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生活|原來在西班牙裡面不能隨便說 Adios

就只有在今天才忽然想起來似的想到,一直以來好像都沒有真正交到以西班牙語(或葡萄牙語)為 muttersprache 的朋友。在我那荷蘭圈子裡面的就只有挪威(以及挪威的韓國人)、加拿大、法國、意大利、德國和荷蘭當地人(以及一千零一個香港人)的結合。所以就在上星期從西班牙人和巴西人口中聽說才知道,「Adios」這個字,強烈得有訣別的意思(是只有我不知道嗎?),甚至不等於我們的平日所說的再會或是拜拜。還好我懶惰,一直只以 ciao(或是來到漢堡以後所說的 ciao ciao)來說再見,懶惰得沒有裝瀟灑說 Adios 的機會。

他們說,千萬不要對在他們的國家或對他們國家的人說 Adois,除非你打算以後、永遠、一輩子再也都不想要見到對方。舉一個例子:黑幫電影裡面要開槍幹掉人家的時候就會說 Aidos。牢牢的記住好了。

由於我的地獄德語課程(有一點得糾正的是上學一星期以後我已經覺得不再地獄了,女人的善變真是無從掌握)是以一至五每日四小時強攻的的模式進行,所以每一個周末假期對我來說都是放監。周末的人生我只求在步行範圍裡面去吃炸雞和薯條,我的精神已經難以負擔很動腦筋的活動;還好我那崩潰的精神真是只靠薯條和超多的 mayo 就可以完滿充電回去。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Les Fleurs du mal” - 010 當時世界那麼小(零零年代愛情故事 1)

「此刻他不需要她了。他覺得,她完全不像她的氣味在他心中幻化的形象,彷彿這根本不是她,而是另一個人。他喝完咖啡,就十分沮喪地回家。」記得《百年孤寂》裡是這樣說。 他們在很久以前便認識,她當時把他稱作 M(不是後來的那個 M)。 那是個無聊的夏季下午,彼鄰都是互不認識卻一樣因為悶熱而流著汗水的高中學生。渡輪似乎游了比預定六十分鐘還要長的時間,她們在船上玩透明的樸克牌,偷偷看著遠遠的男生們,包括 M。 那個時候 bluetooth 剛流行,藍芽可以讓你偵測身邊同樣開動藍芽的人;可以連上、可以對答。那是零零年代初的事。她拿著跟 M 一樣款式的手機,費勁地想像藍芽無限的用法。搜尋畫面看到四至五個藍芽使用者(當年連線並不穩定,所以有時看到四個、有時看到五個),不過她們並不知道那有沒有包括 M。縱然有,兩個女孩也根本沒有開口搭訕的本事;她們怕羞怕事,從來都不跟陌生人對話。況且,當時的科技也沒現在的隨便(當時的她們更沒有想到他朝的科技會讓關係變得這樣隨便)。...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