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狂噬手冊:漢堡包我們一次吃 5 個&排隊日本人氣拉麵皇

▏承上篇:04 慕尼黑 indie 熱點:獨立早午餐店&星期日咖啡

為了解決我的拖延症,我鞭策自己好好的將遇到的慕尼黑細節紀錄下來。我太清楚,只要日子久了,我的金魚記憶很容易讓我把一切忘掉。這次恰巧遇上颶風來襲,在慕尼黑往外走的機會實際上並沒有很多,算是可以讓我快速把流水帳式的記憶筆錄下來。

慕尼黑的標記 Munich Kindl 是個穿黑斗笠紅鞋的僧侶,兩手攤開,左手拿著一本紅色小書,右手舉起食指。我曾經錯覺覺得它跟德國國旗上同樣向左望的紅抓黑鷹擁有非常相近的外貌,甚至是最近才確認慕尼黑的標記上面是個人型圖案而不是動物;這個非常可愛的模樣難怪成為人們最喜愛的地方標誌。在慕尼黑裡面,我並沒有吃地方特產 Weißwurst (白香腸) 和 Brezel (Pretzel),白香腸漢堡能找得到,而大名鼎鼎的 Brezel 我已經吃過了,還因為年少無知貪圖有趣買來最大號的一個,吃不完就像人家一樣放回紙袋包好扭緊然後放回口袋裡面。


01
動用迷你餐具吃迷你漢堡

壓根兒我們心裡比較喜歡的是那種非常貼地的 burger joint,就像柏林的 Tommi’s。慕尼黑爆發肺炎疫情和颶風來襲之際,我們花費更多的時間逗留在室內;偶爾想起了不如去吃漢堡包振奮內心,就動身子前往不遠處的 Der kleine Flo(周日不開門)。

我們比較吃飯時間早一點前來,除了已被訂坐的地方以外,他們讓我們自己選擇喜歡的位置。看起來陽光比較充足的慕尼黑人沒有漢堡人那樣喜歡坐在窗邊的習慣,我那只要稍一比較暗就會不妥當的內心亦驅使我選擇採光最充足的位置。

漢堡包是平日慣常遇到的一半大小,有概是兩個小包等等平日的一個大包;我看一下旁邊的女生點了兩個,男生點了三個,然後分享一個配菜;心裡大概對份量有了一個基本預算。

餐牌上面是接近(或是超過)二十款口味選擇,把餐牌翻來覆去看得眼花繚亂,選定以後我們直接把心水包款的號碼寫在寫上。我們一共點了五款不同的漢堡包,送上菜的盤子很像香港茶餐廳吃鐵板餐時會用上的木板,麵包是那種軟綿綿的自家製小餐包。我以為吃到比較特別的口味會很驚艷,後來我們卻發現最好的組合根本就是芝士漢堡。「那當然啦,要不是你認為為什麼所有漢堡店都有這個基本組合!」

進入吃飯時間,餐廳的顧客愈來愈多;還有一大部分是年青西裝上班族,非常斯文的西裝男在用迷你的餐具吃著迷你漢堡這個畫面,倒是讓我感到意外。

Der kleine Flo
地址:Josephspitalstraße 4, 80331 München


02
只能排隊不能預約:慕尼黑匠拉麵

吃下午茶的時候已經開始考慮晚餐的地點。慕尼黑裡面最讓我們注意的是拉麵店,對了解我的人來說或者都不會感到意外。每次出門總是不其然的會在地圖上找出由日本麵店,這次我們把晚餐鎖定在慕尼黑名氣響噹噹的 TAKUMI 拉麵。

電車到達的時候大約為六時,店前已經開始排起人龍。心裡哀嚎著後悔為什麼在清閒的黃昏並沒有早點抽身前來,人在異地來拉麵店排隊入場,著實也是有點誇張。趁排隧之際瞄準餐牌上的選擇,有點意外的是它比較我們預期裡還有更多款式的拉麵選項。

兩款拉麵配上不同麵條(雖然叉燒肉質比較乾)、叉燒飯份量非常多,炸雞嫩滑程度高,離場的時候肚子超撐。我認為我們點了一支大瓶的氣泡水是錯誤的選擇,肚子裡面的泡泡和麵條湯底加起來比平常吃得飽的時候更加飽。趁著散步回酒店的過程,讓肚子裡面的食物好好消化。

後來我知道慕尼黑的 TAKUMI 和漢堡的 TAKUMI 一樣隸屬同一個集團,當下我還以為自己跑到慕尼黑排隊實在太笨了。回想後我再確認漢堡的 TAKUMI 我已經吃過了,而且餐牌上嚶慕尼黑店的斷然不同的選擇。我能夠理解的是慕尼黑 TAKUMI 的水準的確和名氣極高的評價成合理的正比例,非常值得一吃;而漢堡 TAKUMI 的招牌雞碎拉麵的確比較普通(我希望這樣說也沒有說得太過)。

匠拉麵 Sapporo Ramen TAKUMI München
地址:Heßstraße 71, 80798 Münche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