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夏麵館的事

關於夏麵館的事

已經很久沒有真正處理相機裡面的相片,電腦裡面的 iPhoto 已經亂七八糟到不行,而我就是已經沒辦法再處理那些手機跟相機的相片,太惱人的分類過程對我來說還是拖得就拖好了。 關於夏麵館,(1) 個人認為 Elements 店的雞絲粉皮醬料做得最好吃,是在香港裡面吃過最好的。(2) 昨天在 Windsor House 店飯後大意地將整個 clutch 留下,十五分鐘後返回現場,他們把完好無缺的袋子歸還給我。常聽說香港人好冷漠,事實證明香港人心地其實很好!

MARNI ANTICAMERA

ANTICAMERA a place that comes just before another ANTICAMERA a beginning, a premise ANTICAMERA something you just don’t think about ANTICAMERA Marni’s quarterly online…

無論什麼時候,喝咖啡都是正經事

喝了杯濃濃的朱古力,沒有酒,感覺甘甘的,很美味。最近常常出發找一些新的咖啡店,或是靠賴 barista 口耳相傳地從一個地方跑到另一個地方。我不認識這裡的 barista,不知道他們的事。 Ph: Oct 2011

Kurt Cobain

朋友們的心目中我的喜好總是不如常人,永遠偏離正軌的得過份。一直堅持,不喜歡帥哥不是罪,因為吸引我的地方一定不是先入為主的相貌。況且喜歡外表的膚淺,倒不如深陷那份隨他而來的感覺。朋友們把說過喜歡的人都歸類整理好,在他們的仔細觀察之中,我一直只對纖瘦的 rapper 情有獨鍾;在他們眼中極度「重口味」的我喜歡的都不是大路的常人。Kurt Cobain 應該可以大破他們眼裡加諸於我的常規,終於找到個例外了吧;說到尾,也許我只不過是喜歡正宗憤世疾俗兼鐵漢柔情。

首爾(16)-Good Afternoon Tea at TOMNTOMS / October 2011

在首爾的下午,每個人都起床去工作。呆躺在床上,心裡半點掙扎到底來個遠行的逛物好還是到附近靜靜的吃件蛋糕比較好。 推開舊式的木做屏風門,冷風吹來約莫七度左右吧。穿好毛衣和外套拿著相機和錢包就跑到每天都去吃燒肉的附近。除了那次半夜吃過的 Coffee Gurunaru 以外,就只有冬甩店和 TOMNTOMS Coffee。點了一件芝士餅,一杯太甜的 mango smoothies 就登上二樓的戶外露台,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消磨這個天陰的下午。

Artjamming: White Line on Black by Sophia CH.

已經很久沒有踫顏料了!小時候就在家裡的小小畫板上胡亂地添上油彩,做出那些沒人看得懂的怪物作品;長大了一點就在宣紙上簡單地做出水墨畫,起碼簡單的線條讓我畫出實物。在荷蘭的家比較喜歡玩水彩,容易收拾也較方便;回到香港又發覺自己的閒情逸致都好像被城市吃掉了。Atsuro Tayama 生喜歡畫畫,就在 Atsuro Tayama Spring Summer 2012 collection preview 那天給我們準備了一個讓畫意大發的活動。Atsuro Tayama 就在旁邊,我們就在他的前面--盡顯自己的不足(當然,Atsuro Tayama 絕對不會在乎我們胡亂的創作啦)。 毫無心理預備之下的創作似乎更能帶來興奮的感覺,雖然沒有english tea 和平靜的心,一邊喝著橙汁一邊畫畫一樣開心。心裡只想著的和那次 MONKI Soap Making 一樣的黑色。很久沒有拿起畫具了! 關於這次 workshop:artjamming。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生活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循環,重複一些已放低了的事情,重新 pick up 一種已經被遺忘放過了的感覺。要記起的,無論事隔多久也會湧上心頭。記得某天 EK 說,事情總不是 snap 一下的發生。然而,那個帶動叮一聲的到底又是什麼。我總是沒有細心留意生活的細節;只是,重複要來的東西,還是忽然之間又重新回來了,包括: I don’t wanna miss a thing – Aerosmith 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 – Nirvana

When I meet Atsuro Tayama…

關於 Atsuro Tayama,我想說的應該有很多。我已經很久沒有怎樣的被那個誰挑動了不知那裡來的傾慕情感;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但 Atsuro Tayama 就是很吸引!自從沒有在大學裡走來走去以後,我好像都沒有對著那些誰有過怎樣的好奇、衝動和敬重。面前的男人要怎樣才能打動我那奇異的品味和冷漠的情緒,那真是百年難得一遇的事。我明白自己很容易喜歡一個人;只是要找個來欣賞的,對我來說,有點難度。

首爾(15)-The Best Korean BBQ / October 2011

這個被我們譽為最為最好吃的 Korean BBQ 不知道給我們在短短的幾天光顧了多少遍。我們已經進化得連 brunch 也要去燒烤,因為比起香港找到的好吃得超級多。店內還有即場切割鮮肉的機器,豬肉不用多加醬料已經很好吃!

HB & PB 團年飯

Happy Friday 的隧道一直在擠塞,我們幾個堆在車廂之中唯有以唱歌遊戲打發時間。 一直深信沒有抽象命的自己竟然抽中了三獎:MUJI 500 HKD Cash Coupon,沒有期望反而得到更 surprise 的結果。 記得喝了甜甜的 dessert wine,吃了 steak & fries,喝了 white wine,也喝了幾款烈酒。好朋友都坐在我的左右,全部人都在亂說話;事情的先後次序我也不太記得起了。 終於跑了去唱卡啦OK,美國來的韓國人、加拿大的、台灣的、英國來的 Greek、德國的;聯合國一同跑到最多英文歌的 Red MR。啊!方大同還現場唱了《好不容易》。 沒想到很多想唱的歌都沒有,朋友們都在找《CHOK!》、《小鳥爆開了》和《那誰》,就連農夫的歌都找不到。 大伙兒一同唱了 Paparaz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