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喱香腸 currywurst 以外,德國國民美食還有烤站烤雞

關於薯條,我想說一件事。在現在所住的地區裡面,有一所非常有名氣的咖哩腸店,本來由一個亞洲阿姨和德國叔叔主力經營,小店還有幾個請回來的幫手。小店被報紙報導過好多次了,阿姨的照片都在老舊的報紙上面一拼發黃。他們的薯條賣點是自家製作,雖然比其他地方貴一點點,但性價比太高了,好吃到不得了。有時候回家時,我都會特意去買一包外賣薯條,親切的阿姨或叔叔都會問想要盒子包(回家打開吃式)還是開口包(邊走邊吃式),阿姨的手有一部分變黃了,很明顯是因為咖哩粉的原因。努力經營著一所店,代價其實也不少。這一年過年以後,悄悄發現阿姨和叔叔都不見了。起初我以為他們放假去旅行,後來我發現報導都撕掉了。雖然整個店鋪看起來仍然一樣沒變,餐牌也沒改;薯條價格沒變,我一樣點了一盒回家。吃起來是截然不同的味道,先不要說好吃與否,已經不是新鮮薯仔製作,也沒有再出現阿姨用來裝生薯條的大膠盒。很明顯咖哩腸店已經易手了,我唯有猜想阿姨和叔叔賺夠了退休了,現在去過更好更舒服的日子。

在德國的香腸在我心目中就像是在像韓國吃泡菜一樣。在超級市場的鮮肉櫃子,你可以看到他們會給可愛的小孩送一支香腸。孩子們二話不說放到嘴裡咬。以前第一次到埗柏林的時候,總是會在鐵路站或是景點不遠的地方嗅到咖哩的味道。後來搬進漢堡,卻發現在街頭吃咖哩腸的日子十只手指能數完,因為這裡還有享負盛名的海產作抗衡。漢堡看起來似乎比較柏林或慕尼黑少一點的咖哩腸攤販(雖然有本書寫道這裡是咖哩腸的發源地但只是小說而且),雖然我沒有實際數算過。

比較在街頭吃咖哩腸,我反而喜歡吃烤雞。某次偶爾發現了這所烤雞店,算是存在一種一吃鍾情的連結。極小的店面,全店一腳踢的強悍短髮阿姐,在亮燈的滾輪裡旋轉的烤雞,會加入橙色味粉的薯條。事實上餐牌上還有賣咖哩腸和漢堡,但放眼看過去,老食客基本上都是來吃烤雞的。

我們把強悍短髮阿姐稱為『炸(烤)雞姐』,這裡的烤雞的體形比較袖珍,吃起來嫩滑美味。沒有多餘的裝飾或擺盤,一切簡單直接。偶爾總會飆出「非常想去吃『炸雞姐』」的念頭,肺炎影響之下我們如常沒有擠在極小的店內,在沒有很熱的夏天在一直吹的涼風下穿著外套在外邊和飆來飆去的蜜蜂一起吃吧。

在慕尼黑皇家釀酒廠 HB 尋找『旅行感』,在啤酒花園吃 schnitzel
被無咖啡因南非國寶茶燒到了,探索日本人都愛買的德國國民茶葉品牌 TeeGschwendner
晚一點就賣光的蝸牛麵包店!就算公開食譜,仍無減每日買蝸牛麵包的人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