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克服揀飲擇食的惡習,芥末和洋蔥後,終於可以吃熱狗!

對食物的喜愛,我從來都特別需要時間來適應。像是吃咖哩或是喝咖啡,我都是慢慢的從生活裡面適合而來。就由那個我或者一輩子永遠不會喜歡的感覺開展,直到會開始自動自覺在菜單上義無反顧的選擇的境界。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喜愛真是可以慢慢培養,還是發掘真是需要耐性和時間,總之後到的現在我總是覺得跟那些本來不吃的食物相逢恨晚。

以往總是很怕 mustard 的味道,更不喜歡吃任何形式的洋蔥。前者的味道讓我忌而遠之,後者我會非常努力地將全部通通挑走;所以基本上也與熱狗無緣份。理論上應該是從荷蘭的時候開始,dr yellowbean 洗腦式將有洋蔥的菜式一次又一次放到我面前,每次著我不要浪費就算不喜歡都吃一點點。就是這一點點,就算還是未有特別喜愛,也至少多吃了以後就不再覺得勉強。K.O. 了這兩個弱點以後,至少我可以在 IKEA 吃熱狗了。

德國這個肉食民族除了在那裡都可以吃到大啖大啖的肉食,dr yellowbean 早前發現了這所熱狗專門店,別天醒來以後我們就立即出發。他回了一個炸牛油果的口味(第一次吃炸牛油果的他說味道蠻好吃喔),熱愛芝士的我就選了 cheese dog。熱狗裡面的香腸看起來已經超長了對不對,但這只不過是普通 standard 的基本款,吃量大的你還可以挑戰加大版的 super dog,增量 +50%。眼前這個份量和配菜薯條和蕃薯吃起來已經差點要超過我們能吃的極限,本來以為熱狗比較漢堡包會吃不飽,果然是我們輕敵。

Hook Dogs Grilled Dogs & Shakes
地址:Neue Große Bergstraße 15, 22767 Hamburg, Germany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生活] #20131207 關於婚宴、喝酒(醉):

關於婚宴、喝酒(醉): 新娘子出場的時候,我坐在走廊的一邊。靜靜的看著她爸爸帶她出嫁,好感動的畫面,好漂亮的女孩子。「喂好久沒見了」我高興她竟然一邊出場還看到我在觀眾堆之中。「這晚的你好漂亮啊」我將我的祝福隨同讚美一次過目送她。不知道她有沒有記住,但我記得住那分鐘的她。 啤酒喝完,別天醒來會肚瀉;紅酒喝完,吐出來像紅豆沙(紅豆沙比喻是 guitar hero 親眼目睹以後跟我說的,那時候還沒體驗到)。喝到一半沒有再喝不好喝的紅酒,然後在混亂中不知怎的酒杯裡的紅酒換成了啤酒。 喝太多便會將每個可以躺的地方都視為床鋪,心裡渴望立即昏迷;可是酒醒以後卻再睡不了(實際上就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在酩酊大醉之後睡得穩)。 吃早餐時右手抖過沒停,我以為天冷沒穿夠衣服,穿上外衣後仍然抖著 share 那只超好吃的糯米雞。頭腦轉得慢,走路的時候覺得浮,什麼都想點頭(因為搖頭比較費力)。 花費二十小時後才慢慢開始覺得沒那麼呆(但仍然很呆),反應緩慢得很。午夜場看《掃毒》(當然我覺得是《揮春》)竟沒有哭,啊,眼淺如我卻沒有哭(劇情牽強我都接受,我喜歡當中寫的那份情同手足的悲歡離合)。 「XXX...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