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搭|被德國阿姨問得太多,我已經漸漸不再把腳眼露出來

德國已經急速進入秋季。偶爾在還有太陽的時候比較和暖,但早兩星期前,這邊的溫度已經明顯地一下子跌到十度左右;在我還沒來得及把夏季的衣服穿夠以前,就要準備厚外套。這星期學校開課了,在灰暗天氣之下終於有點人來人往的熱鬧氣氛。去年適逢學校 100 周年,出入會看到校方派員大派 100 周年紀念杯配一杯熱飲;杯子圖案以藍紅劃分,拿取飲品時還可以選喜歡的顏色,非常用心。過 100 周年以後的學校也沒有那麼起勁,但反而看到駛進校園裡派發能量飲品的宣傳車,看起來莘莘學子的形象相當疲累。

因為被德國的阿姨問得太多,去年開始我漸漸多穿可以露出來的襪子。德國人對襪子的鍾情實在難以想像,而他們也沒有幾多人在穿隱形的船襪。而且我真的被他們那「腳眼骨節真的不能冷到」的想法感染到,就算是夏天我也開始默默的把腳眼收起,穿上各種可以露出來一截顏色的襪子。大部分時間更是喜歡把襪子的顏色和帽子對應起來,這樣的話還可以搭上平日不那麼容易穿在身上的顏色,有點新鮮感。

帽子是我最近一直在整理花樣密度調整出來的成果,而且在風刮起來非常狂妄又經常下雨的漢堡,真的沒有不戴帽子的理由。

Tags from the stor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