每天也遇到很多新的人新的事。矛盾的情況太多,心裡的衝突也太多;這些日子誰一直的把我拉住了,誰又一直的把我扶住了。 感激我的身邊有著你,也感激我們沒在大家身邊的時候大家心裡還一樣的滿足富有。

Obscura Magazine: DIY Pinhole Camera

好像從來沒有動手併湊模型,除了小時候看著叔叔完成了一個跟他的 Jeep 完全一樣的小模型,長大了以後看過別人動手併一輛小小的 Mini Cooper 以外;自己除了組裝 IKEA,好像都沒有組裝過什麼。 用一支小學常用的 UHU 來組裝這個附在 Obscura 上的 pinhole camera,看著小小的說明書用盡了前所未有的腦力。好多年沒動手做過勞作,親手做一個相機的感覺非常不錯。 DIY pinhole camera by Obscura Magazine, thanks Bebop!

首爾(4)- Old Japanese Style Cafe / October 2011

走到新沙洞(Sinsa-dong)的附近,因為聽說 Forever 21 附近的 area 有不錯的 shopping 小街(後來才知道那裡的名字是 Gangnam-gu,林蔭道)。新沙站的出口太多-首爾的地下鐵路實在有太多出口-,我們糊亂挑了指向新沙洞的一個。然後,沒錯的是賴在十字路口而不知道 shopping 的路應該怎麼走。 不知那來找來這所小小的兩層咖啡店。裝潢和陳設就像是會出現在村上春樹的小說之中的一樣,感覺超級八十年代的日式咖啡館。有點像舊式酒店下面的咖啡廳,又像是那種讓人可以流連一整天的角落小店。有點燈光昏暗,吃的喝的都像一般日式咖啡館,蛋包飯啦、海鮮炒飯啦、意粉啦和那些很甜很甜像是用水開成果汁。

[香港][尖沙咀] BBQ Lovers: 燒肉牛藏 Yakiniku Gyukura

總是吃牛吃得義無反顧。那天走在尖沙咀,忽然有種很想要吃日式燒肉的感覺。記得 Psck 和 ry 都說伊呂波的價錢和食物沒成正比;打開手機的 openrice.com,胡亂地挑了牛藏。iSquare 在我心目中是個過於低調的商場,給我一種什麼都沒有的感覺。心底裡生怕在這裡吃飯會有中伏的可能,卻沒想到在這裡 7/F 的牛藏給我一個截然不同的感覺。

[香港][銅鑼灣] Great Burger in Town: Burgeroom

從來都沒有特別的衝動要去吃 burger,因為裡面的蔬菜、蕃茄和青瓜通常叫我為之卻步。把不吃的通通挑出來;有時候吃到一半又放棄了,因為要是 burger 做得不好吃的話真的可能很難吃。在香港,唯有這裡的 burger 叫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回頭再吃。永遠有著 juicy 又豐富的內涵;無論是漢堡扒或是炸蠔都保留很鮮甜的肉汁,加上好吃的醬料;yummy。

近況 20111106

近況 20111106

星期五的夜晚,幾個人團在我的家;吃新鮮的點心,吃薯片、看電視、喝啤酒。女生在喝青島,男生帶來紅酒;紅酒就用我家裡的幾只膠杯盛載吧。總是這樣的。某次開香檳,我們還樂得用紙杯;即用即棄似乎成為了我那個什麼都沒有的家的最佳代表。三時多了,或者我有點醉,這一晚睡得很好。 星期六的夜晚,換了幾個人團在哥哥的家;「陪你放榜」是我們的主旨。高興快樂了一個夜晚,吃著那個很遲才送來的 KFC,「H-H-牌」是我這個夜晚最記得的東西。 星期日,好像兩個月沒有停下來的樣子;今天終於在家裡躺了一天。在這個花了一個半月 renew 的家,在新的長茶几上、坐在地下的地毯上好好的亂翻一下網誌、亂七八糟的網上流撻;讓大腦和身心都休息一下。 家裡的沙發終於回歸了最正常的面貌,暫時還沒有多餘的東西閣在上面;雖然以我亂糟糟的性格不消一會沙發便無可奈何的被打回原形,現在就盡量維持盡情享受吧。 十一月六日(選舉日)對於我的兩個好朋友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大日子-雖然我不是選民(遺憾我竟然不是選民)-;SB 和 JC,你們對地區工作的努力總會得到認同和支持,繼續加油吧!希望這晚收到大家的好消息。

首爾(3)-Seoul Fashion Week + hand drip coffee / October 2011

Seoul Fashion Week S/S 2012 一連六日(17-22 OCT 2011)在 SETEC 舉行,第一次在 fashion show 坐著 front row-雖然不是第一次看 runway,卻是第一次坐 front row;著實非常感謝有關方面的招待-;在最前端看 runway 的感覺較在 style.com 來得強烈,模特兒活生生的走在自己正前面,音效和畫面結合的效果更為真實。 另外,這趟韓國之行,發現了很方便的包裝 drip…

泰昌蛋撻 Since 1954

泰昌蛋撻 Since 1954

有時走得天昏地暗還想加點正能量,總會不其然大叫:好肚餓。最近,TS 跟 EK 都跟我說:認識那麼多女生之中,都沒看過像你這般吃得。 沒什麼的,中學時期,我已經跟一大群同學到 W 的家,一個晚上吃了三碗白飯。對了吧,或者我總是為了慾望而不顧身體的那種人;說減肥卻戒不掉吃;像金魚,永遠不知道自己已經太飽。 然而,每次踏足香港,總有幾款小食特別情有獨鍾多飽也要吃;說到首位,一定是蛋撻。某次在中環,為了吃蛋撻走到了懷舊的星巴克卻只有咖啡蛋撻-雖然一樣很滿足-。這次,從 IFC 走到擺花街,千里迢迢到了泰昌(卻發現泰昌已經今非昔比)。新鮮出爐熱呼呼的,成就了一個只需幾塊錢的超級滿足。

燃燒的青春熱血:SSPFC Vs SCAA

燃燒的青春熱血:SSPFC Vs SCAA

一直有種鋤強扶弱的熱情;對著強悍的高牆,好想盡力站在雞蛋的邊旁。那天走到旺角大球場,yb 二話不說的坐到南華(SCAA)球迷的中間,而我在心裡則靜靜的支持深水埗(SSPFC)。過了三十分鐘我還不敢在南華球迷中間輕舉妄動,三十分鐘成為整場球賽的轉捩點,三十分鐘以後深水埗的表現開始被觀眾欣賞;漸漸大家也開始按捺不住地為深水埗所得到的機會而狂呼。 深水埗那種青春的火花和熱血,賣力又進取的表現絕對值得加許。開季以來連敗五場,這回合開場七分鐘先輸一球,勢不如人也沒有放棄;這種不屈不撓精神也實在值得叫人致敬。由初時軍心不定自亂陣腳,直到追回一球的同時追回大家的支持和信心。球隊為新進龍門(最終沒有上場)和 25 號中場改名杜拉格斯和比達(沒想到這果真帶來非常好的宣傳效果),這支龍珠隊的確令人印象難忘。最後以 1:1 完場,深水埗也總叫有個交待了吧!

首爾(2)-東大門市場 / October 2011

– too much expectation, tastes not-so-good sandwiches. 二十四小時不休的東大門是晚餐後我從腦海中第一個彈出的地點。兩年多前到過韓國,記得東大門是個既混亂又像旺角一樣的不夜天;雖然夜深了沒有舞台上(商場門外常有強勁的音樂和跳舞的舞台)的少男少女,只是那種夜深了反而更熱鬧的感覺彷彿更印象深刻。 已經是凌晨時份,這裡還一樣人頭湧湧。這裡有幾個二十四小時的商場,我們都擦身而過;相對起高聳的 24 hours shopping mall 街邊的小檔反而更能引起我們的興趣。 走過了一個個黃色帳篷下的假貨市集,從東大門市集走到了不知明的地方,也從不知明的地方走回東大門;從一處走到一處,冷風四面吹來,沖散了煩悶的思緒。從一個熟悉的地方離開跑到第二個世界透透氣,感覺總是特別的暢快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