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強充,人生本就不應該吃下那麼多消化不良的壞餅乾

那個一直把 OO 的外表浪費了的妹子說:「兩星期後回來覆診。」

穿搭日記 / OUTFIT DETAILS: ASOS Dress

把 whatsapp 屏幕都撐爆了的對話當下見面還需要再度爆發一次,姊妹就是容得下你將同一件事一而再再而三的說好幾次。時間軸因為太激動的關係也許都無可能擺正了(還有相干嗎),重點無辦法一次過清楚的娓娓道來(真相從來都不重要);吐的是肚子裡消化不來的氣,屈得太久還怕有消化不量的滯味。一直擺住不放的細節與其留於心底不如打開一道大閘由得它自由飛翔,說不說出來的都說出來了;妹子間的吐糟可以直接的用「我最討厭」這四個字來開頭,才發現我吃下了那麼多消化不良的壞餅乾。

太照顧別人的感受都成為了背上一個相當沉重的包袱,壓得坐骨神經會痛。而且我還有一個「我一手做成」的毛病,強行置入自己的悲劇身份。結果,我鼓氣勇氣對著這個妹子(其實當中還有另外的妹子們)說:我一直因為那件事感到相當抱歉和難過,你們愈是安慰我我就愈覺得糟糕。當然,也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有這份教我非常感激的 bonding,才有往有一連串的事情發生。也是這樣,才知道讓真是掏心掏肝。

壞餅乾雖然太多,但持續生氣的情況在善忘如我之下從不發生;所以妹子說:兩星期後我們再覆診。

Tags from the story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