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jamming: White Line on Black by Sophia CH.

已經很久沒有踫顏料了!小時候就在家裡的小小畫板上胡亂地添上油彩,做出那些沒人看得懂的怪物作品;長大了一點就在宣紙上簡單地做出水墨畫,起碼簡單的線條讓我畫出實物。在荷蘭的家比較喜歡玩水彩,容易收拾也較方便;回到香港又發覺自己的閒情逸致都好像被城市吃掉了。Atsuro Tayama 生喜歡畫畫,就在 Atsuro Tayama Spring Summer 2012 collection preview 那天給我們準備了一個讓畫意大發的活動。Atsuro Tayama 就在旁邊,我們就在他的前面--盡顯自己的不足(當然,Atsuro Tayama 絕對不會在乎我們胡亂的創作啦)。 毫無心理預備之下的創作似乎更能帶來興奮的感覺,雖然沒有english tea 和平靜的心,一邊喝著橙汁一邊畫畫一樣開心。心裡只想著的和那次 MONKI Soap Making 一樣的黑色。很久沒有拿起畫具了! 關於這次 workshop:artjamming。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生活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循環,重複一些已放低了的事情,重新 pick up 一種已經被遺忘放過了的感覺。要記起的,無論事隔多久也會湧上心頭。記得某天 EK 說,事情總不是 snap 一下的發生。然而,那個帶動叮一聲的到底又是什麼。我總是沒有細心留意生活的細節;只是,重複要來的東西,還是忽然之間又重新回來了,包括: I don’t wanna miss a thing – Aerosmith 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 – Nirvana

When I meet Atsuro Tayama…

關於 Atsuro Tayama,我想說的應該有很多。我已經很久沒有怎樣的被那個誰挑動了不知那裡來的傾慕情感;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但 Atsuro Tayama 就是很吸引!自從沒有在大學裡走來走去以後,我好像都沒有對著那些誰有過怎樣的好奇、衝動和敬重。面前的男人要怎樣才能打動我那奇異的品味和冷漠的情緒,那真是百年難得一遇的事。我明白自己很容易喜歡一個人;只是要找個來欣賞的,對我來說,有點難度。

首爾(15)-The Best Korean BBQ / October 2011

這個被我們譽為最為最好吃的 Korean BBQ 不知道給我們在短短的幾天光顧了多少遍。我們已經進化得連 brunch 也要去燒烤,因為比起香港找到的好吃得超級多。店內還有即場切割鮮肉的機器,豬肉不用多加醬料已經很好吃!

HB & PB 團年飯

Happy Friday 的隧道一直在擠塞,我們幾個堆在車廂之中唯有以唱歌遊戲打發時間。 一直深信沒有抽象命的自己竟然抽中了三獎:MUJI 500 HKD Cash Coupon,沒有期望反而得到更 surprise 的結果。 記得喝了甜甜的 dessert wine,吃了 steak & fries,喝了 white wine,也喝了幾款烈酒。好朋友都坐在我的左右,全部人都在亂說話;事情的先後次序我也不太記得起了。 終於跑了去唱卡啦OK,美國來的韓國人、加拿大的、台灣的、英國來的 Greek、德國的;聯合國一同跑到最多英文歌的 Red MR。啊!方大同還現場唱了《好不容易》。 沒想到很多想唱的歌都沒有,朋友們都在找《CHOK!》、《小鳥爆開了》和《那誰》,就連農夫的歌都找不到。 大伙兒一同唱了 Paparazzi…

這星期過得很慢

這星期過得很慢。 我跟每一個人都說這星期過得很慢,還沒有遇到某個誰搖頭反對。有時候日子過得太快,24 小時沒真真切切的數過清楚,整整一個星期就已經在指縫之間流走。可是,這個星期,日子前進的速度慢得要命。 星期一的時候以為是星期三,星期二的時候覺得已經是 happy friday。半夜醒來幾次天還是黑,吃午飯吃得慢慢的以為快要三時,電話卻顯示 1.30。拉拉扯扯,以為終於兩點不過了吧,才是 1.45。天煞,到底是什麼出了錯。 開始跟身邊的人一起討論是不是有什麼磁場出了問題,日子被什麼無形的東西拉扯著,平衡失了,時空走樣;所以時間就像沒有上鏈一樣,停滯不前。又或是世界要末日了,第一件被搞亂的,就是那個第四空間。或是地球就是有陣時轉得比較慢。又抑或是某大國有什麼陰謀偉論,靜靜的在改變我們的生活,在我們的時鐘做了什麼手腳。 總而言之,這星期就是過得很慢;你說不是嗎?

在澳門十月初五街的南屏雅敘吃厚蛋治

前一天才收到 US Pro-Ball Legend(美國傳奇球星表演賽)的門劵,睡覺前就決定要跑到澳門。從來都是個衝動即興的人;一切還沒有準備,別天就跑到碼頭上船出發。謝謝在澳門把我們招呼得非常週到的 Tuba & E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