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旅行口袋機 Lumix ZS80:用定焦鏡太久,光學變焦讓我非常雀躍

偶爾在抬著一台大相機的時候會有抱怨。一台相機連鏡頭,出門的時候還興高采烈從不介意,但回程的時候總是會嫌惡肩膀上重甸甸的壓力。到底想要一台水準和力度在那個階梯的相機一直都是我考慮良久的問題糾結在所,時上時下久久不能獲得答案的難度題。最終參透的是:要是並非想要更換更好更新的機款來取締手頭上的大機,倒不如放手玩玩小巧的機種。

手掌尺寸,以及不到 400 克的重量,放在口袋完全沒問題。

重新拾回單手隨拍的觸感
Panasonic Lumix ZS80 (TZ95)

以往都習慣一部小相機配一部單鏡反光機並存,直到後來使用 FF 相機並找到適合自己慣用焦距的餅鏡以後,我已經慢慢因為質素對比之差,逐漸把小相機淘汰。用慣需要雙手並用對焦的全景相機,直到拿著單手可以完全控制的新相機,才重新找回一按即拍的快感。

相機品牌不一樣,按鍵的位置也需要重新習慣和適應。尤其是輕觸式的屏幕,對焦的時候我甚至完全不習慣用手指來點擊來對焦。但當我一手拿著飲料,另外一只手還可以透過屏幕來構圖;我便更是欣賞這如同平日用手機拍攝的便利。隨拍為旅行增添不少樂趣,也讓相集裡面增加很多以往沒有機會拍到的畫面。

在旅行關頭,USB 充電口說充就充;口袋機的方便

每次都先要開鏡頭蓋再把觀景窗抬到眼前的習慣已經牢牢培養好了。出發比利時的我就真的非常機隨地把相機放在衣服的各個口袋,外套也好,褲袋也好,隨手抓出來、隨手的放回去。在火車上落拿著車票的時候、走路時忽然想要拍一張的時候、甚至單手拿著飲料還想利用空出那只手來拍照的時候;都可以輕鬆處理。尤其是對於在旅遊期間喜歡瘋狂的用雙腿走路的我來說,把負重減低三分之二,能夠走多久的路也是拍攝的意欲增加的最大原因。

雖然有說快門對焦聲音有好聲與生硬的差別,但我更是樂得這一小口袋機擁有完全靜音的功能。在餐廳裡面拍咖啡,路過想要紀錄街道的景況,甚至在美術館裡面都可以安靜的專注自己的鏡頭。以往一直在盡量不打擾他人的情況下拍攝只能草草快拍一、兩張了事,偶爾出錯回家看著照片後悔;現在可以把快門按過夠。

然後是事先沒想到充電的問題,原來都有非常便利的方案。USB 充電口對我用慣大相機的人來說實在是讓人非常滿意的地方。偶爾在停下來的時候可以用平日手機用的外置流動充電器為相機重新注入能量。

用定焦鏡太久,光學變焦讓我非常雀躍

看來我也真是把定焦鏡用了太久,甚至乎以往用變焦鏡的時候我都不喜歡利用變焦來選擇範圍;我想,這大概是好久以前數碼對焦+光學變焦的組合給我留下的殘酷陰影。對數碼對焦的抗拒令我就連那些光學變焦都一拼拋棄,用雙腿前後走動來代替 zoom 已經成為慣常。後來的我更是直接用上焦鏡,貪其餅鏡扁平小巧;更是截斷了與光學變焦的所有接觸。

Panasonic Lumix ZS80/Panasonic Lumix TZ95

直到忽然從定焦鏡頭變成在平面中直伸出來的 30 倍光學變焦鏡頭,我才開始去搜集除了可以非常清晰地推近目標以外的其他好處。把鏡頭 zoom 到可以直接拍到月亮大概是效果之一,但對我來說這只不是「它可以做到的事」而並不能說是「我所需要用到的效果」。然後我一直埋首 google 爬文,用鏡頭變焦拉近與雙腿走前拍攝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前者可以拍到壓迫感較大的成像。

日光機:旅行隨行、室外散步

相機主要規格硬體數據我就省略好了,這些東西大家隨便到那裡都可以看到。我在這裡打算聊聊我的使用後的感受。感光元件種類和大小是我最介意的地方,這一點也是在習慣使用單鏡反光無景機後最難接受的地方。在室內、天陰、黃昏三合為一的情況下我會勸免自己不要把相機拿出來,集合兩點也是可免則免。相機的 ISO 最高可以調至 6400,但 ISO 400 以上,對於顏色和雜訊都很容易惹我生氣。拍攝夜景應該需要一支腳架(雖然我沒試過,但我勸告喜歡夜拍的人這還是不太適合你);不過對我來說沒影響,因為我一直就是那種晚上休息不拍照的人。

我會直接的把它界定為日光旅行口袋機。但沒想到它偶爾還是有讓人喜出望外的地方,我把它用在天陰、室內、暗黑美術館裡,結果意外地還是拍出不錯的照片。

Tags from the story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