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制肘,德國食肆堂食受限!外帶當道的日子有漢堡便當店日式料理示範

也許還要持續一段時間,無辦法在外正式又放心地吃一頓飯。疫情下的漢堡除了提供外賣就只剩下關門的選擇,目前我非常喜歡的餐廳都進入突然裝修的狀態,首當其衝的是錯愕,擔心是經營不過來而需要結束營業;但後來知道只是進行翻新工程就沒那麼難過了。門外沒有圍板,過大的玻璃幕場裡面是沒有完全貼好把內裡完全遮蓋的純色大紙,偶爾在一兩處可以看到裡面橙黃的燈光、正在工作的人以及有所改變的室內間格。門外貼裡的通告指出完工日期延後,我心裡覺得沒所謂,反正會有一段時間不能安心在餐廳吃飯,他們把握這個機會攤長進行裝修也是善用時間的最好決定。

由於天氣太好,好得比預期更好;這幾天出發前我們都不斷考慮那個地方擁有容易戶外堂食的用餐位置。我心裡的首選是自助式或至少半自助式的食肆,這種狀態下的接觸率理論上最小;安心的感覺是最大的解藥;尤其是我這種敏感體質,選定合適的地方吃飯就等同吃過定心丸。

便當,我想吃便當。我想起在筑波大學旁邊那所由同學們大力推薦的便當店。我大概記得它的位置,大概記得裡面是木色裝潢和食物的味道。那個時候我們偶爾來買一盒便當外賣,炸雞或最好吃,幾乎吃到上癮。可是我卻想不起它的名字。我花了點時間在 google map 爬了整個筑波大學一圈,一邊懷念入夜無燈的大學、屬於筑波的各種美好,以及我們在第一個夜裡遇上正在打排球並給我們指示去那裡吃東西比較好的運動員們。我小心奕奕的查看地圖上每個食店的圖標,翻開網絡上的照片;我終於找到我生硬又依稀的記憶裡面「白飯上有一顆小紅點」的畫面,便當店的名字是:桃ちゃん弁当。相認的感覺非常美好,不枉我在地圖上花了半個小時。

前陣子在漢堡想去買便當卻撲空。我忘了這裡會有星期天營業的店家在星期一全休或半休。結果我在兩天後想起另一所日本菜餐廳的外賣便當部。我一直想試他們的主店,只是事到如今流動性高、開業不到半年的便當部似乎更合我心中所想。便當有四款,我們點吃了雞和魚兩種。四周的食肆人流都不到三成,這裡窗前的高吧檯更自成一角的空間讓我打消了把外賣便當拿到教堂旁的太陽下坐著吃的念頭。一個大碗飯、一碗麵豉湯;在購物大街的後邊、只開星期一到星期五午市四個小時的地方,彷彿有點吉野家。

被無咖啡因南非國寶茶燒到了,探索日本人都愛買的德國國民茶葉品牌 TeeGschwendner
晚一點就賣光的蝸牛麵包店!就算公開食譜,仍無減每日買蝸牛麵包的人流
擺滿一整桌的興奮治好我的偏吃症,把土耳奇烤肉吃上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