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帥公子 Salvador Dalí,玩柏拉圖式愛情的你竟超現實地有個女兒?

第一次接觸 Salvador Dalí 的時候,都不過跟大部分人一樣都是因為那個扭曲的鐘。這塊溶掉了的鐘名為《La persistencia de la memoria》,直譯為《記憶的永恆》;但我比較喜歡另外一個名字,直接一點的《軟鐘》雖然沒那麼有意境但是栩栩如生。

Dalí 送給我們一場場 surreal 如夢;誰沒在青春期被他的畫和雕塑吸引過的給我站出來,你都辜負了青春期的天真和渴望。比起同期最享負盛名的 Pablo Picasso 和 Henri Matisse,二十世紀三人行之中我最在乎的就是 Dalí 了,坦白一點直認我是被他那張帥得無可比的臉帥得中了愛情之箭。

Salvador Dalí 和 Coco Chanel 的抽煙時刻。

昨天害得我一個大叫的是有一個 61 歲的塔羅牌姑娘  (Maria Pilar Abel Martínez) 跑出來說是她的女兒,指她媽媽在她出生一年前跟是鄰居的Dalí 發生曖昧;更向外間說道 “The only thing I’m missing is a moustache.”。現在打官司要將入土為安的 Dalí 掘來出驗證 DNA。

一直被指為柏拉圖式愛情的 Dalí 都沒有後代,現在跑來一個言之鑿鑿搶當女兒的姑娘,如果屬實;我只能說那真是 Dalí 玩過最 surreal 的事情吧。

Dalí 一生只有一個妻子,伴隨在他身邊 50 年。大家不是什麼青梅竹馬的多年相知,而是一段不太光彩的 affair。在 1929 年,他認識比他年長 10 歲的 Gala Dalí (當時 Gala 仍然是超現實主義詩人 Paul Éluard 的太太),1934 年結婚,1958 年再補辦天主教婚禮。Gala 成就他一生的作品泉源又是他的繆思女神,這種關係多叫人羨慕。然而 1982 年在 Gala 離世後,Dalí 都沒有再創作了。當然,我在標題所說的柏拉圖式愛情是誇張手法還帶點嘩眾,事實是 Dalí 的朋友都前前後後或日或暗的說他不能作愛只觀賞人家做愛,真真實實都無從考究;anyway 女兒是不是真的還真是好大個謎團就是了。

順帶一說,外間亦有說 Dalí 和好友 Federico García Lorca 有同性之愛,但 Dalí 終究一生都沒承認。我的帥公子 Salvador Dalí,surreal 的一生還能給你怎樣的結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