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ay in Amsterdam: 1 當我們在 Rembrandtplein / JUNE 2010


決定乘九時半的火車出發,洗澡後放了解雞肉腸在微波爐裡,我不喜歡微波爐,我古舊的思想裡仍然覺得它不健康;只是起來太早了,唯有用最方便的辦法弄好我們的早餐。雞肉腸平日是放在西式平底鑊中加熱,這次放在微波爐裡高溫加熱;結果雞肉腸縮水了,只剩下平日的 75%。放在白麵包中加入蕃茄醬和蛋黃醬,還把可口可樂和啤酒拿著出門帶到火車上去。這是我和 Mr. TW 的早餐。

Amsterdam 有時天陰無雨,有時下雨。Dam Square 有小朋友的沙灘足球比賽,在廣場中間的人造沙場令我想起去年暑假小城裡的人造沙灘;歐洲城市勞師動眾搬出一個沙灘已經司空見慣,到底要怎樣才有這種能耐。

整個城市都被世界盃的濃厚氣氛包圍著,除了國家的旗幟、街頭足球的宣傳已經成為焦點。走過了 The Dam、過了鮮花市場,靠賴手上的一張小地圖,經過拿著大橙汁的男人,我們終於在走過 Rembrandtplein 後到達 Hermitage(四粒星星,是個我喜歡的博物館啊)。


2010.6.12 8:25PM CET(世界盃準備中!England vs. United States,go go go!)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或者,在某個不再特定的日子

或者,就是要慢慢的經歷過年月的洗禮,才能心領神會沉默的必須。 曾經我都力竭聲嘶地狂亂過,就在那個十字分岔的路口。站在最極端的前面,一直向前跑。那個時候大腦都無法運作,也不清楚需要抓住的是什麼;以為一直跑就好了,一直向前就好了;只要不停的跑不停地跑,就可以縮短當中的距離。我明白我曾經走得太遠,也離開了太久;想回去,伸出腿就去跑;怎料愈跑愈前愈跑愈遠。也曾經以為某些可以把某些代替掉,也以為過同一件事再次發生的時候我必須選擇另一條道路;結果我錯了;因為某些核心的事實是無法被取而代之的。 要成就最愛演的莎士比亞就需要勇氣來成就悲劇;拿著愛與恨血與肉流過的眼淚太多。靜靜的寫當天發生過的事,眼睛都要流下眼淚。或者是誰太記得誰說過的話,經典而無用的畫面被壓到最底最底卻沒有褪去。或者,最應該 desperate 的時候都過去了;那時間熱唱過的歌手都不再當紅了。那些若有若無淡淡流過的日子,原來已經封塵了。 某誰說過那些被命名的過去的東西是永遠都拿不回來的。 發呆的時候,我會將人生視為一張無以名狀的清單。好好點算身邊我所喜愛的個體,記起每一個愛護自己的人;點算可以依靠的肩膀。這些沒有嫌棄揹起你或者會太重的人,這些一一將你當作珍寶珍而重之人。 誰與誰曾經在深夜跟你聊過無數無聊的笑話,誰和誰曾經跟你提及人生的瑣碎;百無聊賴到頭來都是必須品。 就像我剛看到前面一個拿著兩杯星巴克咖啡來騎著單車的女生;我想起我差點曾經用上筆記本來記下你喜歡喝的口味。或者,在某個不再特定的日子,我會再簡單的確認一下;你喜歡喝的,是不是仍然是那款口味。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