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丨(13) 20 世紀看 Egon Schiele 太色情露骨?在奧地利逛 Leopold Museum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驅使,但我最終選擇了 Leopold Museum。白灰的外牆簡約得過份,沒有氣勢磅礡也沒有古舊的脆弱,Leopold Museum 就不過像面前一樣,是座簡簡單單的四方塔。撇開了一切推薦不推薦,我選擇了同時購入 mumok 美術館的門票(維也納的博物館都有同時購入其他展館的門票折扣方案)。四層美術館有兩層正為新展覽動工,實際開放的就只有兩層;展品數量大概最少減半吧,當然有點失望。檯面放好了閉館幾層後的臨時樓層地圖,這時在 Leopold Museum 主要展出 Egon Schiele 的作品,以及 Gustav Klimt 的藏品(在讀 Egon Schiele 的時候一直會看到 Gustav Klimt 來來回回的出現,Gustav Klimt 可以算是他的伯樂吧)。

父親死在他未成年時,與母親處於緊張的爭執關係;沒有娶來陪伴身邊的情人,拿下鄰居孖女之一作妻子,死在 28 歲的 Egon Schiele 剛好 join 不來 27 club(27 club 魔咒這回事到底 join 不 join 才算最好)。人家要歷練才能成大器,他在學校僅僅合格卻是個紀錄情感的天才。

短促的一生還是帶來不少極具爭議的話題。以妹妹 Gerti 為模特兒畫了好一段時間,筆下裸露的女體和其後他召集回來的年幼模特兒都為沒有為他帶來什麼好名聲。後來跟妻子從維也納搬回去母親家鄉捷克時甚至因為畫裸露的青少年被驅逐,更有因與未成年的少女的瓜葛(祼體模特?)而進監牢。雖然最後無罪釋放,但還是可以看到他對年輕者的熱情。當然,關係到他作品中的性話題還不止召募青年女子來當模特兒(據說是模特兒而已,據說);亦在 Dr Erwin 受權在醫院裡畫孕婦和嬰兒。愛與欲裡面所有愛恨交纏,人性的抑壓,迷茫與煩惱連同色情的畫面迎送人前;百幾幅作品卻因為尺度太露骨被視作垃圾,更有被當眾燒毀。

多種肢體扭曲的畫面伴隨著大量情感,不止是在 Neuekunstgruppe (New Art Group) 帶動的 Viennese Expressionist movement;更是其尖銳筆觸下的各種男體女體激發後來的 Abstract Expressionism(抽象表現主義)。筆直又大膽的揭開心理的各種(露骨或扭曲的)情緒,帶著誠實又坦白的情感和自由無避忌的展示男女銅體和性意味畫面;情色性高卻是又最真實。

Black-Haired Girl with Lifted Skirt, Egon Schiele (1911).
Dead Mother, Egon Schiele (1910).

我特別記得他的 DEAD MOTHER(右上圖),無論是那滿被黑暗籠罩的頭臚或是這幅畫的起源;都藏住了很大的抑鬱;這樣反而讓人更理解他的悲哀和委屈。到底現實與理想中的母親模樣的落差,以及各自心裡追求不同形式形態的愛,才會為對方互相帶來這樣的傷害和失望。

A post shared by Sophia CH. (@ohmysophia) on

images: wikiart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Outfit] 20120328 It’s Summer Time!

With my new hair colour. H&M top, H&M Fake Leather Jacket, April...
Read More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