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加索《Young Girl with a Flower Basket》刷新第二最高賣價,即將借給奧賽博物館展出

The Art Newspaper 上星期 podcast 時有提到這張罕有的 Rose period 作品,指出在現時 #MeToo 風氣下實在會遇到一些問題。畢加索這幅於 1905 年畫成的《Filletteàla corbeille fleurie》Young Girl with a Flower Basket 畫的是個全裸少女,這種幼女裸體,並不是每個地方都可以輕鬆接受。他們說到這種畫作不能前往中東,甚至在中國大陸也會讓買家感到不太舒服。Anyway,有價有市是事實,這一幅黑頭髮的全裸少女已於上星期在紐約順利拍出,更是成為系列中過 US$100m 的高價之作。成為 Picasso 第二好賣的的《手捧花籃的小女孩》亦即將起行送到巴黎 Musée d’Orsay 在秋季開展,買家也真的好大方喔。

這張長身作品的主角是個青春期的少女,屬於畢加索玫瑰時期的作品,1900 早期直接從畫家手上賣出,原為 Gertrude & Leo Stein 姊弟擁有,Rockefeller 於 1968 年購入;估值 US$100m。今次的投票者只有一個,在電話裡面和以戰後和當代藝術的聯合主席 Loic Gouzer 出標以 US$102m 投得(連手續費約 US$115m),成為畫家的第二天價代表作。

Les_femmes_d’Alger,_Picasso,_version_O
Les femmes d’Alger, Version ‘O’(阿爾及爾的女人,O版)

Picasso 賣價最貴的一張,是在 2015年成交的《Les Femmes d’Alger》,當時以天價 US$179.4m 拍出,這幅《Young Girl with a Flower Basket》還是與天價第一位有著接近 1/3 的差距。

Nahmad family 納哈邁德家族證實入手後這畫作品先會借給奧賽博物館在《Picasso: Blue and Rose》(2018年9月18日至2019年1月6日)中展出,再會前往瑞士巴塞尔 Fondation Beyeler 出展(2019年2月3日至5月26日)。巴黎國立畢加索博物館館長 Laurent Le Bon 亦會參與這次的策展,他指出這次會是 “a new interpretation on the years 1900-1906, a critical period in the artist’s career which to date has not been covered in its entirety by a French museum”,因為迄今尚未有法國博物館涵蓋過 1900-1906 的新面向,要看真身的話就要記低日期了。

Pablo Picasso’s masterpiece ‘Fillette à la corbeille fleurie (Young Girl with a Flower Basket)’ was acquired by David Rockefeller in 1968. The painting hung in the library of the New York City townhouse that he and Peggy owned.⠀ .⠀ The work is a portrait of Linda, a flower seller in Montmartre. She worked outside of the Moulin Rouge, and later also posed for Amedeo Modigliani and Kees van Dongen.⠀ .⠀ Discover more about the Rockefeller collection at our New York gallery until 8 May. Entry is free by reservation.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to reserve a spot.⠀ .⠀ Pablo Picasso (1881–1973), ‘Fillette à la corbeille fleurie’, 1905. Oil on canvas.⠀ .⠀ The Collection of Peggy and David Rockefeller: 19th and 20th Century Art, Evening Sale – 8 May at Christie’s New York.⠀ .⠀ #ChristiesRockefeller #TheArtofGiving #GivingWhileLiving #RockefellerPhilanthropy #RockefellerCollection #art #artwork #artist #picasso #pablopicasso #girl #painting #portrait #roseperiod #洛克菲勒 @christiesinc

A post shared by ChristiesRockefeller (@christiesrockefeller) on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Les Fleurs du mal” - 012 污點

【污點】 迂腐的性格帶來太多傷害,拉拉扯扯不上不下而無法解答的問題在世間裡實在存存太多。腦內浮現出無數可能和假設;結果,都沒結果。奇怪的夢境讓我毛骨悚然,夢到世界末日似乎就是不能前進的意思;這是我的假定。 要面對一個污點的最好辦法是以另一個更大的污點將它蓋過,演唱會台上的人是這樣說的。然後,轉身,走向豁達的路道;就像將左右的柵欄推開一樣,讓自己得到更寬大的道路,以空洞的一切都面對所有未知。預算是沒用的,假定都沒用的;就像電視裡的科學實驗滿滿是差錯和失誤。你想像裡的極端全部都沒發生,前路比平庸更平庸;你才感到原來客套的關係把你傷害得最深。薔薇都掉色了,你卻一樣站在那裡沒動。反覆以為得到安好的關係圖表會讓你找到自己的位置,甚至想要乞討一個讓你更平庸的確認,你以為空白會讓你安靜。怎料平靜的世界反而讓自己掉進黑洞。 人類這種動物無非都是犯賤,什麼太好都是盡頭。然後,平白的關係是傷害的原因,想起了誰說過喜歡有態度的差都不願愛上泛白的平庸。結果你覺得將自己和白紙的距離拉遠就好了,冷漠或者會讓你挽得出一點少分數。心底裡默默許的願望就由它待在心底裡,因為你知道長得太長的小草都是第一時候被毀的。 像這晚,我堅持喜歡無線吸塵機,那誰都說明沒用處的無線吸塵機;我一樣喜歡它。現在無論誰再說什麼我都一樣喜歡無線的吸塵機,我會一直喜歡它直到我再不喜歡為止。不會再動搖了。我討厭自己曾經否認自己的愛好喜惡,現在我決定不會再犯同樣的錯了。地球多轉一刻以後會發生什麼,沒誰能夠預料得到;而你只需要對自己交代。能夠將你看不過眼的污點轉成空白未必是你能承受的事,或者原封不動隨遇而安會是更好的決定。別想太多,不能言喻的事情都會找到適當的答案;你只需要冷靜。 延伸閱讀: “Les Fleurs du mal” 系列短文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