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生活088 關於這次肺炎,漢堡市面的近況是……

昨天連綿不斷的一直下了幾場大雨,依照以往 SARS 末落的原因:飛沫在濕度高的情況下會減少傳播的說法,這場雨忽然好像沒平日那麼討厭。或者是我真的把香港的新聞讀得太多,內心藏住了比較身處異地並不需要的過份恐懼;我甚至有時盲目的認為自己似乎都擁有跟香港有著同一水平的急切性。昨天開始我已經刻意中斷以往的習慣,再沒有再到咖啡店買咖啡(這樣讓我覺得有點寂寞)。今天也只不過是出門去買了新鮮的麵包,拿了包裹(覺得比想像上花上更多的時間);然後就立即回家,包裹也不想打開(最後還是拆開了)。雨粉一點點的打在帽子和外套上面,反而讓我覺得有點安心。

市面上其實沒有異動,甚至可以說是完全沒有被這次的肺炎所影響。德國十幾個城邦各自有自己的管理方案,或者是因為漢堡完全沒有出現懷疑個案的關係,壓根兒就沒有人把它放在心上,關注度不及同樣會致命的季節性流感。很多人都給我轉發其他國家因此事而讓挺著一臉亞洲臉的個體有被排擠的情況,但幸運和很幸福的是,漢堡仍然非常文明。目前為止也沒遇過任何不愉快事件,售貨員和路人也跟平日一樣親切,也會因為我吃吃吐吐不流利的德國加倍親切地對待。

只要有多餘的空閒時間,我就會透過屏幕看著香港的情況,心裡非常焦急和緊張。有時候看到香港超級市場空洞的貨架,好像覺得我先生也需要多買一點乾糧存放在家裡以備作不時之需的一樣。大概我應該學會要相信德國政府以及他們把關的能力(但我發現荷蘭和英國似乎完全沒有確診狀況,理論上英國有出現很多節後回去的留學生)。每次看著報紙都會有點擔憂我們那個三十九歲的衛生局局長會不會不夠經驗、會不會太過樂觀、會不會在分析數據時漏掉了那些被隱藏了的數字、會不會不知道病毒『彈出彈入』呈陰性以後也可以再呈陽性。但實際上他們把大部分合法程度要隔離的人他們都隔離了,亦有追蹤病毒的可能接觸者。我唯有叮囑在家裡的自己也不要過份緊張吧(但沒口罩就心荒的感覺也實際地真真確確的傳遞到我心裡去)。確診人數在德國仍然維持 4 個,沒有飆升的情況算是可以掩住我這邊全民無口罩讓我飆高的緊張情緒吧。

德國第一宗確診這個肺炎的是一名德國男子(其妻孩並未染上病毒),新聞指他是被從上海而來當時還沒出現症狀的上海女生所感染(武漢父母);其後,同一公司再多 3 名確診數字。其後各個德國城市都有出現零星懷疑個案,德國設立免費全國肺疾病免費電話,第一天就有超過 500 個查詢。 市面上早就沒口罩賣,隨身搓手液和消毒紙巾全都在一夜之間被擺放到當眼處。德國人──至少,漢堡人──暫時對這次的肺炎關注程度偏低,街上仍然未出現任何一個戴口罩的人。

(寫到這裡確診數字再添一個,全 5 名患者屬同一公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