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生活087 漢堡年末壓軸傳統:讓時光倒流,來一趟老派約會

一整個新年掉線了,是時候來證明我還是活著。

年末以前,學校裡面的朋友給我這個 newcomer 推薦了一個年末壓軸『過年活動』。一個被視為漢堡特別版,只有聖誕後新年前的節日限定是年復年都出現的特色節目給我們入鄉隨俗:來一趟老派約會!

漢堡過年節日限定特備節目

給我們推薦的教授是德國人,雖然不是土生土長,但已經在漢堡住上許多年了。由年齡比我們要大幾個圈圈的她來推薦節日限定項目,我心裡能想像的是那一定是非—常—老—派—非—常—傳—統的一種。結果不出所料的是那斷然不是年青人玩天光的戲碼,而是像她一樣靜態而優雅的活動(雖然她也會把腿放上沙發):去看每年年末都會在漢堡演的默劇。

我們提早兩星期在市中心的 Metropolis 影院買下電子票,坐位表上顯示的兩層影院看起來有點像香港的劇場。那個時候買票已經算不上是含有非常優勢的時間,超過 50% 的位置已經被買走了。我發現默劇場次跟電影場次不一樣的是,電影票一率沒有劃位(我並不清楚是不是全部電影院都是這樣,但我所到過的暫時是這個情況),坐那裡就在你入場後決定;默劇則是唯一一個會劃位的項目。我們當時預先選好二樓的位置。購票後的我心裡非常緊張。

影院只有一間放映房

並不是每個影院都會演過年默劇,教授說這個默劇是在 Metropolis 放。從外邊看起來 Metropolis 並沒有任何奇怪或特殊的地方,四方四正的建築物平常不過。它的氣氛有點像油麻地的電影中心,而大部分時間都在計劃不同主題的放映周、播放經典舊戲、全力推動電影文化。Metropolis 放映房只有一間,觀眾席共兩層;除了在所地的外殼,舞台、框架、燈管、天花全部是由舊戲院搬過來重新上裝。雖然一切不在往址,但能夠帶過來的他們老早就把它拆走帶過來了。

只有一間放映房的影院,並沒有賣爆谷;進場前可以喝杯酒,昏暗的燈光讓人非常放鬆。把電子票拍好後我們跟其他觀眾一拼在等待進場。跟我想像一樣的是默劇的觀察年紀層約為五十歲左右,偶爾會有一、兩對二十多歲的情侶,或是跟家人一起到來的年青人。在場人士差不多每個都比我們要多幾十歲,這種違和感我反而非常享受。(這讓我想起了在華沙的老餐廳感動得流眼淚的一次:他取笑我看大媽舞都竟然要哭?後來你會悄悄的覺得活著很幸福

年末默劇是什麼?

我們進場看的是《Der Himmel auf Erden》,意思是伊甸園的天空,譯作人間天堂,一套 1927 年德國製作的喜劇。全長 113 分鐘,黑白片,間中會出現德國字幕(間幕)。字幕(間幕)並不是下面一橫行的一種,是整個畫面換黑,上面打出大大隻白色字母那種。如果你有看《Watchmen》,裡面有一幕在快要爆炸的影院,有人現場彈奏鋼琴的那種就是了。這 113 分鐘由 20 多人的樂團現場配上配樂,開播前團長還會先上台說一趟年末感言,大概就是說這十幾年來的傳統裡面,本來有份奏樂的隊員有誰今年在醫院不能來(聽著有點感動)、我的太太怎樣怎樣以及這年樂團的小總結。

Der Himmel auf Erden (1927) image via IMDb

30 年代的默劇比我們想像中有更多歧視成份,女性身份、皮膚顏色所安置的角色的階級差異都非常明顯毫不保留地呈現人前。整個黑白片大概 98% 完整修復,在台下看著有種小時候看粵語長片的感覺;大概是當時片段格數較少,所以在流暢播放的時候偶爾會察覺到人物活動的輕微跳動(其中亦有看得出修復的痕跡)。樂團現場現場配上 113 分鐘完整配樂,為黑白無聲的片段灌入極大活力。完場後樂團為了答謝大家持續不斷的掌聲,竟然一拚站起來給大家 encore。在劇院裡面看默劇看到 encore,也實在讓人太意外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