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BFF 來德國七天精選遊,我們溜進漢堡 U-434 舊蘇聯潛水艇

把 BFF 帶到去我最喜歡的 Elbgold 總店吃早餐。

就在那次三個人帶九部相機去台北以後,也似乎沒有一起去旅行的經驗。BFF 在香港上飛機前我竟然開始作感冒,結果在問我有沒有需要帶過來的清單上面,立馬加上一項:幸福傷風素或是必理痛。在德國買藥很麻煩,就算我先前發大燒——好像在成年以後都沒有很多發燒的經驗——的時候買過了感冒藥;並不知道是因為吃純了還是根本對我體質不乎,吃了好一星期都沒有好轉。必理痛的出現出奇的讓我的病情轉好了,至少在病著的前題下還可以外走遊玩;現在病回去可以說是後話了。

這一篇只能是個相集,因為我們這驚天地泣鬼神玩到已經差不多虛脫的漢堡遊在像是發個短夢的情況下完結。也不知道是因為去了那些地方而變得這麼的累了,總而言之我們真是玩壞了;某天在步行了超長一段的路途後就步入累得不成樣子的境地。也由於沒有每天都揹著相機上天下海,細碎的在手機的紀錄我就不翻出來了,由它們在手機裡面就好了。

帶著 BFF 巡遊我在漢堡生活的各個景點,真是特別是我的生活的景點而不是漢堡的景點。脾氣最好的 BFF 見證了我因為家裡忽然沒有熱水的十五分鐘而生氣的模樣了。而新居就在什麼都沒有——很多東西當時還在舊住處還沒有被搬過來——的情況下招待了我的第一個客人,也真是失禮了。在家裡吃晚餐和宵夜的夜晚也真是特別舒服,我希望對方也這樣覺得就好了。而整個旅行——對,在我眼裡看來都真是一個漢堡的本地小旅行——裡面最讓我記住的除了是 Charlotte Gainsbourg 的音樂會,就是我們勇闖潛水艇的經歷了。

那輛從 2002 就開始擱在漢堡魚市場的 U-434 舊蘇聯潛水艇,在服役了二十六年後在海邊變成了展覽點。本來我對潛水艇毫無興趣,直到我知道它真是以躺在水底的姿態開放參觀的時候,我就雀躍地覺得要去行一圈。也因為心裡的好奇,所以預自在網上讀了一些資訊和一些去後感。人們都不約而同的著那些身高大高,或是有憂閉恐懼症的人不要前往。潛水艇退役後被人以百萬歐元買下,再以另外百萬歐元送到現在展覽的地方。這只用上八個月時間建築,可以容下 78 人 crew 的潛水艇只有 950 米長,據說招募船員的時候也特別要求在 165(還是168)厘米的高度以下。裡面也真是超級袖珍,也非常非常的窄小,從一個艙走到另外一個艙都需要曲身爬過一個像是跳火圈一樣大小的圈圈。這場 950m 的歷險,也讓我發出像是在海洋公園鬼屋裡面的尖叫,無數個像真度不太高但放的位置都很「突然」海員 dummy 們都讓我經歷一次又一次的驚心動魄。還得有幸我們不是在假日參觀,所以在限定人數進入的潛水艇裡面也好像只有數個遊人——如果在星期日魚市場都開放的日子來參觀就一定會遇上人潮了——。我不幸的成為最吵鬧的遊人,還好的是我們都沒有正面遇上其他人,大家都只不過在某一個擁有上下分層的位置用聲音踫上了而已。

這一次的共同假期瞬間就已經達到尾聲,這一星期的預支的精力,積下的疲態需要用後星期的時光補回來。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Elle March 2013: Victoria Beckham Interview

按此看 Victoria Beckham: ELLE Behind the Cover Video Victoria Beckham Spring Summer...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