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種 hardcore 又直接的人,還得你來 handle 我每次洶湧又顛簸的情緒

最近漸漸的在面對不能解理的行為 (這裡並不是指任何討厭的人和事,只是在我們這種人的世界裡面根本就不會作出這樣的選擇) 開始有點眉目,雖說我還沒有 adopt 這種決定和做法為自己的基本行為表現,但我似乎默默的比以往很接受並明白這些行為存在和出現的目的;縱使明白了以後我還是不會選擇這樣做。

穿搭日記 / OUTFIT DETAILS: H&M Dress, Dooney & Bourke Bag

拿我最常用的事件為本嘗試說明我與這類想法所存在的最大分別,某次我聽到這種說法以後長出了一萬個大問號,未至於是難以至信的地步,卻是完全不能理解;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對男女在旅行寄宿的地方住上一個月,這月來一直和屋主幾歲大的小女保持非常友好的關係;離開的一天吃過早餐以後就動身往大門走,那個時候小女孩就跟屋主媽媽說好不捨得他們,女的聽到以後就拉著男的急急腳走了頭也沒回,並跟男的說:「快點快點,我怕我回頭望一眼,眼淚就不會止得住。」

我 • 完 • 全 • 不 • 明白為什麼不可以回頭抱一下對方,為什麼不可以哭出來 (眼淚止不住又有何所謂),為什麼不能溫柔的說再見等等等等。這種跟我心態完全相反的行為甚至讓我覺得困擾;到底是真是面子攸關還是把悲傷留給自己?(我當然理解但我還是覺得可以表現自己的情緒,難道你覺得對方不渴望想要知道你是不是有一樣的想法麼;當然換了你們還是一樣不明白為什麼我們總喜歡畫公仔畫出腸,性格如此,互相了解體諒更是重要)

我們這一類人喜歡不喜歡都扛在面上去,愛恨分明還生怕你看不清楚 (或是反倒是我們這種人把內藏都挖出來了還怕你不敢看個明白)。如同那天所說的一樣:「像我們這種 hardcore 又直接的人,不是每個人都耐得住。」所以在我崩潰地要生氣的以後,才不到幾分鐘就搖電話給你你還一樣溫柔地聽我發爛然後可以好好收場,我就知道你能夠 handle 我那洶湧又顛簸的情緒了。我那三日不來五日就上演一次的自我困擾,還得你這種冷靜地沉著應戰才能夠四兩撥千斤的將我安撫。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香港|尖沙咀平民地道經典:新記芝士撈出前一丁 & 星座冰室蕃茄牛肉麵

說到芝士公仔麵的事,可是說上一輩子。關於芝士和出前一丁的 combination,我們真是非常糾結了好一大段日子(下列從簡)。
Read More

Leave a Reply