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生活077 讓子彈飛,明知事無能為力還會努力爭取的時候

相信香港現在怎麼樣,大家都有目共睹。沒有在街上的人,每個都會一直接 F5 直到耐不住需要平伏,然後去找點事情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也偶爾特別走去喝杯咖啡,避開手機的直播,掩耳盜鈴地給自己一些喘息空間。

忽然讓我想說這件事。某一德語課的上午,我在漢堡受到落地以後第一個改變我人生觀念的巨大衝擊(現在的香港是第二個)。當時坐在我左手的邊是新來的插班生,德語老師把我們分成小組輪流交換對手,休息時間來臨以前我是他小組練習的最後一個對手。我慣常在第一節課完結以後去買一杯咖啡,拿著牛角包喝著小杯 cappuccino。喝著咖啡的時候終於可以用英語聊天,相比我們的德語實在暢所欲言太多。

與新同學聊天的話題大多數從你來自那裡開始。他說了一個地方名,但我對那個名字毫無概念,甚至乎不知道在地圖上那個位置。我拿著手機,打開 google map,讓他在地圖上面的輸入格輸入地方名。他告訴我,這個地方很危險。故事很長,我得到的大概意思是他們在那裡得不到合理的對待。他摸摸頭說他不知道應該怎樣說起,接著他直接打開手機,翻開照片夾。給我看的第一張照片,上面是幾個用花布把臉包起來的青年,看起來根本就是隨意拿起媽媽的印花絲巾把臉包住的模樣而已──他們怎至乎沒有 black bloc。背景是非常混亂的街道,他說他是右邊的一個。另一張照片可以看到街角有熊熊烈火,裡面有人舉起槍枝。我問,那是真的槍械真的子彈嗎。他點頭。兩秒後,他說,他跟朋友為了保護身邊的人而受傷;他被射傷,中槍的是肚子。我並沒料到我問及照片中的槍械到底是不是實彈的答案是,他亦中槍了。

接著,他把上衣從下拉高,大概是褲頭對上右邊肚子的位置,貼著一塊白色紗布。紗布大小約莫跟我的手掌心差不多,他說中槍真是非常非常痛。他嘗試非常簡短地說明狀況,意思大概是他們正在群起反對和反抗不合理的事情,但最後的結果卻是遭開槍射傷。他帶著酒窩的臉笑著說,原來人真是會在明知事無能為力的時候還落力爭取。我聽到他的話,卻不懂得反應。我的眼睛當時還看著他的傷口,我問他現在覺得怎樣了。他說得輕鬆:「差不多完全康復。」他看到我呆滯的神情便著我不要太介意,德國政府收留了他,他現在很好;雖然,還是會擔心那裡的人和事。

男孩的年紀跟我差不多,至少看起來是這樣。德語課的同學大部分打算過來讀書又或是因為過來工作或生活而前來學德語,平日大家都是說著新生活上遇到的小衝突,一起喝咖啡吃蛋糕開派對,聊聊 Netflix 或是衣服。討論頭髮的顏色和長度,見到窗外藍天裡的白雲飄得很快就去拍一個 ig story。而這天,我跟身邊的同學卻跟我說起他中槍的經歷。

回家後,跟香港的朋友聊天說到這件事。原來當我們在考慮明天要穿什麼衣服,身邊的人卻經歷我想像以外的可怕事情。珍貴的東西有很多,而不在於物質生活。只是當時的我,沒有想過曾經這麼遠那麼近的事情,現在發生了。

這讓我想起了有人說,人會長大三次。第一次是在發現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時候;第二次是在發現即使再怎麼努力終究還是對有些事情無能為力的時候;第三次是在明知道有些事無能為力但還是會盡力爭取的時候。

後來他換了另外一個時間的課程。幾個月後,我們還有在學校踫上過一次,他笑起來還一樣帶酒窩的跟我說:他現在一樣很好。

我想,黑暗過會是晨曦,就讓子彈飛一會兒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
Public Coffee Roasters Brandstwiete

地址:Brandstwiete 3, 20457 Hambur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